互联网>> 要闻

广东判决首例网络赌球案 84天“吸金”7.6亿元

                                                                                   2011-05-2313:13                                    中国信息产业网官方微博

84天“吸金”7.6亿元

——广东判决首例网络赌球案揭开“致命诱惑”神秘面纱

随时随地都可以参赌不受时空限制,用“上家”赋予的信用额度下注“空手套白狼”,发展“会员”参赌坐收暴利……网络赌博的“疯狂吸金术”,使其危害性比传统赌博翻了几番。仅用84天就吸收赌注7.6亿元的广东首例网络赌球案,20日在广州市天河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主犯周燕峰等4名被告人均构成开设赌场罪,被判处2年至6年不等有期徒刑,并处4万元到60万元不等的罚金。这起案件向世人解开了网络赌球的神秘面纱,也揭示了这个陷阱的可怕。

“大股东”84天“吸金”7.6亿元

被告席上的周燕峰,看起来有点瘦弱,说话声音也不大,甚至由于她的身体原因而导致庭审无法正常进行下去。这是2010年10月13日广东省首例网络赌球案一审开庭审理时的情景。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弱女子”,却身为境外最大网络赌球组织的“大股东”,日均吸收赌注900多万元。

据广州市检察院指控,周燕峰、陈焕义、黄林江、赵壮炎利用境外最大的代理制赌博网站“永利高”,以接受体育博彩投注,以及充当庄家赌博等方式,涉嫌构成开设赌场罪。

检察机关查明,这个利用境外“永利高”网站从事网络赌球的组织,采用严密的“大股东”—“股东”—“总代理”—“代理”层级管理形式发展会员,周燕峰为网站的“大股东”,管理着下线“股东”陈焕义,陈又管理着下线“总代理”黄林江、赵壮炎,黄、赵二人还可以管理“代理”层级的下线。

网络赌博的特性让“上下级”之间的联系十分便利,他们甚至没有见过面。据周燕峰交代,其团伙有30多个股东,其中一部分人员负责做银行账目,她管理公司账目,跟“股东”陈焕义通过电话联系,却素未谋面。

周燕峰团伙从2009年10月开始作案,“业务”扩张十分迅速。检察机关查明,从2010年1月1日至3月25日,在84天的时间内周燕峰共接受网络赌球投注7.6亿元,陈焕义共接受投注5200多万元,黄林江和赵壮炎分别接受投注188万元。

这起案件只是猖獗网络赌球的“冰山一角”。据广东省公安厅介绍,近年来一些境外人员将网站代理赌博方式渗透到境内,网络赌博愈演愈烈。2010年,广东警方先后在广州、深圳、汕头等地破获“永利高”网络赌球系列案28起,2007年以来累计投注金额达1000亿元。

广东省整治网络赌博违法犯罪活动专项行动协调小组办公室负责人表示,广东的网站数和网民数均居全国第一,网络赌博呈现出“人、财、网”高度密集、团伙上层人员普遍涉外、赌资通过地下钱庄流转等共性。目前广东的网络赌博形式依然严峻,境外赌博业通过广东向境内渗透、与境内不法分子相互勾联组织网上赌博活动,在一定时期内仍将持续。

网络赌博三大“疯狂吸金术”

记者登录“永利高”网站看到,提供的赌博服务不仅包括足球、网球、冰球、棒球、桌球、手球等球类比赛,还有赛车方程式、拳击、飞镖等体育竞技项目。“全天24小时专人服务”、“全年无休”的广告语、五光十色的赌博图片,强烈冲击着视觉。

“只要用‘代理’给的账号、密码登录赌博网站,选择赌博类型,点击投注数额,赛事结束后电脑就会自动生成结果,非常简单,不会赌博的人看了都会感觉好奇,一玩起来很容易沉迷。”主办广东首例网络赌球案的广州市检察院公诉科检察员黄盛华说。

黄盛华告诉记者,网络赌球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内吸引大批赌客加盟,并且沉迷于其中,主要是其背后暗藏着极具诱惑力的“吸金术”:

首先,依靠代理制的“病毒式传销”,短时间内迅速扩大“会员”队伍。据广东公安机关介绍,网络赌博网站就像一个公司,内部由下到上分为会员、代理、总代理、股东、大股东五个层级,呈金字塔形,赌金从下到上层层截留,因此会员是网络赌球赖以生存的“生命线”。

“永利高”网站的管理者有两种赢利方式:一是从下级成员的投注中抽取佣金,二是充当庄家赌博赢利。“总代理”赵壮炎称,每找来的1万元的投注上级股东返还100元佣金,他从中抽佣10元,剩下的90元再返回给他自己的下线;此外,他在投注总额中占0.05%的股份,如果会员输1万元,他便能再获得500元。在这种赢利模式刺激下,各级管理者必须疯狂发展下线或会员,“永利高”网站仅在广州的点击量便数以万计。

其次,通过预支信用额度套牢赌客,形成“不花钱就可以赌博赢钱”的假象。每个成员都会被上级赋予一个虚拟的信用额度,成员在信用额度之内可以任意下注,而不用使用现金。“预支信用额度抓住了赌徒的心理,让很多人心存‘空手套白狼’的侥幸心理。”黄盛华说。

第三,赌博、交易全部网上操作,打破传统赌博的时空局限。与受场所、营业时间等限制的传统赌博及体育彩票投注站相比,网络赌球可以全天24小时接受投注,不受空间限制,系统可自动生成结算结果。赌客只需在家上网、打电话、网银转账,就可以完成赌博全过程,赌博欲望被成倍放大。

周燕峰等4人原来都是有正当职业的,但自从加入“永利高”网站后,发现这一行来钱快,基本都放弃了原来的工作,全身心投入网络赌博。“由于会员大多数会输,因此他们每个星期都根据电脑数据打电话,按银行账户收钱。”黄盛华说。

彻底铲除网络赌博任务艰巨

记者发现,虽然受到严厉打击,但“永利高”网站的网页仍能轻易搜索到,并有多个备用网址可供登录,网站上方的醒目位置还特别注明了负责开户的“客服经理”电话。

记者拨通一个“客服电话”后,一名自称“万经理”的男子向记者提供了详细的赌球“入门”指引:“最好从公司‘代理’做起,慢慢升级,首先在网站上登记自己的个人资料,公司会把银行账号发到客户手机,汇款一到网站账户马上开通,然后就可以发展下线参与赌球。”他还说,公司目前在南京办公,在广州没有代理公司。

“网络赌球的隐蔽性十分突出,各参与者之间都可以不见面,举证难度大,给打击犯罪和侦查起诉带来很大困难。” 广州市天河区检察院副检察长倪瑞兰告诉记者,打着“暴富”旗号的网络赌博,会员赢得赌局的几率不到10%,而且即使赢了赌局,也可能由于上家无法支付赌资而收不到钱。

网络赌球的危害像病毒一样蔓延。广东环宇京茂律师事务所邹耀明说,目前网络赌博已经发展到农村,不少群众认为赌博仅仅是违反道德,并不违法,有些人则心存侥幸,总以为法不责众,不会受到惩罚。网络赌博除了对参与者的家庭、社会关系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外,更造成大量赌资流向境外,对国家金融安全造成影响。

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徐松林教授表示,网络赌博在空间上很分散,确定犯罪地很难,因此目前是由公安部指定有关地方的公安机关来侦办相关案件;网络赌博犯罪也没有明确的受害人,常常无人报案;此外,赌博在一些国家是合法的,网络赌博的服务器和公司都在国外,我国警方难以在源头上打击。

徐松林说,目前打击网络赌博的有效办法还是加强网络监管和封堵,同时要发动和呼吁广大网民积极举报。

(来源:新华网    作者:孔博 毛一竹 郑天虹)

相关文章

更多>> 论坛精华                                                                                            通信公社官方微博

更多>> 精彩博文

信息化趋势

产业圈动态

运营业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