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要闻

周鸿祎欲创互联网新格局:自称像大闹天宫孙悟空

                                                                                   2011-06-1015:18                                    中国信息产业网官方微博

“我更像是大闹天宫时的孙悟空”,这是周鸿祎接受采访时对自己的概括。现在,这个孙悟空又要踢翻太上老君的炼丹炉了。

5月31日,360近日在京召开互联网开放大会,宣布正式推出360°开放计划,涉及360全线业务。360同时宣布建立10亿元创新基金等四项扶持政策,发布360安全桌面全屏版。

押注开放,周鸿祎发动了一场人民战争。站在周鸿祎对面的,不止是马化腾一个人,或是腾讯这一家公司,而百度、淘宝,以及腾讯;周鸿祎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背后是数以十万计的互联网创业者。

周鸿祎要开创新格局。在旧格局里,互联网流量被几家大的互联网公司把持,这几家公司分别是百度、腾讯、淘宝。坐拥网络流量,巨头们为创业提供很高的门槛:不管什么样的互联网业务,都需要用户,需要流量,巨头们“漫天要价”,却不允许创业者“坐地还钱”。

去年电子商务、团购的蓬勃发展,网址导航、搜索关键词、网络联盟、客户端流量价格却以4倍甚至10倍的价格疯涨,就是“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的结果。

旧格局可用“帝国时代”概括,阿里帝国、腾讯帝国、百度帝国统治中国互联网,新格局可用“邦联时代”概括。周鸿祎认为互联网的帝国时代已经结束了,与帝国时代不同,在邦联时代,任何互联网公司都可以与任何巨头平等对话。

帝国时代,其他互联网公司需要仰仗巨头的流量生存,是依附关系,在邦联时代,巨头公司转变为“互联网服务、应用运营商”,或者“互联网应用、服务超市”,应用、服务需要运营渠道,巨头也需要内容、服务,否则成为“空店”。

与马化腾一样,周鸿祎被称为互联网行业最优秀的产品经理。腾讯研发产品的速度与能力,业界无居其右者。周鸿祎却并不是一个产品经理,他对中国互联网行业最大的贡献是整个互联网行业进行的颠覆式创新,从最早的3721网络实名、到免费杀毒、到现在的平台开放,同时代的互联网从业者无不忙于抄袭。

中国互联网十五年,行业一大怪现象即是“抄袭是抄袭者的通行证,创新是创新者的墓志铭”。继中文实名、免费安全之后,周鸿祎又趟出了一条新路,并且“互联网应用与服务运营商”已成为中国互联网巨头们的共识。这一次,历史或能例外?

帝国斜阳

过去的逻辑是,我要当老大、天下都是我的、我要建立一个帝国,过去十年,很多这种建帝国的想法。现在互联网打破了很多东西,把很多壁垒打破了,人跟人之间建立了复杂的关系,信息高度的共享,信息快速的流动,边界被打破,网民不可锁定在一个平台上,需要共享,开放。

《21世纪》:未来几大平台形成之后,平台提供商最需要什么能力?

周鸿祎:说白一点,就是海量的用户基础,海量的合作伙伴提供的海量应用。尽管都在谈开放,多数人还是只能做应用。没有海量的应用,没有足够的用户基础,就不能给开发者提供足够的回报。未来产业链会形成专业化分工,有些人专做平台,有些人专做应用,这是互联网产业第一次社会化大分工。

平台提供商要通过良好的运用能够黏住用户,给开发者提供最好的服务,建立一套好的游戏规则,让开发者相信,自己专注于平台,不会做应用抢他们的饭碗。互联多帝国正是建立在“一站式互联网服务”的基础上的,这种作法不给别人活,过时了。

《21世纪》:平台提供商相当于服务运营商,运营能力是不是更关键?

周鸿祎:要有强大的运营能力,帮助合作伙伴能够把流量转成收入、转成利润。同时要有一定的监管能力,刚开始大家都是应用上得越多越好,应用多了,有一些恶意软件,要知道怎么样发现它们、怎么样清理它们。

就像苏宁那样的连锁卖场,为产品提供商提供专业的服务,比如进、销、存,推介产品,服务用户,同时要区别哪些是好产品,哪些是次品。

《21世纪》:运营商逻辑与传统互联网模式有哪些不同?

周鸿祎:过去的逻辑是,我要当老大、天下都是我的、我要建立一个帝国,过去十年,很多这种建帝国的想法。现在互联网打破了很多东西,把很多壁垒打破了,人跟人之间建立了复杂的关系,信息高度的共享,信息快速的流动,边界被打破,网民不可锁定在一个平台上,需要共享,开放。

旧模式的结果是一个帝国的辉煌,新模式的结果是整个互联网产业的成功。

《21世纪》:360做开放,会不会影响百度、腾讯在行业中的地位?

周鸿祎:我从来没有指望360去超越百度、超越腾讯,人家比我们早八年。

同时,今天的公司如果不开放,就是在给竞争对手创造机会。垄断格局很舒服,一旦有一个平台打破了垄断局面,率先开放,其他家不开放你可能面临用户的流失。接着,开放就跟价格战似的,给应用提供商更多优惠,更多服务,以争取用户,保证流量。某家企业跟开放背着走,自己做垂直业务,把流量导给自家,其他提供商会去找谁,会去找360,或是其他开放厂商。

对于有些企业来说,当年是恐龙,现在气候变了,恐龙要灭绝了。

《21世纪》:开放会不会影响360的收益?

周鸿祎:我们营收模式从来没有改变过:360拥有巨大的流量,开放平台不一定都免费,流量导给电商,要么分账,要么收取广告费。另外增值收费,比如网页游戏,也是分账而已。开放对营收只会是有利的影响。

网络新势力

2010年的3Q大战,是一个预演。3Q大战后,我们在反思、腾讯也在重塑,最终都选择了开放,选择了与全世界无产者(开发者)联合起来。这条路是摸着石头过河总结出来的,苹果、脸谱都给了中国互联网行业很多启示。

《21世纪》:开放是不是360相对弱势的选择,强大后会不会做垂直应用?

周鸿祎:不会,360虽然公司小,但我用户数跟百度、腾讯相比并不逊色。不要说我们垂直应用还没做起来,现在连腾讯这种很成功的企业都面临着开放的压力,我们更需要开放,开放是360的机会。没有360这样的公司,已经形成优势的公司没有动力去开放,因为我们开放,会刺激他们开放。

只有一个垄断平台,肯定不开放,有360这样的新势力,刺激了整行业开放。

《21世纪》:除了360这样的开放平台,网络新势力还有谁?

周鸿祎:另外一个新势力是开发者,过去他们面对百度、腾讯,甚至门户,没有话语权,搜索关键词价格高得出奇,门户广告价格、流量价格都是天价。但开发者,或是创业者没办法,网络推广离不开他们。过去是巨头垄断流量,随意定价,现在变成“平台间的战争”,需要以更优的条件笼络开发者。

《21世纪》:与腾讯、百度相比,360更开放?

周鸿祎:我们绝对没有标榜360最开放。我们希望通过360的冲击,让整个中国互联网从不甘心的开放,羞羞答答的开放,到真正的开放。360开放平台和腾讯开放平台、百度的框计算不矛盾,大家有各自优势。开发者也不要只到一家平台,上腾讯的平台、百度的平台都可以,引入良性竞争机制。

《21世纪》:你说2011年开放元年,这有什么行业意义?

周鸿祎:2011年前,中国互联网行业没有真正的开放。百度的框计算是开放吗?开放是把流量、用户公平地分享给开发者。百度不是开放,百度没敢说自己是开放平台。2011年以前,很多VC,很多互联网从业人员,对互联网比较悲观,没有成长前景,大公司垄断了流量。

360开始开放了,腾讯也将开放(15日,腾讯将宣布自己的开放战略)了,腾讯开放的力度比百度大很多,新浪微博也要开放了,如果百度不开放,他最后会发现,自己不是与一个公司战斗,而是与一个行业,与整个产业链战斗。

过去应用提供商没有力量,有了开放平台,相当于“全世界的无产者,联合起来了”,就有力量了。不开放,就没有朋友了,没有合作伙伴了,没有人帮你做应用,帮你做用户体验了,最终的结果是包括百度在内的所有公司一定也会开放。

2010年的3Q大战,是一个预演。3Q大战后,我们在反思、腾讯也在重塑,最终都选择了开放,选择了与全世界无产者(开发者)联合起来。这条路是摸着石头过河总结出来的,苹果、脸谱都给了中国互联网行业很多启示。

小公司形成了新势力,他们联合起来,会推着巨头向前走。

开放之痛

360最没有包袱,360刚成长,没有建立其他的业务。但对腾讯来说,即使很想开放,但是一个十几年的公司,技术体系、公司架构都要转过来,需要留几年时间再看。

《21世纪》:开放的公司都拥有用户资源,策略会有什么不一样,比如你们跟腾讯会有哪些不同?

周鸿祎:我们在做,腾讯也在做,我们跟他们一些管理层也有一些接触。腾讯太大了,整个公司是不是能够转变心态很关键。腾讯开放之后,由于有很多垂直业务,跟每个合作伙伴都会竞争,怎么处理呢?QQ做视频,我帮不帮优酷呢?QQ也做微博,要不要帮新浪微博呢?

《21世纪》:腾讯的WebQQ已经开放,有很多第三方应用的入驻,如何评价?

周鸿祎:这都是开放平台的一种表现形式,本质上都是应用入口,如果入口做的都是自己的东西,就不是开放平台,如果放第三方的东西,就是开放的。360最没有包袱,360刚成长,没有建立其他的业务。但对腾讯来说,即使很想开放,但是一个十几年的公司,技术体系、公司架构都要转过来,需要留几年时间再看。

《21世纪》:腾讯是最大的收入来自网游,开放会有影响吗?

周鸿祎:由于两家公司历史包袱不一样、发展思路会不一样,最后会不同。我们会和盛大、巨人合作,腾讯自己有很多游戏业务,他会和盛大、巨人全面合作吗?很难。所以游戏的开放上,他会做得少、我会做得多,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21世纪》:就开放问题,你会给马化腾什么建议?

周鸿祎:今天马化腾做的所有事都是我两年前给他的建议,我非常佩服他公司做到这种规模了,还有与时俱进、自我调整的能力。腾讯过去不投资,现在开始投资,这就是一个进步。

腾讯过去也是自己雇很多人做很多东西,现在至少开始谈开放了,他要做开放平台了。当年我跟马化腾的建议就是这样,因为我看过雅虎衰败,雅虎曾经涨到1000亿美元市值,就是变成了一个什么都自己做的公司,早期很有效果,做到最后有几千个产品,上万员工的时候,每个东西都做得很好吗?不可能的,最后就开始出问题了。

今天腾讯已经在往开放的路上在走,如果腾讯这种巨无霸都在开放了,我作为推动者要跑得更快。大家只要良性竞争,互相参照,最后会达到一个平衡。

《21世纪》:你的开放,与腾讯有哪些不同?

周鸿祎:我是鲇鱼不是鲨鱼,把水弄活,鼓励大鳄开放,腾讯是大鳄。我并不是让小创业公司开放,小创业公司利用开放平台获取流量、获取用户,把他的产品做好,这样才能形成百花齐放的局面。

《21世纪》:你和马化腾被称为中国最好的产品经理,过去是好朋友,什么时候能和解?

周鸿祎:这不是个人恩怨,也不是公司恩怨,是去年互联网走了十年之后,一些历史问题的爆发。如果通过这件事大家都能够反思、都能够调整自己的战略,反思之后避免二战。现在都在谈开放、都在往一个正确的方向走。

至于个人之间怎么样,就看机缘了。

APP王道

我们有软件开放平台,原则上对这种中小软件公司和创业者完全不收钱,免费放进来、免费帮你推,软件行业本来挣钱很难,再分账就更难。

《21世纪》:360强推安全桌面,是不是觉得未来浏览器不重要了?

周鸿祎:与浏览器相比,我觉得AppStore创造了一种更好的用户体验,用户更方便找到各种应用。当然未来互联网,一方面是用浏览器访问,一方面是AppStore的模式,就像现在的iPad。不管浏览器,或是AppStore,目的就是方便用户快速的找到几十万种应用,便捷的安装,使用。

《21世纪》:与Windows桌面相比,安全桌面的优势是什么?

周鸿祎:像安全浏览器一样,安全桌面是在安全的基础上,是承载大开放平台的入口。举一个例子,打开电脑,原来图标要么很乱,要么找不到东西,在网去搜搜愤怒的小鸟,很多链接都是欺诈的东西。安全桌面,或是安全浏览器,无论是推荐,还是自己搜索,都可以很容易地找到各种各样最火热的游戏、视频、网站应用。

安全桌面只是360开放平台的一个入口,软件管家,浏览器都提供了各种各样网络应用入口,让网民可以安全、方便、非常地使用各种应用和服务。

《21世纪》:360新桌面已经发布,里面有账号管理功能吗?

周鸿祎:安全桌面很快会推出一个新版本,你在电脑上能像iPad一样体验各种应用与服务。账号管理系统功能现在还没有,马上会加上。有了这个账号功能,就能把所有的互联网公司账号打通,让大家方便地使用所有互联网公司的应用与服务。

《21世纪》:与开发者分账,行规是7:3,360搞的5:5,会不会又引发一场战争?

周鸿祎:我觉得不会,他们(腾讯等开放平台)也不会做一个让自己无法持续做下去的事,我们的目标是从7:3逐步走到5:5,我认为5:5比较合理。

《21世纪》:苹果分成只有30%?

周鸿祎:苹果还有点不一样,苹果卖硬件很高的利润,已经挣钱了,这些应用对他有帮助,降低了成本,基本上也是5:5。

《21世纪》:对软件收费吗?在中国软件并不赢利。

周鸿祎:不同地方不一样,我们有软件开放平台,原则上对这种中小软件公司和创业者完全不收钱,免费放进来、免费帮你推,软件行业本来挣钱很难,再分账就更难。传统的网游投入比较大,我们现在跟盛大、网易、巨人沟通,网页游戏分成比例腾讯跟别人可能是8:2,我们按照行规是6:4、7:3,但是现在要往5:5方向走。

《21世纪》:开放平台之间会不会形成恶性竞争?

周鸿祎:中国如果只有一个开放平台,这个平台到最后也不会开放,垄断意味着不开放。中国将来有多个不同层次上的开放平台非常正常,比如电子商务,如果把仓储物流建立起来,很多中小电子商务公司都可以干了。京东就可以做电子商务的开放平台,因为不是每家都可以做仓储。

开发者不要依附在一家开放平台上,可以按自己的意愿把自己的应用放在各个平台上。

危机年代

干得跟腾讯一样,这对我没有意义,就让腾讯继续做老大好了。如何才能让中国互联网更加健康发展,以后不再出现类似的事。我开始研究脸谱、研究苹果,得出结论是做开放式的平台。我在上市路演当中讲到商业模式就是要做开放平台。

《21世纪》:你一直有危机感?

周鸿祎:我永远都有危机感。今天中国PC互联网到2015年还会获得高速发展,再过五年以后无线互联网起来,会颠覆现在的PC互联网,大家都有危机感。今天大家都在玩脸谱,五年以后大家都会玩脸谱吗?再好玩的应用天天玩都会腻的。互联网就是不断变化,我永远有危机感,出自我们主动的做变化。

《21世纪》:如何与时俱进?

周鸿祎:我们走到现在有三个法宝,我们一个叫做用户利益至上,当年互联网里谁重视用户利益啊?早些年可以蛮荒年代大家无所谓。第二是创新,我们可能做不了那种大的革命式的创新,但是可以做微创新。第三点我们比大公司更开放,不仅自己做开放长大,并且推动大公司开放。

我觉得为什么我这么做,因为我一直有危机感。

《21世纪》:开放会让一些同行有杀伤力,你如何看?

周鸿祎:商业竞争有人成功,一定有人失败,不能因为他失败了,就不做了,我们要看他对产业、消费者有没有帮助,我们提开放对很多个人开发者有帮助、对创业者有帮助,对消费者也有帮助。有人受伤害是被潮流伤害。

要顺应潮流。腾讯反应就很快、很聪明,看到360安全桌面,看到360搞开放,腾讯迅速谈开放,也推出类似产品,转变越快,直通赢得很好的局面。

《21世纪》:安全桌面用户交互性很强,会不会有更多、更强交互性产品出现?

周鸿祎:这可能。我们自己专注于平台,有些更强交互的产品,像微博、开心、人人,网络游戏交互性更强,我们不一定自己做,和大家合作,用开放平台方式把合作伙伴的产品带进来。

《21世纪》:3Q大战给你的启发是什么?您的收获是什么?

周鸿祎:第一我更加坚定用户利益至上,任何时候做什么产品都不要先考虑企业利益,先考虑用户利益,没有用户对我们的支持,我认为我们很有可能被人打死了。第二让我反思中国互联网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模式。打一个比方,中国过去历史,是农民起义,要么被镇压了,要么把封建王朝推翻,推翻以后又是一个皇帝,历史永远重复。中国很多互联网公司嘴上说不喜欢腾讯,但是很多人都想取而代之,想做第二个腾讯。

干得跟腾讯一样,这对我没有意义,就让腾讯继续做老大好了。如何才能让中国互联网更加健康发展,以后不再出现类似的事。我开始研究脸谱、研究苹果,得出结论是做开放式的平台。我在上市路演当中讲到商业模式就是要做开放平台。

所以说3Q里马化腾反思最多的是开放,我们反思最多的也是开放。

《21世纪》:您上市回来两个月了吧,这两个月在做什么事?

周鸿祎:打造我们的产品。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侯继勇)

相关文章

更多>> 论坛精华                                                                                            通信公社官方微博

更多>> 精彩博文

信息化趋势

产业圈动态

运营业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