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要闻

网络售彩年销售额达百亿元 法规无细则乱象依旧

                                                                                   2011-07-1815:33                                    中国信息产业网官方微博

遭遇过一次网络买彩纠纷的陈先生至今对网络买彩心有余悸,今年3月陈先生在福州通过“彩合网”购买“时时彩”后,系统显示其获得了99600元奖金,但一夜之后,他被告知其中奖乃系统错误所致,随后陈先生与彩合网各执一词,至今没有结果。

近两年,让陈先生不再信任的网络售彩正在大行其道。业内人士透露,财政部将在今年下半年发放电话售彩“牌照”,于明年上半年发放互联网售彩“牌照”。

但对于多年来一直争论不休的网络售彩的安全性问题,相关部门依然没有制定细则和可行的措施,而一旦网络售彩合法化,其销量会直线上升,如何进行风险控制值得关注。

被迫禁改限

“要保险,还是去实体彩站买,网络买彩出问题后没法说,系统就是他们自己控制的,彩民的维权成本太高。”6月1日陈先生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国家还没有规范网络买彩,现在卖彩票的网站太多了,一般人分不清哪些是有问题的。”

其实,电话售彩和网络售彩问题一直困扰着财政部、民政部、国家体育总局等彩票相关管理部门,2007年11月6日和2008年1月2日,财政部、公安部、民政部、信息产业部、国家体育总局等两次要求停止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但效果甚微。

2010年10月,财政部正式发布实施《电话销售彩票管理暂行办法》和《互联网销售彩票管理暂行办法》(下文简称《办法》),根据两个《办法》,电话售彩和网络售彩将在满足一定条件的情况下解禁。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权威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财政部的《办法》实际上是一种无奈和“被迫”之举,眼看网络售彩已经成为趋势,禁令形同虚设,如果不进行监管,隐患极大。

按《办法》规定,电话售彩合作单位、电话代销者注册资本不低于1000万元人民币,网络售彩合作单位、互联网代销者注册资本不低于5000万元人民币,并还要取得相关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而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执行所长王薛红认为,财政部出台的规定,想法是好的,但出台过于仓促,“虽然美国的博彩业很发达,但到目前为止仍禁止网上销售彩票。”她说。

法规无细则 乱象依旧

两个《办法》的第十三条和第十二条都规定“经财政部批准开展、调整或者停止电话/互联网销售彩票业务的,彩票销售机构应当在开展、调整或者停止电话里互联网销售彩票业务的10个自然日前,将电话/互联网销售彩票的品种、合作单位或者电话代销者等有关信息向社会公告。”

但是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年多,各地彩票销售机构并没有拿出相应的细则,财政部也没有开始对合作单位发放“牌照”。

7月6日记者致函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询问地方彩票销售机构申请牌照的进展,7月7日中国福利彩票中心回复本报称“正在研究、制定相关的管理规定和技术标准”。

“首先可以肯定,先前的业务都在继续,没有人因为财政部的文件而主动暂停,而且各大网站都认为这是利好。”国内某手机投注公司任高管的蒋楠告诉记者,因为《办法》对申请“牌照”的销售合作单位有资质要求,那些自知不符合要求的网站也都在加紧活动。

据业内人士统计, 2010年,网络售彩的销售金额在100亿元左右,而2007年仅为7.5亿元,增长速度惊人。

有业内权威人士告诉记者,查网络售彩需要工商、公安、工信部等多部门协作,过去各部委一发通知,各地彩票销售机构就否认与网络售彩有关系,但网络售彩的规模在不断扩大,他们的数据最后都传到哪里去了?

“这就是这个行业的潜规则,那么多网站在正常销售彩票,却没有哪个地方的福彩中心愿意承认自己干了违法的事,当然也没人去查。”上述权威人士表示,如果监管制度不建立起来,即使在门槛上设限也管不住这个行业。

据了解,目前全国有上百家的活跃售彩网站,而销售额排名前10位的网站占据了整个市场95%的份额,如500万、淘宝、澳客、爱彩票等都在彩民中拥有相当高的知名度。

而如12580这类原先从事开奖信息发布的企业也在试图涉足这一领域,记者了解到,12580的母公司北京无限讯奇公司从去年年底开始运作,今年年初开始推出电话售彩业务。

2010年11月,第一视频出资1亿元收购北京品正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从而控制后者旗下的中国足彩网;今年2月,华彩控股以2100万元收购重庆拓扣70%股权,重庆拓扣为内地专业快开彩票投注平台研发和运营的彩票销售服务提供商,旗下有著名的时时彩网,拥有数十万的活跃彩民。

而对于那些已经运营多年,拥有良好用户基础的大网站来说,5000万元的门槛并不高,“只要用户基础好,很多投资者愿意往里投钱。”

据记者了解,电话售彩的“牌照”有望在今年下半年正式发放,而网络售彩的“牌照”则可能要等到2012年才能发放。

监管或成软肋

据财政部的数据,2010年全国的彩票销量达到1600亿元,业内预计5年内达到3000亿元。目前从一线城市到三线城市,各地的彩票投注站基本饱和,要想继续扩大销售量,要么不断推出新的玩法,要么开拓新的销售渠道,而前者的成本高、审批复杂,因此后者成为增加销售量的希望所在。

记者从北京、湖北、重庆、山东等福利彩票管理中心和体育彩票管理中心了解到,作为彩票销售机构,它们对解禁的网络售彩表示欢迎,认为网络售彩打破了原有地域的限制,将大大扩大销售量,增加公益金。

蒋楠告诉记者,一旦网络销售平台铺开之后,那些能推出好玩法的地方将大受其益,以重庆“时时彩”为例,会在全国范围内受到追捧,因此,现在很多网站与多个地方销售机构签协议,最后再对销售量进行分配。

其实,对于地方彩票销售机构来说,网络售彩的放开带来的直接利益是发行费的增加。按照规定,彩票的销售金中有15%是作为发行费,供发行机构、各级销售机构、投注站支配,其中福彩、中体彩会提取1%,投注站会提取6%至7%,剩下的由省、市(地)、县各级销售机构分配。

如果实现网络售彩,各省彩票销售机构就不用向市(地)县级销售机构分配发行费,其占有的比例将提升一倍。

“截留数据是最有可能出现的违规行为,如果没有有效的监管措施,网络售彩很可能将公彩变成私彩。”上述权威人士告诉记者,如果网站只是从事销售,那么他们拿到的返点是固定的,随着销售规模的扩大,其实是一个多赢的局面,但如果网站私自截留销售数据,那么发行机构的发行费用、公益金、返奖就都成了网站的收入。

蒋楠指出,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还没有有效的措施来防范,只能靠网站自律,他说,现在彩民通过网站买彩票,网站获得数据后,可以通过软件分析出一部分“无望”得奖的号码,如果不将这部分号码报送给彩票销售机构,这些彩票就成了私彩,所有的发行收入全部归网站所有,一旦有号码中奖,若是小奖,网站自己就会支付,但若是1000万元的大奖,就很可能出现纠纷,“这样的几率虽然小,但也不是没有可能。”

北京福利彩票中心宣传部主任顾凡对记者表示,北京的电话售彩业务是财政部首批批准的,已经进行了很多年,各种规范已经成熟,“我们的电话售彩数据和我们中心是实时相连的,销售机构没有自己操作的空间,但我也听说在其他地方有截留数据的情况。”

“过去的监管形式就是将原则性的文件发到彩票发行机构,要求他们去制定细则,去执行。”蒋楠认为,一直以来彩票市场的监管都成问题,各管理部门由于没有利益关系,很难形成强有力的监管队伍。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

相关文章

更多>> 论坛精华                                                                                            通信公社官方微博

更多>> 精彩博文

信息化趋势

产业圈动态

运营业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