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要闻

中美两国审计共管协议启程 证券监管互派观察员

                                                                                   2011-08-1015:16                                    中国信息产业网官方微博

一个月前,弗格森(Lewis Ferguson)先生入住北京金融街南段的丽思卡尔顿酒店,他携带着一封重要信件,转交给中国证监会主席尚福林。航班从华盛顿起飞前,他的下属已为之安排了与中国媒体的专访。

来自中国财政部、证监会的官员将接见弗格森,和他来自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的代表团同事,共同讨论一份针对上市公司会计师事务所的联合监管草案。

过去一年,在美上市的借壳上市(reverse merger)股票的财务审计漏洞触目惊心,数十家中国公司因此停盘,“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中国分支也涉入其中。美国监管部门希望派出调查人员,与当地监管者联合检查出具这些报告的会计师事务所。

中国许多行业都涉及一些保密法规,监管者在十多年前建立了针对中外合作会计所的管理体系。三个月前,分管的王岐山副总理同意在中美战略和经济对话的平台上尽快推进此事。

互派观察员 中美审计共管协议启程

谈判的第一天,美方代表团决定取消媒体见面。“过去四年,我们始终有些误会。”弗格森对本报记者说,这是中美四家监管机构第一次坐在一起。他在美国法律和证券界从业多年,现任PCAOB委员,牵头负责此次谈判。

经过两天的谈判,联合监管协议依旧没有落定。直到北京时间8月9日凌晨,中美监管部门发出一份字斟句酌的共同新闻稿。一位中方参与部门的负责人说,这是双方不断修改的文本,不便进一步解释。

急迫的监管需求

弗格森手中的信件,源于PCAOB主席詹姆斯·多蒂(James Doty),一旦中方最终认可信件中的建议,将影响数百家中国公司,和近50家他们在中国的会计师事务所的未来。PCAOB会检查那些舆论传闻中涉及虚假财务数据的机构。

多蒂在信中向尚福林建议,两国监管机构应秉持共同的目标。尚福林在年初的证监会内部会议上,也曾提出在会计监管制度上,与国际进一步接轨。

中国会计师事务所的注册监管,主要由国家财政部主导、其下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承担行业管理,证监会则对涉及证券业务的事务所进行管理。此外,证监会在国际监管合作上负有职责。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方人员说:“谈判(四年多)一直以来的分歧在于,中国接受双方相互承认(mutual recognization)的信息互换,但美国法律规定,对境外会计师事务所需要进行联合检查(joint inspection)。”

美方希望尽快敲定协议。一位SEC的副总会计师也参加了在北京的磋谈。今年4月,多蒂被召往参议院的讲台上作证,一些议员批评SEC和PCAOB在中国概念股财务丑闻中,缺乏有效的作为。

国会质询让监管机构压力巨大。PCAOB是2001年安然事件后组建的非盈利组织,当时通过的《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Sarbanes-Oxley Act)规定,一家会计师事务所想要获得美国上市公司的业务,必须在PCAOB注册。

此后,视其业务规模,将接受一年一次或最长三年一次的业务检查。即便这家事务所注册在一些离岸岛屿,也必须接受例行检查,才能继续开展业务。2010年度财务报表显示,PCAOB去年用于检查的业务经费高达8600万美元,主要来自会员的资助费。

这笔资金足以支持在每一次检查中派出6-12人的团队,进驻名不见经传的会计公司或者大型事务所内部。PCAOB在2004年首次对300家全美事务所进行检查,一共就动用超过200名调查人员。

四年前,PCAOB一位委员首次向北京监管部门谈及合作,此后一直缓慢推进。其间,与澳大利亚、英国、新加坡的协议都已签订。

不仅中国,欧洲许多国家难以接受美国监管机构的协议,欧盟委员会至今在与美方商谈。最初,是因为国会没有通过PCAOB向国外分享秘密信息的法规,但同时,美国法律要求PCAOB对事务所进行现场检查。

在金融危机中对雷曼公司欧洲总部(位于伦敦)银行转账单据调查时, PCAOB就与英国相应机构之间,就获得审计所需信息的渠道和方式的争论,阻碍了调查进展。有人认为英国分公司存在更大的财务漏洞。

欧盟委员会也认为,欧美双方不存在信息互换协议,且美国当时还不允许欧洲获得关于美国审计机构的高度机密的工作文件,因此也禁止PCAOB接触当地审计人员。

在国际会计师界,一直流传PCAOB代表美国监督全世界的说法。因此,国际会计师联合会(IFAC)在吸纳PCAOB入会后,还专门成立了一个新的审计监督机构。

今年,“中国股票成了热门话题”。弗格森说,PCAOB曾希望在今年内达成联合监管协议,2012年展开对中国事务所的检查。

它的公共事务部门甚至在考虑,是否购买中国一家舆情监测机构的服务,便于了解北京的动向。

中国的接受度

当年那位PCAOB委员降临北京后不久,一位中国会计学教授就写学术文章分析,问题核心在于,中国事务所(包括国内所和中外合资所)将会被要求上缴违反中国法律的材料——审计工作的底稿。

在美上市公司提供的原始财务信息,是会计师事务所开展审计工作的主要依据,也是审计工作底稿的重要来源。如果上述会计资料涉及国家秘密信息,依照中国的《保密法》和《档案法》,则不能随意“出境”。

多蒂和弗格森希望打消中国的顾虑。尽管在行业协会的组织下,中国的知名事务所合伙人每年都到美国短期学习,但美方依旧希望监管层前往华盛顿参观。

在PCAOB与其他国家的协议蓝本中,对保密事项的约定,共同的原则是联合检查中获取的相关信息,如果公开,应该书面经得法定管辖区一方同意。但PCAOB也总会备忘声明,如果美国司法、安全部门介入,其难以保证信息私密性。

中国证监会方面对谈判信息保密严格,即便相关部门的非分管官员,也对协议草案所知寥寥。而财政部过去颁发的事务所从事境外上市企业业务的办法中,曾要求由国内事务所先行审计,境外事务所需要向其获得资料。

据不完全统计,在PCAOB注册的中国大陆会计师事务所(含外资合并所)已超过45家。合伙人在签署注册协议时,其中一项条款是,通常情况下,事务所业务不受美国州和联邦法律的管辖,但与PCAOB规定相冲突时,则要服从于美国法律的规定。

一位证监会前任国际事务部门负责人说,中国更习惯于由非政府部门出面,签订信息互换的备忘录。即美国监管部门需要什么信息,由中方视情况提供。

而美方希望突破的监管模式是联合检查,即美方调查人员在中方人员陪同下,直接入驻事务所内,查阅所涉及的资料。其调查领域包括:高管的人品、薪酬、绩效状况,风险控制程序设计,对客户的政策,对国外成员和分支的内部检查措施等。

此前,PCAOB官员曾在5月首次对本报披露,协议有望将在几个月内达成。

但现在更易为双方接受的是,先互派观察员,进一步观察对方监管的模式。在此期间,中国会计师事务所拒绝了大批借壳上市的企业客户;许多中国高科技企业的老板,已经放弃或暂停了前往美国上市的计划。

下一次谈判将在华盛顿进行。“我们发出了邀请,时间还不确定。”弗格森说。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衣鹏 张维娜 崔健康)

相关文章

更多>> 论坛精华                                                                                            通信公社官方微博

更多>> 精彩博文

信息化趋势

产业圈动态

运营业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