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首页  >  互联网  >  互联网要闻

互联网金融两会解读 消费金融成下个风口

2016-03-09  来源:金融工社  作者:杨舒芳

在今年的两会上,不管是政府工作报告,还是代表提案,互联网金融都是一个热词。一个总体趋势是,决策层和行业人士对互联网金融的态度,正逐渐严肃。

也就是说,去年行业里一直在说的整顿和洗牌,真的要来了。

态度:从鼓励到规范

对于政府工作报告中提示的信息,几位互联网金融公司CEO都持有类似的看法。

积木盒子CEO董骏表示,从政府工作报告的措辞来看,这种意味已经非常明显。在连续两年使用“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之后,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使用了“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的说法。这表明政府已经注意到了2015年出现的一些乱象。

开鑫贷总经理周治翰也持有类似的观点。他表示,其实“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的说法,在2015年11月发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中已经出现,当时是互联网金融首次被纳入国家五年规划。他认为,审慎地看,这是规范与支持并举的意思。也就是说,未来的监管一定会趋于严格。

拍拍贷CEO张俊认为,接下来,不具备能力的平台将逐渐退出。

在他看来,这是监管层在对互联网金融观察了近3年后,作出的决策。尤其是去年,行业爆发的一系列风险事件所引发的重点关注。大量问题平台和跑路平台的出现,对行业声誉和投资者信心都有很大损伤。

所以,对互联网金融来说,合规发展将是贯穿2016年的主题曲。

“伪金融”首当其冲

在去年e租宝、大大宝等问题平台出现,以及年初一系列奇葩P2P公告后,互联网金融又成了吸睛大法器。在两会提案中这一点也表现的很明显,甚至有代表在提案中建议,互联网金融应当设立严格的准入门槛,并改成牌照制。

这一建议出自交银施罗德基金管理公司副总经理谢卫的提案。除此之外,谢卫的提案,还清晰的指出了互联网金融的灰色领域,包括非法集资、自融、旁氏骗局等,他称之为“伪金融”,包括以下四种形式。

一是非法集资,指的是在公司设立时,就已经明确了不是以正常经营为目的的公司,而是为了诈骗。通常做法是提供高息吸引投资者,虚构借款人和借款项目,募集到足够资金后直接跑路。

二是自融,指的是平台占用所募集的资金,这也是监管层多次强调的负面清单中的重要一项,属于正常公司绝不能碰的雷区。通常做法是,虚构融资项目、或者夸大融资金额,把募集的资金对接到平台运营方或关联方。

三是庞氏骗局,指的是运营初期抱有好好做公司的相反,但运营不善、出现违约,随后只好拆东墙补西墙的公司。通常做法是,以新还旧,即通过发布新标,把筹集的资金,用来垫付给之前违约项目的投资人,结果陷入了这个轮回。

四是资金池,指的是期限错配、非一对一匹配借贷项目的做法。现在很多平台所推出的活期产品,就被不少行业人士质疑为资金池嫌疑。通常做法是,平台并不按项目借贷一对一的原则对接资金,而是把投资人的资金先放入平台的账户,再拿资资金池的钱去投资项目。

谢卫认为,随着金融创新的发展,很多伪金融项目混迹其中。但普通投资者并不具备实际辨别能力,最终会带来劣币驱逐良币的恶果。而且,互联网金融领域一旦出现风险事件,往往比传统金融的涉众人数更多、地域范围更广、资金规模更大。

所以在他看来,当务之急是要设定互联网金融业的准入条件。毕竟,金融业是一个特许经营的行业。

此前知乎上也有多位行业人士表示了类似的担忧。尤其是一些主打互联网创新的金融项目,包括多个互联网金融的明星项目,几乎都很难脱开资金池的嫌疑。而对于这类项目或公司,该采取怎样的态度或监管方式,或许是监管层必须解决的命题之一。

消费金融成下个风口

除了规范之外,李克强还提了一句,要在全国开展消费金融公司试点,鼓励金融机构创新消费信贷产品。

这被认为是新风口的到来。积木盒子CEO董骏表示,未来在消费信贷领域将出现新的风口。

在此之前,已经出现多个消费金融公司,包括马上消费、美利金融

、分期乐、趣分期等,以及蚂蚁金服、京东金融等的消费金融业务。

不过,到目前为止,从政策上来说,消费金融公司依然是牌照制的,并且其中多数都颁给了银行。也就是说,准入门槛还是较高的。

和以红岭创投为代表的大额项目类平台不同,消费金融单个项目的金额更小、风险分散程度更高。从信用体系建设的角度来说,也比较有利于个人信用的养成。

对用户来说,消费金融更为实用,基本可以充当救急王的角色。对监管层而言,消费金融则有更多的普惠意味。对从业企业来说,接下来,可能就要真正PK场景了。

拍拍贷CEO张俊表示,现在已经有许多企业在向消费金融转型。不过,这一转变并不容易,因为用户群体不一样,对用户的风险识别和控制也不一样,这一领域的风控需要长期的数据和技术积累。换张皮不难,但要在开展业务的同时控制好风险,绝不是能一蹴而就的。

关键词:互联网 资金池 期限错配 施罗德基金 金融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