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首页  >  互联网  >  e分享  >  图片报道

滴滴司机众生相:挣扎在去留之间

2016-09-2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

滴滴司机众生相:挣扎在去留之间

14点01分,赵鑫坐在自己车里,百无聊赖地看了看自己的滴滴快车司机客户端:在线2.8小时,接了3单,流水41.09元。赵鑫回忆起中午的情景,本来是有可能接4单的,但一位乘客叫单之后又因故取消,最后只接上了3单。

另一位滴滴快车司机则稍好一些,但也不容乐观。他2小时的在线时间里一共接到6单,但其中有3单都被取消了,最终流水59.1元。

“我现在在想,送外卖会不会更开心一些,”赵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无奈道,“至少不会闲着没事干。”

赵鑫曾经在跨国公司担任技术人员,后来跳槽到国内上市公司,但由于经济形势不佳及公司内部斗争等原因,如今失业的他,开起了滴滴快车。“一天开十几个小时,差不多流水400多,一个月1万2,刨去油费等成本,一个月大约6000元——总比零收入要好。”赵鑫说。但他同样坦言,做滴滴司机并不是长久之计,只能作为自己职业生涯中的一个过渡阶段,找一个稳定收入的工作才是正道。

除了收入不稳定、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之外,也有数位司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反映目前专车司机身份不合规,担心钓鱼执法;平台评判机制偏向乘客,服务分无端下降等问题。但有趣的是,这些司机一边抱怨着,一边依旧拉着订单,甚至煞有介事地相互探讨拉单业务。于他们而言,要真正离开,还欠缺一个理由。或许,他们目前还别无选择。

怨声载于道

早在滴滴平台“收割”乘客的前几个月,滴滴便已向司机“开刀”了。

无论是专车还是快车,近几个月来,滴滴司机反馈最多的就是钱少了,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多位滴滴网约车司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平台补贴基本取消,偶尔会在早晚高峰有接单补贴,但也非常少。“专职开专车的正常收入大约在6000-8000元左右,快车更少一些,并且每天需要从早到晚,工作十几个小时。”专车司机谷先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网约车司机目前的尴尬身份,为这份原本就来之不易的收入,又增添了风险。7月28日,交通运输部出台《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为网约车“正名”。《办法》出台至今,却仍未有一个地方正式公布实施细则或征求意见稿,北京、福建等地则仍在查处网约车。

提起钓鱼执法问题,司机们立刻激动起来。“每接个单,都会担心运管钓鱼执法。”快车司机李叶(化名)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达了自己的不安,“就算全北京只有一个钓鱼执法人员,那万一让我赶上了呢。”

在“黑户”阴影下,似乎考取从业资格证成为唯一的出路。修订后的《出租汽车驾驶员从业资格管理规定》和《巡游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规定》明确规定,网约车司机和传统出租车司机一样要通过全国公共科目和区域科目考试取得从业资格证,并经出租汽车行政主管部门从业资格注册后,方可从事出租汽车客运服务。

但即便是唯一出路,也有司机在犹豫。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期间,数位司机表示考证计划有待考虑。“不知道证件办理程序如何,是否要提供包括健康证、无犯罪记录证明、暂住证等等,不知道环节是否复杂,与现在收入相比是否值得投入精力。”李叶指出。甚至有司机明确表示,证就算好办也不办,原因仍在于收入水平。

除此之外,面对平台“偏袒”乘客时所受的“委屈”,司机们也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昨天拉了一单客人,下单的客人与乘客不是同一位,乘客上车后要求去订单不同的地方,结果下车后我就被莫名投诉了,服务分也降了。”快车司机张先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一星,投诉,司机百口莫辩,应该考虑建立一个平衡的评判机制。”

关键词:办法 科目考试 委屈 黑户 开刀 偏袒 收割 巡游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规定 评判机制 乘客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