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首页  >  互联网  >  信息服务  >  网络视频

直播APP快速催熟进入下半场 IPO鹿死谁手成明年最大看点

2016-12-12  来源:中国经济网—《证券日报》  作者:

编者按:惨淡经营多年的视频网站,一直在上下求索盈利模式而不得,但新近冒出来的网络直播APP,却让人们发现,视频产业中竟然还有如此便捷的变现路径。不过,这种简单明了的商业模式,也使得大量玩家蜂拥而至,蓝海瞬间变成红海。对于网络直播行业而言,下半场来得如此之快,生存还是死亡的拷问,越来越近。

■本报记者 贺 骏

对于团购、外卖等需要大量线下工作的商业模式而言,企业间在拼杀数年之后,终于跨入了“下半场”的冲刺。而对于网络直播这类新兴的低门槛、轻资产的商业模式,上半场没多久,下半场就来了。

2016年对网络直播行业而言,堪称“野蛮发展”的一个。据不完全统计,在市场规模方面,网络直播已达到90亿元,凸显了强大的吸金能力;在用户规模方面,网络直播所覆盖的用户超过了2.35亿,占网民总数的45.8%。基于这两方面的数据,不少人将2016年视为网络直播元年。

2016年网络直播平台的数量迎来了爆发性增长,截至目前,全国网络直播平台数量已超过200家。如此庞大的阵容固然能加快行业的成熟,但也意味着市场竞争陡然升温。对此,有分析人士指出,刚刚迎来“元年”的网络直播行业,很有可能快速进入“下半场”,2017年将成为网络直播行业的洗牌之年,脱颖而出者有望获得“上市”这一奖赏。

网络直播行业洗牌、分化在即

与电商、搜索等行业一样,网络直播行业势必也要经历动荡与洗牌。那么,从目前的局面来看,整个网络直播行业将呈现出怎样的发展趋势?而市场格局又将如何演化呢?

截至目前,一线的网络直播平台包括YY、陌陌、天鸽互动、六间房(宋城演艺)等,这些平台已经单独上市或被注入到上市公司。在后起之秀中,映客和花椒这两个平台势头最猛,在数百家网络直播平台中,上市潜力也最大。

当然,作为一个细分行业,资本市场留给的“配额”也不会太多。这就意味着,在上市这个赛道上,平台之间的角逐会更加激烈,留给后来者的时间也不会太多。目前,绝大多数直播平台将视角放在了一线城市,这也是网络直播的主战场,对映客和花椒这类新秀而言,通过一线城市进行突围成了最重要的竞争策略,因为在一线城市的跑马圈地对快速提升市场份额可谓立竿见影。

相比之下,YY、天鸽互动、陌陌等已上市公司却在围绕着利润进行着多元化博弈,因为这些平台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了较高的水平,同时依托资本市场可获得较强的融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利润则成为最重要的硬指标。对这些平台而言,应当如何实现直播业务利润的最大化呢?

对此,分析人士指出,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是运营成本。要压缩运营成本,就必须采取更有效的运营策略。以天鸽互动为例,由于一线城市的经营成本随着竞争加剧而快速提升,所以天鸽互动选择从三四线城市突围,走“地方电视台”路线,这既能避开激烈的市场竞争,又能最大限度削减成本。

那么,相比一线城市,三四线城市究竟具有多大的成本优势呢?据天鸽互动CEO傅政军透露,首先是主播报酬,三四线城市主播3个小时报酬为100元,这是非常普遍的行情。而在一线城市,3个小时至少要400元-500元,相差数倍。第二就是运营过程中所产生的其它成本,包括场地开支、水电费、设备采购和维护成本等等,由于三四线城市物价、房租、工资水平都相对较低,因此这部分成本也会少很多。

一方面是尽可能压低运营成本,另一方面是尽可能提升收入规模。在这个层面上,陌陌做得不错,陌陌旗下的直播业务在今年一季度实现了1560万美元收入,营收占比30.65%;二季度达到了5790万美元,营收占比超过58%,三季度又翻了近一倍。之所以能实现如此快速的增长,主要原因在于,陌陌利用移动社交储备了大量的用户资源,而且这些用户的付费意愿非常强烈,加上陌陌是走的UGC路线,可以省去大量的内容成本,当成本和收入此消彼长之后,陌陌的业绩自然亮眼。从这一点来看,应该说,基于移动社交拓展移动直播业务还是存在巨大优势的。

除了成本和收入之外,PC端与移动端之间的关系也需要考量。众所周知,移动直播对时间和空间要求不高,所以发展潜力更大,如今移动端已经逐渐取代PC端,成为网络直播平台的主阵地。起家于PC端直播的YY很早意识到了这种趋势,积极布局移动端,与映客、花椒等移动直播平台展开正面交战,其PC端的内容资源、运营经验以及技术储备很快带动起在移动端的攻城略地,这说明老牌直播平台从PC端转到移动端并不存在太大的障碍。

值得一提的是,天鸽互动今年也开始大规模向移动端转型,如今移动端已超过PC端,财报显示,其来自在线互动娱乐的收入约2.2亿元,增长主要得益于在移动直播、手游的强劲动力,其收入占在线互娱收入的54.3%,去年同期为15.1%。

BAT围绕主业试水直播

对于任何互联网商业模式而言,首先要考虑的就是如何与BAT竞争。对于网络直播行业而言,概莫能外,不过,尚能安慰的是,至少截至目前,BAT仅是将网络直播作为手段,而非目的。

对不差钱的BAT而言,布局网络直播更大的意义在战略和生态层面,而非收入。在直播平台的布局上,腾讯反应最快,布局也最完善,从2013年便开始投资和自建两条腿走路,目前腾讯旗下的直播平台已有9家,涵盖游戏、体育、明星、泛娱乐、教育、生活等多个维度。由于腾讯在社交方面是当仁不让的“老司机”,做起来无疑是轻车熟路。

阿里在下注直播方面招招不离老本行,推出了淘宝直播和天猫直播,均定位于“消费类直播”,让用户可“边看边买”。在最为火爆的泛娱乐领域,阿里暂时还未自建直播平台,不过其全资子公司优酷土豆已打造了“来疯直播”。截至目前,阿里主要还是围绕电商业务做直播,虽然优酷土豆在摇旗呐喊,但短时间很难和腾讯抗衡。

今年年初,百度低调推出了“百秀直播”,加上旗下的爱奇艺拥有“奇秀直播”,也算是涉足了直播行业。不过百度目前念念不忘的主战场是人工智能,与网络直播的关联度不大。

在业界看来,总体而言,BAT三巨头对网络直播的布局各有侧重,这也意味着BAT在这方面不会产生特别激烈的冲突,毕竟腾讯的社交优势是阿里和百度短期内难以逾越的。但巨头的介入可以优化产业结构,简言之,对斗鱼、龙珠等平台而言,他们在BAT的庇护下可以获得更优质的资源,更顺利的成长。

除了上述分类之外,还有一类是具有媒体属性的新闻类直播,但后劲不可小觑,比如搜狐推出的千帆直播,张朝阳每天都在千帆直播上进行英语新闻的解读。在张朝阳看来,“颜值类直播”的新鲜劲早晚有一天会过去,“价值类直播”才有长久的生命力。

“2017年网络直播行业的格局将尘埃落定,BAT或将继续扩大版图;已上市的平台将继续拼利润拼市场;对那些潜力股而言,在夹缝中生存必然会越来越困难,上市IPO将成为主要诉求,而落后者或将面临不成功则成仁”,分析人士指出。

关键词:快速催熟 UGC IPO APP B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