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首页  >  互联网  >  互联网要闻

互联网付费时代悄然而至

2017-02-17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人民邮电报社  作者:乐舒

CNII网讯 一曲《成都》让民谣歌手赵雷出现在公共视野中,歌迷打开音乐App想收听他的新专辑,却发现需要付16元购买;圣诞之夜情侣想在家重温《真爱至上》,像往年一样打开视频App,却发现一直可以免费看的电影如今需要付费会员才能观看;新手妈妈想要了解最科学的育儿方法,在网上搜索育儿经验,却发现来自专业人士的经验介绍需要付费9元才能收听……音乐免费、视频免费、信息免费甚至连打车吃饭都可以免费的互联网时代正在一去不复返,互联网付费时代正在悄然而至。

近来,针对微信公众号付费阅读功能的传闻不断爆出,腾讯方面也公开表态,微信公众号付费订阅功能确实在推进中,互联网收费模式又一次得到人们的关注。本期《移动互联》周刊为您解读互联网付费时代。

知识付费:智力投资成新风尚

从前,买书买报获取知识和内容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但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免费模式横行,唾手可得的海量信息让人们不愿再付费。然而近一两年来,随着人们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的不断增强,以及对所获取知识越来越要求专业化、个性化、定制化,为知识付费又成为一种新的趋势。

2016年12月3日,喜马拉雅FM App举办了首届“123知识狂欢节”,吸引了850位知识网红和超过2000个精品课程参与,分别设有大咖专场、个人成长、商业智慧、人文新知、有声书、音乐学堂、亲子宝典、情感心理、生活秘籍、相声评书、外语尖货等内容专场,仅一天的时间,就获得5088万元的收入。这是国内知识付费时代到来的一大例证。

近年来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让垂直化服务和个性化需求成为可能,知识付费在知识共享、网生内容、社群电商以及移动音频、移动直播等风口产业交织的环境下应运而生。在此背景下,喜马拉雅FM、得到、知乎值乎、分答纷纷涉足知识付费领域。他们在短时间内都聚拢了大量用户,并且实现了知识的变现。易观智库分析认为,现代移动支付的普及,用户消费观念转移和消费习惯的变化,用户对于“内容”和“知识”的付费意愿和消费观的转变,到获取信息的方式的改变,推动了知识付费行业的爆发。

事实上,不仅是喜马拉雅这类新业态在专业知识或是娱乐需求等方面实现了知识变现,在传统的报纸、杂志等新闻领域,付费模式也逐渐被人接受。早期在国外著名的FT、华尔街日报等媒体,无论是从邮件或是客户端点击全面阅读新闻或报告都需要付费,这种方式即使是在版权意识很强的西方都一度不被看好,但现在国内的很多新闻媒体也都成功变现。究其原因,是只有付费才能有效支撑整个生态圈的稳定发展。人们对知识专业化、定制化的需求越来越高,一方面,付费能激励更优秀的内容产生,金钱提高了知识的生产力;另一方面,用钱评价也提供了一种更高效的信息筛选渠道。这两个条件会不断形成完善的交易市场和生态。(钟凌江)

音乐付费:娱乐消费意愿渐高

腾讯数据显示,年轻人成为数字音乐主要受众,30岁以下人群占比为76.2%。同时,在正版化趋势中成长起来的90后有着更强的付费意识和版权保护意识,更愿意为高质量歌曲享受付费。

音乐本身是自我娱乐中的一种形式,而在中国,每年的娱乐消费指数不断攀升,进而推理可知,给自己的双耳花点儿银子也无可厚非。所谓消费音乐是指公众用音乐来作为消遣时间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简单易得,不需要费力、费财;而所谓音乐消费是指公众愿意拿出自己的钱来购买音乐,进而选择视听来放松自己。

追求美好新鲜的事物,是人类的本能需求和共同特征。一套完美的礼服、一副精美的画卷、一本流行的书籍等等都使人们流连忘返。在媒介消费主义盛行的中国,给音乐花点儿钱也就不足为奇了。报告显示,从城市级别来看,三线及以下城市用户总数以占比约74%的绝对优势远超一二线城市,成为数字音乐App主要消费市场。以往都是一二线城市的潮流引到三四线城市,这次的倒逼可以看出人们对于音乐的喜好是不关乎经济发展水准的。不过,让人们从消费音乐的传统观念转变为音乐消费的现代理念,或许还有一段路要走。

音乐消费,也让我想起了当年盛极一时的CD,一张张唱片飞入千家万户,而现在的数字音乐只不过就是换了一种媒介传播的形式,音乐内容本身没有变。赵雷的《成都》火了,这次不是通过发唱片,而是因为数字营销而火。让音乐多几种传播方式,这事没毛病。(周振龙)

为新技术付费:VR演唱会前景看好

“感谢VR,让穷人也能看上演唱会”,去年年底王菲演唱会推出VR直播形式后,有网友喊出了心声。

VR技术的日渐成熟,促使了VR演唱会、VR赛事直播等新事物的兴起,随之而来的是人们消费习惯的变化。以VR演唱会为例,原来要听一场天后级别的演唱会,门票少则数百元,多则数千甚至数万元。而VR直播的模式下,用户只需要支付几十元的票价,就可以在虚拟世界享受一场身临其境般的演唱会。虽然有观众吐槽VR演唱会比宣传的效果打了折扣,但是毕竟付出的成本非常小,因而综合考虑性价比和体验,还是可以接受的。

事实上,提供VR付费直播正在成为一种趋势。美国知名VR直播平台NextVR,为用户提供高清品质的VR直播,不久前其宣布将大力推进付费VR直播服务。虽然该公司负责人坦言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推出付费VR服务的难度非常大,但是他认为结合用户的习惯和体验,VR付费音乐会的模式非常有前景,未来将在这一领域展开更多的合作。

在国内,也已经有公司开始致力于打造VR收费平台,如榴莲VR就正在试图构建微观盈利模式。榴莲VR总经理赵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收费”对于VR行业是一件“好事”。他认为:“收费平台可以让提供内容的生产者,不断去创造内容,通过榴莲VR的平台得以变现,此外,内容生产者也有了可循环可持续造血的功能,这对于基础内容制作方是最大的好事。”

从互联网的发展趋势来看,用户为精品内容付费是大势所趋。因此,伴随着VR技术的不断成熟、VR终端数量的不断增多,以及越来越多VR应用的出现,一定会有用户愿意为感兴趣的高品质VR内容付费。而盈利模式的产生,也将为整个产业的发展注入可持续发展的动力。然而目前,对于VR平台以及整个产业而言,如何推进VR技术的成熟,进一步提升用户的体验仍然是重中之重。(黄鱼)

视频付费:花钱看剧成为新常态

数年前,人们还在尽享免费视频盛宴,一听到收费就“嗤之以鼻”;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心甘情愿地成为付费视频的用户,而单次视频付费用户也更多地被长期会员用户取代……种种迹象表明,视频付费正在成为新常态。

就在不久前,笔者也心甘情愿地自掏腰包成为某视频网站的收费会员。原因无他,只在于该网站诚意打造的自制电视剧《鬼吹灯》实在是太过于精彩而让人欲罢不能。虽然也有免费的剧集,但成为会员就可以多看三集。既然剧情如此引人入胜,而一个月的会员费用与一个月的手机消费相比并不多,因此经过短暂的思考便做出了决定。事实上,今天的互联网用户中,像笔者这样愿意为喜欢的内容买单的人们正越来越多。

来自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视频付费用户数量保持了高速增长,会员用户数预计超过了5400万,渗透率超过了10%,而中国在线视频用户付费市场的规模也达到了96.2亿元,同比增长了90.8%。显然,中国互联网用户的视频付费习惯正在逐步养成,互联网视频正在迈入付费时代。

用户付费的根本诉求在于富有吸引力的内容,这同时也构成了视频网站最根本的竞争力。客观来看,电影、电视剧仍然是最吸引用户付费的内容,但是动漫、体育也有可能异军突起。与此相应,一方面各大视频网站都在纷纷推出独家片源以吸引客户,例如《太阳的后裔》;另一方面,各大视频网站也都在加大自制内容的投入,例如笔者之前追看的《鬼吹灯》。事实上,自制内容无疑将成为各视频网站今年追逐的战略制高点。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1月底,各视频网站备案的网络剧数量就超过了4000部。

显然,互联网视频经历过前期的“烧钱”而步入健康发展的好时代。(遥歌)

打赏付费:“后向付费”风生水起

长久以来,互联网一直被认为是免费资源的“聚宝盆”,人们阅读文章、收听音乐、观看视频、欣赏电影等都无需额外付费。如今,互联网免费时代似乎在悄悄改变,除了大家通常见到的事先付费购买内容外,一种事后付费的“后向付费”模式正在兴起。

在中国的“网络直播元年”,各路“网红”竞相展现自己与众不同的一面,从而获得“粉丝”们追捧,通过粉丝“打赏”将自己的表演变现。“轻松月入百万,年收入过千万”等传闻让人们对这些“网红”的收入十分好奇。《2016直播行业年度报告》显示,以映客、花椒、陌陌、易直播收入前1万名主播作为样本,在2016年,至少有两名主播收入过千万,45%的主播收入在5万至10万元之间。移动端主播中,陌陌的女主播“这个少女不太冷”收入高达1160万元。据统计,活跃在直播平台的主播人群中,女主播比例高达73%;在收入方面,女主播收入高达14.81亿元,远高于男主播的5.67亿元。除了直播平台打赏付费,微信平台的“打赏”能力也不容小觑。公众号“打赏”功能中,被打赏的公众账号作者将会获得读者的小费,在“打赏”页面,用户可以直接选择设置好的2元、20元、50元、80元等金额,也可以自行输入其他金额。“打赏”付费通过微信来支付,十分便捷。此外,微博也有“打赏”功能,读者阅读后如果愿意,可以给作者“打赏”,以示鼓励。

“打赏”付费其实在不断改变互联网早期资源获取的无秩序状态,这种付费有利于调动内容提供者的积极性,提高内容质量,丰富平台内容的多样性。当然,也要警惕一些“网红”通过出格行为获得关注和“打赏”,长久而言,这样的行为是不利于新的消费模式健康成长的。(乐舒)

关键词:打赏 互联网视频 互联网用户 付费用户 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