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首页  >  互联网  >  互联网要闻

人民法院调查电子证据应当符合宪法精神

2017-06-28  来源:博客中国  作者:王春晖

随着网络与电子数据技术的迅猛发展,海量的数据和信息以聚合形式存在于移动智能终端、可穿戴设备、人工智能工具以及社交网络、电子商务等网络平台。2012年修订的民事诉讼法,电子数据这一独立的证据类型正式在民诉法中采用;2013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的新的刑事诉讼法以及2014年11月1日修订的行政诉讼法也相继承认了这一证据类型。然而,对于电子数据的定义以及表现形式,三部诉讼法律并无明确界定。

笔者认为,“电子数据”作为《民诉法》中的新型证据类型,其立法表述欠妥。在网络时代,“电子信息”和“电子数据”是使用频率最高的两个词汇,经常被许多政府规范性文件,甚至法律视为同一概念。如欧盟《个人数据保护指令》第2条(a)规定,个人数据,指“与一个人身份已被识别或者身份可以识别的自然人(数据主体)相关的任何信息。”;德国《联邦数据保护法》第3节规定,个人数据,指“任何关于一个已识别的或者可识别的个人(数据主体)的私人或者具体状态的信息。” 2015年2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发布并开始实施新的《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民诉法解释》)第一百一十六条界定了作为民事证据类型的电子数据,即包括网上聊天记录、博客、微博客、手机短信、电子签名、域名等形成或者存储在电子介质中的信息。

上述立法中的所谓“个人数据”和“电子数据”的表述,实质上是 “网络信息”或“电子信息”。从网络与数据技术的角度分析,“电子数据”与“电子信息”有所不同,前者是附着在电子信息系统载体的客观事物记录,是未经过处理的原始记录,其不能脱离电子信息系统载体而独立存在;后者是指电子数据经过加工处理后,形成的具有使用价值的内容——电子信息,可以脱离电子信息载体而独立存在。《网络安全法》第七十六条对“网络数据”的定义专门进行了文意解释:“网络数据,是指通过网络收集、存储、传输、处理和产生的各种电子数据”。应当指出,以电子方式存在的证据,是诉讼活动中证明案件事实的电子信息,其应当具备证据的“三性”规则,即客观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否则无法具备证明力,起到证明案件事实的作用。因此,诉讼法中的以电子方式存在的新型证据类型应该谓之“电子信息”,而非“电子数据”。

《民事诉讼法》对电子数据作为独立证据形式予以肯定,最高法院《民诉法解释》明确了电子数据可以作为案件证据,并对电子数据的种类进行了列举。按照《民事诉讼法》六十七条的规定,人民法院有权向有关单位和个人调查取证,有关单位和个人不得拒绝。在司法实践中,人民法院调查证据过程中,经常涉及网上聊天记录、博客、微博、点对点微信和手机短信、通话记录等以电子形态存在的证据,有些电子证据中含有大量的个人隐私内容,网络运营者为了保护个人的隐私信息时常予以搪塞或拒绝。

笔者认为,人民法院依据《民诉法》调取民事电子证据时应当符合宪法之精神,《宪法》第四十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护。除因国家安全或者追查刑事犯罪的需要,由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对通信进行检查外,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侵犯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

首先,公民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是宪法赋予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该项权利的限制仅限于宪法明文规定的特殊情形,即因国家安全或者追查刑事犯罪的需要,由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检察机关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对通信进行检查;

其次,《民诉法解释》例举的网上群聊记录、博客、微博等属于公开的电子信息,而个人的点对点微信和短信、手机通话记录等电子信息清楚地反映了一个人的交流对象和内容,涉及个人隐私和秘密,是当事人不愿意他人知道或他人不便知道的私人电子信息,应该是宪法确立的通信内容的重要组成部分,属于宪法保护的通信秘密范畴;

再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第一条明确规定,国家保护能够识别公民个人身份和涉及公民个人隐私的电子信息。尽管依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人民法院有权调查电子证据,但是其前提条件必须符合宪法的上述规定,不得涉及公民个人隐私的电子信息,不得与宪法的精神相悖。

关键词:王春晖 电子证据 宪法精神 个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