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首页  >  互联网  >  业界观察

比特币交易关停,后监管时代平台转向何处?

2017-09-18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周艾琳

9月15日,北京市互金风险专项整治办下发《北京地区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清理整治工作要求》,各交易场所在当天24点前发布公告,明确停止所有虚拟货币交易的最终时间,并宣布立即停止新用户注册。随后,比特币中国、火币网、OKCoin币行等主流交易平台纷纷宣布,将在9月底前停止交易。

这也意味着,未来人们将不能在境内交易平台上进行虚拟货币和法币之间的交易。那么,这些交易平台将何去何从?

“比特币交易可能场外化,对平台来说,未来不排除考虑在海外注册,继续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业务,但境内投资者参与难度大。”上海某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外,也有一些平台人士对记者表示,仍将专注境内业务,例如比特币中国将继续矿池业务;也有平台将转型,进行区块链技术研究以及提供外包服务。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近日表示,金融科技必须服务实体经济,否则就应该放弃。就比特币而言,其创造了一种成本更低的货币,从交易成本角度来看值得欢迎,但现在看来比特币更多的是炒作资产,对实体的经济发展没有任何用处。比特币如果作为交易媒介自身无法实现价格稳定,也无法用来衡量交易,不可能成为现代货币。经过反复研究,目前世界各国货币当局对比特币的态度都已经较为明朗。

交易或场外化

在中国境内,当在交易平台集中交易的模式被叫停后,对于那些仍持币的投资者而言,比特币交易的场外化可能是大势所趋。

其实,当比特币刚刚出现且交投并不活跃的早期,场外交易是比特币买卖的主要形式。有研究人士认为,一旦回归场外交易状态,则比特币等品种的交易会呈现出社群化的趋势,类似于当前银行间债市交易员常用的QQ群、微信群进行自报价撮合交易;事实上该类交易即便在交易平台模式的鼎盛时期也仍然存在,部分有特殊需求的“大宗交易”或想规避正规交易平台KYC(了解你的客户)的交易活动也通常使用这一方法。

“今天在活动现场,还有不少外国投资者问我愿不愿意卖比特币,只要知道对方比特币钱包地址,就可以进行买卖了。”某区块链企业人士在一大型全球性区块链会议期间对记者表示。当天,由于比特币交易在中国被禁止,比特币价格一度跌至18000元人民币,创阶段性新低。而对于那些坚信比特币的长期价值的海外投资者而言,海外比特币相较于中国存在大幅溢价,自然愿意“抄底”套利。而其实这也是场外交易的一种体现。

弊端在于,这一趋势也会导致比特币交易完全“去中心化”,因为投资者无需再在正规平台上进行信息登记、身份认证等;但另一方面,场外交易也将大大降低比特币交易的活跃度,打击散户或非专业人士参与的积极性,参与者可能将变为一些全球资源较为丰富的“币圈老人”。

业务转型创新

对于部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而言,未来或将面临业务转型创新。

比特币中国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比特币中国的矿池等业务将不受此影响,继续正常运营。同时,部分平台也会更多专注区块链技术研究等业务。

矿池是比特币等虚拟货币开采所必需的基础设施,一般是对外开放的团队开采服务器,其存在意义为提升比特币开采稳定性,使矿工薪酬趋于稳定,目前国内较为著名的比特币商业矿池有F2Pool、BTCCPool、BWPool等。究其运作原理,矿池就是大家组队进行比特币开采的服务器。比特币每10分钟产生一个区块,会有千万人竞争,而这个区块最终只归1个人所有,其他人都颗粒无收。而组队挖矿就是,一旦队伍里任何人获得了一个区块,就将区块中的货币按大家的性能分给大家,这样大家就能很快地根据算力贡献来获得比特币。

此外,区块链技术的研究将是一些拥有大量中外IT技术人员的中国平台的关注点之一。当前区块链已在多个领域开始应用,各国参与到区块链技术和创业的竞争中。仅以太坊平台上的应用就达到数百种,项目内容涉及到经济生活的各个方面。

“由于中国网络应用普及,人口众多,特别是对移动金融有很好的接受度,中国区块链创新甚至可能像互联网应用一样,走在世界前列。区块链电商、区块链服务端BaaS、区块链救助账户等应用在中国纷纷诞生,不少应用项目的创意属全球首创。据统计,2008年至2017年,我国区块链技术领域专利申请数量全球第一,共递交550份专利申请,超过排名第二位的美国(专利申请数284份)。”央行参事盛松成此前对第一财经记者称,中国不仅存在大量的创业团队,阿里、腾讯、百度、平安、万向等大型集团也积极参与,各种区块链联盟不断涌现。

区块链技术来源于2009年1月出现的比特币,但实际上,区块链技术从2015年才受到重视,到2016年大量机构对区块链进行概念验证,2017年区块链应用开始发力,并在中国出现了各种落地的应用,部分金融机构人士也对记者表示,同业业务、跨境跨行汇款方面,联盟链将大有可为。

探索出海之路

当然,部分平台仍然不想放弃“交易平台”的属性,既然在境内无法继续业务,“出海”便成了它们眼下的研究的重点。

不过,眼下各国对于比特币的监管政策都不一致,也有不少国家仍处于监管空窗期。因此,中国平台在出海的同时也难免面临更多法务、监管上的考量。如今,美国、韩国、澳大利亚、日本可能是各个企业探索的重点。

更重要的是,“在真正出海前,根据中国现行的法律法规的规定,有可能还需要得到中国境内相关监管机构的批准。”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北京办公室合伙人丁杰称。

据记者从多位法律人士处获悉,在美国,对比特币平台的监管非常严格,且必须根据各个州的不同法律分别申请牌照后,才能在相关州展开业务,非一次性申请就能解决。近期,日本最大的交易平台之一的Bitflyer公司,已在美国获得了30多个州的运营许可,并在旧金山市设立了其美国子公司,该平台进入美国市场后最开始仅面向专业机构,逐渐再向个人投资者开放。

丁杰表示,美国对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有诸多限制,“提款是不可以随时取出来的,存在2~3天的时滞。此外,美国交易平台大多设置了提款上限,一周1万~2万美元。并且可以通过社保号对资金进行追踪。”

就韩国而言,记者了解到,目前为止,韩国尚不存在对于比特币等虚拟货币和交易所的法律规定。今年7月,国会议员ParkYong-Jin提交了对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监管草案,该等草案可能在未来由韩国的立法机构进行讨论并最终成为法律。

“事实上,在缺少法律的情况下,韩国的三家主要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设立是按照电信运营商的申请程序。而韩国几大交易所背后都有大型财团的投资支持。虽然韩国在立法进程上相对比较缓慢,但依据韩国境内其他法律(如电子货币法等),目前起着主要监管作用的机构是韩国金融委员会下属的韩国金融监督院(FSS)。”丁杰对记者表示,根据目前的立法建议,“在未来,交易平台的监管将由FSS负责,并且需要从FSS申请运营许可。除此之外,‘识别你的客户’和‘反洗钱’等更加严谨的规则也将由FSS统一部署。”

就日本而言,其对于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持开放态度,有区块链企业人士对记者称:“日本似乎有些争夺定价权的意思。”

“虚拟货币不是法币,其价值是电子化记录的,可以被用于支付,并且能够兑换法币。”日本央行Fintech中心负责人河合祐子表示,“交易所必须要在相关监管机构进行注册登记,此后才能进行合法交易业务。平台需要对投资者做尽职调查,并做好反洗钱工作。

关键词:比特币 监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