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首页  >  互联网  >  业界观察

海淘政策“续命一年” 跨境电商期待中国规则

2017-09-22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郭丽琴

河南省进口物资公共保税中心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徐平最近很忙。经过一年多的持续努力,曾在全国首创“跨境贸易电子商务保税进口模式”的她,在20日听到了一个好消息。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9月20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决定,将跨境电商零售进口监管过渡期政策再延长一年至2018年底,并加快完善相关制度。

一锤定音。与当天众多焦灼等待,并曾持有悲观预期的业内人士不同,“我等待得很坦然,”她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因为这一年的沟通,传达出的信号都是积极的,这是当前最好的结果。”

第二天早上9点,一头利落的短发、一件亮眼的橙色衬衣,她已从郑州赶到位于北京南二环的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出席一场名为“下一代贸易:E国际贸易”的发布会。在这里,她与中国复关及入世谈判的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同台,从宏微观两个角度讲述中国跨境电商的全球故事。

在发布会上,龙永图再次直言不讳地谈到,他在多年对外谈判中遇到的最大问题之一,并非来自外方压力,而是在国内各个利益部门之间的沟通和磨合之中耗力。

他不仅力挺中国跨境电商行业制定全球在线贸易新规则,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说,这是一个百花齐放的时代,不管是哪种形式的跨境贸易业态,有关部门不要匆忙否定,也不要急于下结论,因为市场会决定谁是主体。“国际贸易规则和体系,都不要政治化”。

一年的沟通迎来延期

过渡期再次延期一年的消息,让以徐平为代表的众多业内人士“松了口气”,也让大家不由得回忆起了一年前。

从2014年开始被政策鼓励、资本追捧的众多阳光化进口跨境电商平台,在2016年4月新政后遇上了政策波折,开始密集与中央各政策部门沟通磨合。

小李(化名)曾在一个中小规模跨境进口平台创业,在新政之后退出了原有企业,几经辗转,进入另一家专做宠物食品的电商平台负责跨境业务。

小李早早通过各种渠道辗转了解到,最近这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可能会讨论跨境进口电商政策走向,他从当天上午就开始焦灼不安,各方“消息灵通人士”给他“吹风”,都让他感觉非常悲观,直到最终迎来了“利好”。

“有点出乎意料,”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说,“我拉了几个关系要好的同行组群,聊了好久。”

与他的焦虑相比,背靠大平台的一家大型跨境电商企业的副总经理小明(化名)表示自己心情已经“皮实”了,不过并未达到预期。

过去一年,这两家规模不同的典型的企业人士,经历了多次(超过三次)以商务部牵头的多部委联合调研,作为代表谈感受,与监管方做沟通。

小明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从行业角度来看,希望有一整套的制度安排,也希望商务部能够会同相关部委尽快给出细则。“否则,又是一年的续命,”她说,“行业始终觉得有颗心悬着不落地”。

但徐平对第一财经记者说,虽然政策只是延续一年,但自己的心情和去年4月8日前后已经完全不同了,这对行业是一个大利好。她的感受是,现在各个政府部门已经开始意识到跨境进口电商对于就业、消费和经济转型升级的推动作用,只是提议的路径并不相同,而且态度更为审慎。

作为行业最早探路人,她认为,目前还没有到出台一整套完整体系化政策的时候,因为时机不成熟,如果单纯只制定跨境进口电商的政策,对现有的同类出口平台,又会带来不公平的冲击。

她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说,过去一年,自己所在园区整体不错,这得益于规模大,也得益于包括网易考拉、小红书、京东、唯品会等大平台集中带来的抗风险能力。

一方面,像小红书这样的企业,在新政之后反而更有信心地备货布局,达到了3倍增值;但另一方面,更多小微企业由于抗风险能力差,不像大企业有资金支持,受到的冲击较大,大幅收缩,数量锐减,份额占得少了。

而多位业内的投资人也对第一财经表示,与之前行业热火朝天融资的状况不同,过去一年,他们对于类似的项目较为谨慎,大多处于观望态度。

2016年3月底,以“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为初衷,财政部、海关总署、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发文,确定自2016年4月8日起,中国将实施跨境电子商务零售(企业对消费者,即B2C)进口税收政策,并同步调整行邮税政策。但企业经营范围的正面清单,却在4月7日21时左右才正式公布。此后,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全行业一度面临“熔断式”的严峻考验。

之后,经过多方协商,经国务院批准,2016年5月11日起,我国对跨境电商零售进口有关监管要求给予一年的过渡期,即继续按照试点模式进行监管,对天津、上海、杭州、宁波、郑州、广州、深圳、重庆、福州、平潭等10个试点城市经营的网购保税商品“一线”进区时暂不核验通关单,暂不执行化妆品、婴幼儿配方奶粉、医疗器械、特殊食品(包括保健食品、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等)的首次进口许可批件、注册或备案要求;对所有地区的直购模式也暂不执行上述商品的首次进口许可批件、注册或备案要求。

天猫国际副总经理邢悦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跨境电商是创新行业,过渡期给予行业发展以时间,以沉淀更好的制度安排。此前,天猫国际在过渡期已经发展了溯源模式,品质可控。“我们也希望相关部委尽快出台政策解读和细则。”邢悦说。

龙永图力挺跨境电商制定“中国规则”

徐平和她的同行们在实践中暂时遭遇到了一些政策上的起伏,未来一年还将继续摸索和努力。而站在更高视角的龙永图,结合了自己的国际谈判经验和全球动向,给予这些企业以强大的信心。

作为一个曾经把绝大多数时间和精力用在钻研欧美制定的国际贸易规则,试图用专业和诚恳态度与国外同僚据理力争并达成共赢的人,他动情地说道,“我这一代人的‘中国梦’之一,就是单纯从WTO制度的执行者,成为新一代国际规则的制定者。”

而跨境电子商务正是他所看好的一个建立“中国声音”的方式。他认为,电商已经成为国际贸易非常重要的一种业态,然而目前尚未有相关的国际规则。中国理应凭借在该领域的先发优势,成为国际电子商务(或“E国际贸易”)标准和规则的制定者,这是中国参与全球治理的重要领域之一。

龙永图回顾了全球电子商务规则体系的历史。曾经,WTO内部各成员方分歧过大,导致多年停滞不前。之后,美国力推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中包含的跨境电商初设体系,在他眼里,显得相当有分量,“不过,(TPP)被他们自己推翻了”。

他介绍说,中美由于发展阶段不同,对于数字化规则的制定侧重点不同,中国货物贸易占优势,强调以此为基础;而美方则服务贸易主导,强调数字趋势,希望包括软件、游戏、音乐等产品完全免税,进行自由贸易。

他建议,新阶段,应该将跨境电子商务的业务做扎实做上规模,再慢慢理顺业务流和监管模式,最终将这些中国经验形成中国模式,并向国际组织提交方案。而在过程中,应该加强政府和企业之间的沟通、政府各部门之间的协调合作,以及中国企业彼此之间良性竞争合作。最终,主动向国际相关组织密切沟通,争取形成国际贸易新规则。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9月21日发布的《下一代贸易:E国际贸易》报告,也援引数据支持这一观点:中国网民人数在全世界居于第一位,相当于美国和印度网民的总和;2016年,全球电子商务零售市场的规模是1.9万亿美元(约合12.5万亿元人民币),中国网络零售额达到0.8万亿美元。

龙永图的话,更加强了徐平下一步的信心。

经过6~7年的探索,徐平所在的平台,已经探索出一整套依靠技术对新生业态跨境进口电商的监管体系,并有自信,未来能够升级现有的国际贸易监管方式。通过翔实的数据和逻辑,她向与会者和第一财经记者详细论证了如何解决政府监管碎片化包裹、税收流失盲点和冲击本地产业的问题;如何解决企业交易、物流成本高,通关不便利等问题;又如何解决消费者维权成本高和维权周期长的问题。

会议一结束,她迅速与团队成员坐在一起,商量完善这一技术流程。经过未来几天的修正,9月25日中午,她便要从北京飞赴日内瓦,在全球多边贸易规则制定者——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总部,推介这套经过实践检验的“中国经验”。

关键词:跨境电商 中国规则 国务院 李克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