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首页  >  互联网  >  互联网要闻

桨声回荡的“互联网”

2019-01-11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人民邮电报  作者:冯雅令

微山湖是一个浸染自然风光的湖泊,也是一个偏远而独立的水乡。二十年前,当地渔人还无不为之叹惋自卑“交通不便,信息闭塞,近乎与世隔离。”

1988年夏,我到南阳岛采访正在水下进行电缆施工的工程队。南阳岛实际上是古运河的一个百年老码头,因涨水淹没成了漂浮在北部湖面的孤岛。岛上依然保持了百年商业之盛景,不足两庹的街道上,拥满百家商店、饭店、旅店、戏院……黝黑的老瓦、油椽、门板、窗棂、柜台无不浸透着岁月的凝重。青色瓦脊上的茅草,马头墙壁的漏痕,街面平滑的石板,似乎都在述说着一个关于封闭的故事。

20世纪80年代,岛上有个7人邮电支局,1名营业员、2名话务员、1名机线员、1名转运员、1名投递员、1名支局长。转运员专门负责开船接送大宗邮件,其他地方没有这种支局级转运。岛上一共63部磁石电话,传输线路是两条八线担杆路和部分水下电缆。水下电缆经常被过往的大船剐断,造成全岛电话中断。为彻底解决岛上的通信问题,开始埋设水下铠装电缆。施工队在300米宽的大河口和沼泽地施工,筑起围堰,抽干中水,掏挖2米深的淤泥,埋下铠装400对电缆800米。在淤泥中干活非常累,会干的顺泥巴黏劲儿一锨能翻向2米的围堰,不会干的翻一锨就憋出满头汗。那年月工程量大,难度高,环境苦,大白天蚊子也能把人咬出浑身的血包。自从开通电缆传输,岛上就有私人电话,之前,只有单位才能打电话,居民靠书信。1998年,南阳岛开通了程控电话,岛上通信传输采用了多路径段架空飞缆,基本上解决了通信时好时坏的问题。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1997年,微山县驻地开通ADSL上网业务;2000年,“户线工程”使得ADSL普及到户;2002年年底建成了环湖光纤网,2003年湖上南阳岛、微山岛、高楼乡相继开通电缆上网业务;2006年,最偏远的永胜渔村一次装宽带167部,建成湖上第一个“宽带村”,这是依靠围堰、水上飞线、竹竿架设的水乡电缆网。

2012年,山东联通济宁市微山县分公司立足湖区,务实创新,大刀阔斧,在广袤的湖区展开了“光进铜退”工程。苦战一年,光纤网覆盖2个街道,12个乡镇,540多个渔村。这一年,岛上拥有了第一家网吧,岛上居民第一次感受到光网世界。那年冬天,我再进南阳岛,岛上大兴土木,改造运河老码头,架桥修堤,兴建仿古建筑、楼台亭阁。

“有了互联网,百年古镇也就获得新生。上网一搜‘南阳古镇’,立刻能看到我们的一切旅游景点、渔业副业、民居风俗,旅游业成了脱贫主业。”古镇管理中心负责人又指着老街说:“这些古钱庄、商行、渔行的恢复,都是来自上网引导信息,也迎来了专家考察和参观。那边的乾隆御饼、松花蛋、盐鸭蛋,也是上网后才挖掘出的旅游产品。”

2016年深秋,我登上南部的微山岛,这里更是宽带的天下。无论是码头上的几十家商店、饭店、旅店,还是岛上偏远的渔家,几乎都装了宽带。在杨村走进一户中年渔家时,中年汉子兴致勃勃地介绍:“现在不仅有联通光纤宽带,俺两口子都有4G手机,家里看的是IPTV网络电视。上网卖鱼已成每天必做的事情,网上接订单、验货、结算,又快又省力,还不用考虑欠款问题。”

2017年7月,我乘船到微西渔村,渔民小马拿出一张名片给我,“这是我的名片,也是因为有了互联网,咱们才敢成立一个合作社。要不,没有丰富和准确信息,谁敢收购活鱼、活虾、活蟹?有了网络就不愁,一年脱贫,三年致富。”他一边开船,一边指着围堰的网箱说:“这是我的200亩蟹塘,一年下来少说能挣20多万元。”说着来到小马的家船。这是建有六间房的大型船舶,船屋装有空调、宽带、网络电视。他的父母忙着收购对虾,小马指着一盆大虾说:“这就是从网上引进的南美对虾,产量高,品种好,市场前景喜人。每天上午能送走一两千斤。收完虾,下午去江苏徐州联系生意,我的车子停在码头上。”

返回时,小马顺道开船送我们到码头。在船上小马一边用4G与徐州客商联系,一边通过4G视频介绍:“你看看这就是俺微山湖,养殖大闸蟹的水域,A级水质,自然风光,看看这里美不美……”一路上,摩托艇乘风破浪,浪花飞成燕翅,他不断地跟徐州客商视频通话,然后对我说:“联通4G已经够好了,5G来了该是个啥样子呀?”登上码头,我们道别,小马开上自己的轿车,沿着大堤去了徐州方向……

离开湖区时,天色已晚,水乡静谧,不时传来鸭鸣嘎嘎。深蓝色的波光里,隐约传出哒哒机船声,掺和着乃的桨声,更引申出一种诗意。丝网在暮色里银光闪闪,芦苇带着秋黄的富色,托起一条条飞去的光缆,一种情感油然而生。联通的飞线、网络和联通人的身影,忠实陪伴着美丽而幽静的湖,伴她从闭塞走向通达,从贫穷走上繁荣,从弱小走向强盛。

关键词:互联网 宽带 铠装电缆 围堰 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