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访谈  >  趋势对话

趋势对话:信息消费时代,运营商转型之路在何方?

2014-12-08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  作者:

东软这几年一直在这个领域深耕,我们更多的是把数据所带来的一些信息展现给无论是销售方、生产方,服务其决策,以前谈的很多的是“决策支持系统”。只是现在我们把big data 作为一种服务,亦或做一种引诱性的业务出现的时候,我觉得这个对于很多传统国有性的企业来讲,这个红线大家都是模糊的。假设现在三大运营商没有这个红线,我坚信它一定能比现在所有互联网企业做的都好,因为无论是从能力上,还是资源掌握都不是一个量级的。

还有一个是关于数据的质量问题。我们都知道,数据加载在数据仓库的时候要清洗、归类等等。这些数据,它的真实的成分,或者说它具有说服力的成分有多少呢?这是一个很值得商榷的问题。很多互联网企业在做这种类似的工作的时候,是一种交易,这是传统的电信企业没法去做的一种事情,那在data变成service的时候,能产生什么样的收益,这里面有很多的法律法规是缺位的。

现在有很多的应用,不论你同不同意都会调用你手机里的信息。在虚拟世界里,我们看比比皆是的到处是手。我记得我刚进运营商的时候,第一堂培训课是严格的保密。我个人认为,在数据泛滥的今天,有价值的数据真的不多。一个消费者在使用产生数据的时候可能会有数据恐怖,这是因为你不太愿意你的数据堂而皇之的摆在网上,那么谁来保护?我认为这是运营商可以大有作为的空间。

运营商要关注它在技术层面的布置和实施,但千万不要乱了阵脚。互联网的忧郁症,对于真正有实力的企业,我认为不用有任何忧郁,过度忧郁是杞人忧天。但是,不能坐视不管,社会的消费主体变了,所以你要去迎合消费主体,用他们的语言,否则你生产出来的东西就不行了,这是需要迎头赶上的一点。其他历史已经证明是财富的,我们不为历史所累可也不能轻易的乱了阵脚。

网络安全是信息消费的保障

主持人:随着网络的开放和业务的丰富,信息安全问题越来越受到关注信息安全处于什么样的阶段?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或者思路?

唐雄燕:安全是一个永恒的话题,越开放安全问题越多。就通信来说,过去我们的通信相对比较简单,就是提供话音业务,相对来说是一个封闭的体系,安全在运营商可控的一个范围之内。后来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它有一个特点就是开放,安全问题就突出了。互联网成为我们生活中越来越重要的一部分,不仅是娱乐,跟我们的生产生活息息相关,安全问题又从虚拟的世界延伸到现实的世界了,许多网上行为和现实是相关的,且互联网是跨国界的,对于国家的安全也会带来很大的问题,所以我国现在特别重视国家安全问题,习总书记亲自牵头来抓这个问题。

解决这个问题不是那么简单,只要开放就肯定会有安全问题的存在。解决安全问题不外乎两个,一个是技术的手段,一个是法律的手段。技术的手段来说,要防止网络的攻击,一方面要强化我们网络的抗攻击的能力。第二点要想办法在技术上消除不良信息的影响,将用户不需要的垃圾信息、不良信息去除;第三点就是在技术上防止信息的泄露,杜绝将个人的隐私信息呈现在网络上。所以这些在技术手段上有很多工作要做。现在无论是运营商还是互联网服务商都在这方面下功夫,也都在做很多的工作来增强网络信息的安全。

除了技术手段之外,还非常需要加强法律的安全,虚拟的世界和现实的世界已经很紧密的结合在一起了,一定要采取一些法律的手段来杜绝这些安全的问题,使得不敢去做或者做了要付出非常大的代价。这方面的法律现在相对来说比较滞后,网络和信息安全方面的立法要加快推进,因为你只有为用户创造满意的信息消费环境,才能促进信息消费。网络安全对于整个信息消费起到一个重要的保障作用。

刘宁宁:信息安全从现在来讲,还处于一个初级的阶段。我之前做过调研,绝大多数非专业人士对智能手机的安全性没有概念。我当时有一个偏激的结论:互联网没有安全,这个结论在我前几年公开的演讲里面,被有关专家强烈的质疑和争论过,今年使我欣慰的是世界上最大的、最优秀的科技公司苹果出了“艳照门”事件,给了我一个特别好的论据来支持我的这个观点,当时那两个专家主动给我打电话说他们认同我的观点。

我想呼吁,信息安全无小事,尤其现在在习总书记的领导下,国家将信息安全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这是特别好的一个动向。但是我认为在立法的过程中,还是不接地气,真正跟老百姓自身利益相关的一些信息,管理很缺位。

关键词:信息消费 东软 转型 互联网化 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