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信息产业网   中国信息产业网

移动阅读  >  信息化

杰里米·里夫金:共享经济与第三次工业革命

2014-12-10  来源:中国能源报  作者:解树江

解树江:您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一书在中国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力。现在,您的新作《零边际成本社会》又公开出版了,我注意到,这本书的中文译名是《零成本社会》,这和您的本意是不相符的。

里夫金:这是出版商犯下的一个小错误,漏印了“边际”。出错的书会在两周之内被回收,并重新上架。有趣的是,就像那些因为印刷错误而大幅升值的邮票一样,您现在拿到的这本书很可能会是绝版,它或许会为您带来额外的价值。

解树江:《零边际成本社会》中是否深化或否定了《第三次工业革命》中的某些观点?

里夫金:《零边际成本社会》的重要性远超《第三次工业革命》,前者全面强化和完善了后者提出的观点。《第三次工业革命》只是简单地为新时代画了一幅素描,《零边际成本社会》则非常细致地描述了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演进过程和即将出现的变革。

解树江:您认为,到2050年,协同共享很可能在全球范围内成为主导性的经济体制,并断言协同主义的时代即将到来。我的问题是,协同主义和共产主义之间是否具有某种相似性?

里夫金:我认为协同共享的经济模式兼具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特点,它是二者精华的有机融合。以互联网为基础的物联网正在让全球数十亿人以近乎零边际成本的方式制作并分享音乐、视频、新闻、电子书乃至汽车、住房等。在这个过程中,每一个人既是生产者,也是消费者。而以更低的成本生产正是资本主义的商业传统,但在更宏观的层面,这种经济体系又与资本主义有所不同。

按照亚当·斯密的理论,商人总是在追逐私利而对公共利益漠不关心,但他们在追求个人利益的过程中也促成了社会整体的发展和富足,这是资本主义的理论框架。但当前社会的企业精神已与亚当·斯密的定义有很大出入。年轻的一代是社会学意义上的企业家、商人,他们坚信个人获得最大化回报的途径是协作共享、为公众和社区提供服务,而这正是共产主义精神的体现。

解树江:您刚才提到物联网,请您进一步阐释一下这个概念的内涵,它又将如何在所谓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中发挥作用?

里夫金:问答这个问题必须触及历史。已经完成的两次工业革命和正在进行的第三次工业革命,都曾经或正在剧烈改变人类的社会和经济结构,而这些重大变革都是三大因素交互作用的结果:通信、能源和物流。

第一次工业革命促成了蒸汽机动力印刷、煤炭和火车的大范围使用,社会结构产生巨变,英国因此成为世界霸主。第二次工业革命以更先进的技术将通信与能源粘合起来,人们开始用集中的电力、电话、无线电和电视去管理更复杂的石油管道网、汽车路网,美国借此成为世界一流强国。现在,中国和德国成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主战场,无处不在的通信网络正在与发展初期的可再生能源互联网、处于萌芽状态的自动化物流和交通运输网络相连接,这三个网络融为一体,称之为物联网。

无论规模大小,未来的生产者和消费者都将与物联网相连接,并使用大数据大幅提高工作效率和生产力,减少能源和其他资源的使用,进而在现实世界中将许多实物生产的边际成本降低至接近零,从而不再受到市场力量的约束。

这样的变革已在发生。我们看到数以亿计的人在利用阿里巴巴、谷歌、推特等互联网企业创造的平台制作、分享和消费各式各样的互联网产品。过去,我们总是认为物理世界和互联网世界之间有一道防火墙,物联网将突破这层藩篱,让零边际成本成为普遍现象。

中国有很好的条件去主动迎接第三次工业革命。因为数字化能源互联网的存在,中小型企业乃至个人都可以成为电力的生产者。届时全国小型电力生产商可提供的电量将超越核电、火电厂的发电量,只需要做好能源互联网的建设和储能,以发达能源互联网为基础生产的新能源电力边际成本基本为零,后续生产的电力都将免费。

 
 
中国信息产业网 中国信息产业网   中国信息产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