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首页  >  移动互联网  >  移动互联网要闻

巨兽阿里折戟手游市场:反复试错终放弃

2014-11-19  来源:腾讯科技  作者:

对阿里游戏的员工来说,现在正是最难熬的一周:周一上午,阿里数娱总裁刘春宁对内低调宣布放弃手游业务,转型TV游戏和家庭娱乐;周二,阿里数娱总监、负责海外产品的朴舜优(Tony Park)即将离职的消息也在员工中不胫而走;随即又有一批员工开始申请转岗到阿里其他事业群,显然,这个曾经被游戏行业视为巨兽般的新来者并未能承载当初阿里集团给予的厚望。

从年初以颠覆性的7:2:1分成模式高调入场手游行业搅局以来,阿里巴巴试水游戏行业已近一年。与最开始的热闹高调相比,现在阿里游戏可谓前路迷茫——目前国内的TV游戏和家庭娱乐市场尚未成熟,甚至连盈利模式都还在摸索之中。

据了解,从披露手机游戏平台战略以来,阿里游戏历经了构建渠道、转型发行、定制开发等一系列尝试,但是均未取得理想结果。除了上个月阿里来往旗下手游“疯狂来往”发生泄露用户隐私事件引发关注外,罕少听见阿里游戏相关的消息。

阿里游戏内部人士透露,阿里游戏在手游业务上的窘境除了与相关业务人员能力不足和定位反复有关外,还与阿里巴巴集团内部其他业务线的配合不足有直接关系。

记者曾就阿里游戏相关问题邮件问询阿里公关部,但对方仅回应“不予置评”。

渠道定位受挫

今年1月8日,阿里巴巴首次披露手机游戏平台战略,采取7:2:1的分成模式,游戏开发者获得70%收益,正式进军游戏产业。

根据阿里巴巴最初的规划,定位于游戏分发的阿里巴巴手游平台将把集团旗下手机淘宝、阿里云、支付宝和账户体系等移动APP资源整合,打造手游的分发渠道。

1月26日,阿里手游平台连发三款游戏,均为市场流行的休闲类小游戏,其中手机淘宝推出消除类手游名为《疯狂的玩具》,来往推出的两款游戏则分别命名为《啪啪啪》和《啵啵啵》。

作为样板般的主打产品,《疯狂的玩具》获得了月活跃用户数以亿计级别的手机淘宝的支持,如此推广资源堪称“土豪”,但是,这款游戏最终在百度日搜索不到100次,下载量不过50万次,让业内对阿里游戏的分发能力开始产生怀疑。

在阿里游戏亮相初期,还数次获得多款手游“联合首发”的机会,但是随着阿里游戏分发真实能力的曝光,几乎主流CP均对阿里游戏失去了兴趣。

对游戏开发商而言,再高的分成比例在一个无法带来下载量的游戏平台上也只是画出来的一张大饼,并无实际意义。如今手机淘宝“我的淘宝”页面的“游戏中心”已不见影踪,而来往内置的游戏也只剩《啪啪啪》一款。

一位游戏CP(内容开发商)向腾讯科技透露,阿里游戏拥有的资源本质上就是一个阿里旗下各个APP的广告位排期表,这些资源并不足以支撑阿里游戏成为一个强大的游戏渠道,尤其在阿里数娱旗下没有一款超级APP的情况下,很难获得稳定的流量支持。尽管可以从其他APP处获得一些推荐位,但这并不能改变阿里游戏渠道业务缺乏造血能力的事实。

发行业务疲软

在认识到渠道战略受挫后,阿里游戏并未坚持,随即开始整体转向手机游戏代理发行业务,不在坚守渠道商角色,但是这条发行之路同样充满很难一蹴而就。

4月,阿里游戏宣布独代韩国手游《突突三国》,计划5月在中国市场上架,但迟迟不见踪影,在与阿里达成合作后6个月,其开发商韩国知名游戏研发公司PatiGames在10月中旬单方面提出解约,有分析认为,PatiGames与阿里解约正是由于阿里游戏迟迟未能将这款游戏推向市场。

7月,阿里游戏签下《暖暖环游世界》国内安卓版的独家代理权(iOS版由猎豹移动代理),随后,这款游戏iOS获利颇丰,而安卓版却表现平平,一位曾经参与相关业务的知情人士向腾讯科技透露,阿里游戏在游戏发行上经验缺乏,以至于猎豹曾试图从阿里游戏手中收购安卓版代理权。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阿里游戏在代理游戏上的表现同样不尽如人意,包括《愤怒的小鸟思戴拉》(安卓版)等一系列代理游戏的市场表现均为一般。以至于尽管阿里游戏能够提供较高的代理金额,但很少有优秀游戏愿意与其合作。

阿里游戏内部人士向腾讯科技表示,这些问题与市场已有渠道不愿见到阿里游戏壮大有直接关系,因为曾经试图以渠道商的身份搅局手游行业,且推出了较低的分成比例,所以大部分渠道对阿里均持敌视态度,对阿里代理的游戏“放量”不足。

深陷泥潭的阿里游戏

据了解,阿里游戏构建渠道的做法是整合集团旗下多个入口,建立统一发行渠道,这种做法并不鲜见,在BAT三巨头中,百度和腾讯采用了同样的方法:百度将百度多酷游戏业务和百度91无线游戏业务整合组成“百度移动游戏”团队;腾讯整合7个用户平台,推出应用宝,成为腾讯的流量集中分发平台。

与之相比,旗下拥有手机淘宝、阿里云、支付宝和账户体系等移动APP,还有微博、陌陌以及UC 九游等阿里系优质资源的阿里巴巴并不落败。但是在电商帝国阿里巴巴,游戏部门相对边缘,加之其隶属于阿里巴巴数字娱乐事业群旗下,要整合集团旗下其他应用,调配资源无疑难上加难。

一位开发者对腾讯科技表示,在手游市场已近成熟的情况下,阿里巴巴无论从渠道还是发行入手都很难迅速打开局面,肯定需要时间的积累。

但阿里游戏宣布放弃手游业务后,这意味着整个阿里游戏团队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完成了从渠道到发行,发行到放弃的三次转型,彻底放弃了之前的合作伙伴。

这种寻找尚未成熟的市场提前布局或许思路正确,但这种快刀斩乱麻的做法却很难获得开发者们的信任。上述开发者在谈到阿里游戏新方向时,称现在阿里游戏的表现过于急功近利,所以会担心几个月后会不会再次调整方向。

除了开发者,阿里游戏还需要担心的另外一个问题是人才的获取问题,由于此前在手游业务上一直没有突破,且不断调整试错缺乏耐心,所以阿里游戏成立之初挖来的手游人才已经离职了多半,而如何吸引优秀员工来将是阿里游戏转型后的第一个考验。

关键词:阿里 手游 开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