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首页  >  移动互联网  >  移动互联网要闻

网约车新政过渡期结束 平台加码B2C业务应对叫车难

2017-04-2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王峰

拥有北京牌照的司机曹伟,这几天开始在滴滴平台接单了。早就注册了滴滴司机的他之所以现在才接单,是因为4月1日后滴滴平台不再给非京牌车辆派单,这对于京牌车司机来说是巨大优势。

不过,如果按照北京市网约车细则规定的标准,曹伟仍然不符合要求,因为他本人并非北京户籍。之所以还能够接单,是因为北京市网约车新政2016年12月21日出台后,留了5个月的过渡期,也就是还有差不多1个月的过渡时间。

“听说现在不符合标准的车辆、司机已经没法在平台注册了,只有以前注册的司机还能接单。”曹伟说。他心里也清楚,等到过渡期结束,自己可能也接不了单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主要城市中,武汉、天津等地网约车新政未设过渡期,目前已施行;上海、杭州、宁波等地的网约车新政规定的过渡期则已结束。

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近日发布的《中国法治政府发展报告(2016)》指出,个别城市网约车新政并未得到严格执行,从侧面反映出这一规定过于严苛,一旦严格执行必将导致网约车数量急剧减少。如此一来,城市居民将重新面对“打车难”、“打车贵”。

网约车平台向B2C转型

“春节以后,社会兼职的网约车数量‘塌方式’减少,我估计约有一半不再接单。”南京卓讯汽车租赁公司(下称卓讯公司)副总经理殷浩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卓讯公司是南京市最大的网约车车辆与驾驶员运营公司,拥有400多辆自营车辆,南京市网约车新政将在7月结束过渡期。

网约车新政的高门槛直接导致了网约车运力减少,这一影响对乘客和网约车司机带来“双输”,一方面乘客感觉车越来越难叫,另一方面司机空驶距离拉长、收入减少。

也许是作为应对,4月10日,北京滴滴快车业务将引入“分时计价”模式和新计费标准,起步价从此前的10元涨至13元,里程费下调0.2元/公里。

滴滴方面表示,此次价格调整后,日间10点至17点快车的整体平均价格略降,尤其中、长途订单在该时段价格下降较为明显;而在早晚和夜间高峰期,通过价格杠杆提升运力,进一步疏导非刚性需求到非高峰时段,打车成功率将得到提高。

“目前公司的司机已经开始置换符合标准的车型,也有很多司机还在观望,寻找合适的车型,估计在过渡期结束前一个月时间会迎来车辆置换高峰。”殷浩说。

殷浩介绍,卓讯公司近期举行了专场招聘,仅仅几天报名者已超千人。无独有偶,武汉、西安、广州等地的汽车租赁公司近日也在进行大规模招聘,有公司的招聘规模动辄在百人以上。

武汉市一家大型汽车租赁公司也在3月底举行了招聘,招聘目标为一千人。4月1日,武汉市网约车新政印发,且未设过渡期,于4月15日生效施行。

“这是因为兼职车主集中退出后,亟需补充网约车市场运力,同时做大规模,在以后的竞争中占据市场优势。”殷浩说。

“政府部门对网约车的定位很清晰,认为是公共交通的补充,各个城市结合自身情况出台了新政,事实上结束了过去网约车市场跑马圈地的不规范发展,以往通过补贴刺激的虚假出行需求也将恢复正常。”罗兰贝格高级合伙人张君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生张爱萍认为,借助网约车的技术优势,多层次地协调布局新业态,其实有助于更好地发展公共交通。

张爱萍认为,在公共交通体系完善和巡游车数量不足的地区,可以积极推广专车和快车等产品,为乘客提供个性化出行服务。在公共交通体系不完善和巡游车数量充足的地区,应重点发展专车和顺风车,补充公共交通服务的不足,提供高端个性化出行服务。在公共交通体系不完善和巡游车数量较少的地区,政府可以通过支持快车、顺风车服务,补充公共交通服务的不足,并避免给黑车留下东山再起的空间。

地方网约车政策并未严格执行

4月13日,一名杭州市的网约车司机拒绝了记者前往杭州火车东站的订单,“我还没有申领网约车资格证,害怕在火车站被处罚”,他向记者解释。杭州市网约车新政已经施行,且过渡期已经结束。

这意味着,地方政府严苛的网约车政策并未严格执行。

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28日,有19个地市出台网约车细则,但只有上海、重庆、广州是地方政府规章形式,其他只是规范性文件形式。

《报告》认为,依照《行政处罚法》规定,一般规范性文件不得设定任何行政处罚的措施,“因此,即使交通管理部门发现有违反行政规定提供网约车服务的行为,也不得作出任何行政处罚。”

但各地网约车新政普遍设立了“罚则”,比如北京市规定未取得经营许可,擅自从事或者变相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的,由市、区交通执法机构按照《无照经营查处取缔办法》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等相关规定依法查处。

业内人士认为,地方细则尽管严苛,但毕竟代表着符合规定的网约车运营合法。一个反证是,两名西安市的顺风车车主告诉记者,清明假期期间,他们在接“顺风单”时被当地路政部门查获,被以非法营运处罚,其中一人被罚款一万元,另一个要求匿名的顺风车主则告诉记者,他被未出示证件但着路政工作服的人员要求缴纳五千元后“私了”。

西安市网约车新政正在征求意见,尚未施行。西安市出租汽车管理处网站消息称,今年3月,该处也查处了一起利用滴滴软件从事非法营运的案件。

而近期公开报道的青岛市一起案例中,一名顺风车主在接单后被乘客要求取消订单绕过平台交易,并在现金结算后被查获处罚。

这意味着,地方网约车政策即使短期内不被严格执行,但仍是悬在不合规车主头上的利剑。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现在网约车规定都是暂行的,随着“互联网 ”的发展、新旧产业的交融发展,更高位阶、更加稳定的法律法规也许会出台。

关键词:网约车 过渡期 平台 监管 B2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