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首页  >  移动互联网  >  移动互联网图片新闻

共享单车二线阵营寒冬:不卖身怎么活?

2017-07-04  来源:腾讯科技  作者:李儒超

2017年6月29日14点,由你单车CEO金吉晖再次与投资方摩拜坐在了谈判桌前。

几天前,一则摩拜单车将收购由你单车的传闻不胫而走。虽然人人皆知“寒冬”将至,但此时距离共享单车领域第一桩倒闭案方才两周。

更让人在意的是,与拿下“第一滴血”、但投放量仅数千量级的悟空单车不同,由你单车的投放量近30万;更何况,收购方还是共享单车两巨头之一的摩拜。

一切来得太快。人们开始感叹。

然而,这一消息还未充分发酵,就随即被摩拜单车CEO王晓峰否认。在他发给媒体的回应中,不仅对消息进行了否认,甚至义正言辞的直指,“目前没有收购其它单车的计划”。只是,数小时后,在摩拜官方回应中,这句话却被悄然删除。

互联网圈传闻可能就愈逼近真实。没有人知道,这次会怎样。

如果说1991年出生的戴威代表了共享单车的“中国速度”,1995年12月出生、仍在中国人民大学就读大四的金吉晖,可能是前者最好的诠释。

  由你单车CEO金吉晖

在去年10月由母校进入战场后,金吉晖执掌的由你单车迅速开始校园市场扩张。这期间,由于拿过摩拜的钱,由你单车一度被认为是摩拜的校园子品牌。

但到今年4月,在宣布获得1亿美元A轮融资的同时,由你单车却突然宣布进驻城市市场。截至目前,由你单车95%的投放量都来自城市,校园市场仅保有5%的比例。

这一发展进程,与ofo如出一辙;不同的是,由你将ofo两年多的摸索期,缩短到了短短半年。

但这仍然不是一个值得夸耀的功绩。在由你开疆辟土的半年多里,摩拜与ofo早已完成了对全国共享单车市场近乎垄断性的占领。作为后来者,由你所要面对的挑战也早已无法与ofo当年同日而语。

而此时,由你已经褪去了“摩拜校园子品牌”的光环。不管这是否出自摩拜方面的本意,但由你确实已经在城市市场与摩拜同台竞技。

不过,在金吉晖看来,由你并没有与摩拜形成竞争,因为由你押金更低、价格更便宜,“两个纸杯都用来装水,长得差不多,一个1块、一个9毛,消费者肯定会出于本能选择9毛的”。

价格战,对于由你并不陌生。早在进入城市市场之前,由你就已经多次使用低押金、免费骑的激进手段进行促销,试图靠补贴杀出一条血路;进入城市市场后,其59元的押金依旧是除芝麻信用免押金政策之外,最低的押金价格。

这正是由你极力对外“贩卖”的新定位-----摩拜继续“高大上”,由你“低到尘埃”,与同样低成本低价的ofo正面竞争。

只是,哪怕是金吉晖口中“高大上”的摩拜,近期也开始了免费月卡的促销——骑摩拜,也不要钱了。

但金吉晖依旧难掩与摩拜进一步“合作”的渴望。

“在共享单车领域,未来只可能一家独大”,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金吉晖的语气出乎意料的轻快;他很清楚自己正在做什么。

毕竟,与同样开打价格战的同行相比,由你太过幸运:它并不需要将自己的定位卖予每一个用户,只要能卖给自己的股东摩拜,就能活下去。

这是一种近乎无奈却又是当前形势下最为正确的方式。

更多的厂商则需要直面淋漓的鲜血。

在北京,智享单车算是一家元老级厂商。早在去年9月,智享单车就以回收旧车再喷装投放的形式迈入共享单车领域。彼时,北京的共享单车市场刚刚起步,ofo还在校园,摩拜也刚从上海移师而来,智享单车就通过与政府、街道合作,从海淀发家了。

但很可惜,先发并未成为优势。随着ofo与摩拜逐渐上量,智享单车的蛋糕也越来越小。

“北京这种一线城市对我们来说,因为是大本营,会作为一个据点保留”,智享单车COO杨海峰坦言,这种据点的目的,在当前而言,也仅仅只在于“宣传”罢了。

留给第三者的机会已经很小,这是多家厂商的共识。

在杨海峰看来,一二线城市,尤其一线,ofo、摩拜投得都非常多。在这已经几近成型的市场态势下,再想强势挤入,必须得有超出常规的某一方面实力,否则完全不可能弯道超车。

“我们本身也不是以量来取胜,在这上面我们是不占优势的,资金上我们肯定也不占优势”。杨海峰说。

然而没有量,甚至连最基本的入场券都拿不到。截至目前,智享单车在北京的总量尚未超过5万辆,这个数字并不能让人感到一丝乐观。

这也同样是诸多中小厂商需要面临的难题。

一位负责共享单车市场推广的业内人士向腾讯科技表示,看到ofo请鹿晗代言自己特别着急,“但我们确实没有办法,我也会请代言,也会做楼宇广告、地铁广告,但推广过后,没车给用户骑,这推广有什么用?”

资本是第一道门槛。但对于绝大部分玩家,资本也是最后一道门槛。

每一个新入局、或依旧坚守的厂商都有着自己的信念。否则,摩拜、ofo的资本势能及随之而来的巨额投放量,就足以在精神上令其屈服。

“最近我们几个在单车公司干的朋友聚了个会,本来只是想唠唠嗑,聊到最后,变成了互相打听圈里的招聘信息”,一家共享单车公司员工向华(化名)说。

在他任职的公司里,原先风风火火的品牌同事,上周才办了离职手续;他没去问具体原因,但公司现身各类新闻APP的频率越来越少,让他也多少感到了一些异样。

“可这是年中,又赶上形势不好,明白又怎样,还是得继续干下去”,向华的眼神中充满无奈。

深有同感的还有在某共享单车企业负责供应链的汤雷(化名)。作为天津王庆坨曾经的常客,汤雷一度疲于与各家工厂谈判签合同。但现在,汤雷闲到上班时间开始打起王者荣耀,“那些迟疑要不要开新产线的小厂,已经倒了好几个;开了新产线的大厂,差不多已经不再愿意跟我们这样的小单玩了,我还有什么可谈的?”

行业的挤出效应越发严重,无论是供应链上的工厂,还是共享单车企业,都面临着新一轮激烈洗牌。

关键词:共享单车 二线 寒冬 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