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首页  >  移动互联网  >  移动互联网图片新闻

特写:共享单车第二梯队的生死之战

2017-08-02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作者:

在摩拜、ofo两强争霸全国征伐格局之下,众多饱受重压的共享单车后进入企业,如今有着怎样的焦虑、盘算及弯道超车之术?

▲作为上海市共享单车创业企业,Hellobike在上海市区却没有投放过一辆单车。

同样将身家押注在二线及以下城市的,还有2016年11月上线的Hellobike。

作为上海市共享单车创业企业,Hellobike在上海市区却没有投放过一辆单车。公司联合创始人、COO韩美常说的一句话是:最开始,我们确实没有拿到一手好牌,所以Hellobike要“农村包围城市”。

“我们也想把车放到投资人的家门口。”Hellobike早期投资人、磐谷创投互联网事业部执行合伙人李志超开玩笑说。据他回忆,Hellobike最初决定只做二三线城市时,创始人杨磊与投资人的压力都很大。想走与别人不同的路径,这件事本身就有挑战性。

Hellobike选择苏州作为第一个试点城市。韩美亲自去“打版”。样板城市很重要,要同政府沟通,要研究投放点,要关注到所有细节,因为只有把模型跑通,才能在其他城市快速复制。

韩美记得,当时每天凌晨两三点,她就与CEO杨磊等人一起,到投放点搬车,再把它们整齐地摆放成排。一切妥当了,她窝在车里入睡。就等天一亮,“小白车”出现在苏州街头,成功吸引市民的目光。

“只睡两三个小时,去宾馆开个房间浪费钱。”虽然身为COO,韩美身上却有着女性创业者的精打细算。她出差通常选择住如家、汉庭这种经济型连锁酒店,而且每次还要看哪家有折扣。

苏州只是初试,更大的考验来自第二个试点城市宁波。在宁波,单车铺出去的第一周,团队时刻盯着后台刷数据。如果单车利用率不高,就说明这条路走不通。李志超记得,前两周的运营数据,基本能验证方向可行,团队终于松了一口气。

优拜单车、酷骑单车也在下沉。优拜单车CEO余熠表示,虽然优拜并未放弃对一二线城市的布局,但当下在竞争激烈的一线城市火拼,并不是百分之百的有意义,而且部分一线城市的单车容量已经出现了饱和。优拜准备拓展三线城市及海外市场。海外进入城市已经选定,但目前不方便透露。

单车第二梯队中,目前只有小蓝单车坚持死磕一线城市。

小蓝单车CEO李刚曾表示,二三线城市永远无法证明你身处一个核心战场。自2016年11月在深圳首发之后,小蓝单车由南往北,一路进入广州、佛山、成都、南京、北京等6座城市,其中半数为一线城市。小蓝单车也由此迅速打开了知名度,以产品体验成为第二梯队的优等生。

小蓝单车某业务主管此前接受《财经天下》周刊记者采访时曾表示,一线城市对融资的影响还是挺大的;单车企业在一线城市站稳脚跟后,带着车辆和补贴下沉到三四线城市,或许要容易很多。

就像如今在大城市承受着巨大生存压力的年轻人们一样,有人选择咬牙坚持,哪怕继续过苦日子;有人则选择了逃离,去到二三线城市开辟新天地。

“玩法变了”

听闻小鸣单车的差异化战略,同方创投创始合伙人高鹏忍不住质疑其可行性:“如果他们(摩拜、ofo)大规模覆盖,你完全挡不住呀。”

2017年7月12日,小鸣单车CEO陈宇莹携电子围栏专利技术及城市下沉策略,登上了内蒙古卫视《创客中国》节目。节目中,她准备出让10%的股权,寻求B轮1亿元融资。高鹏是该节目创投导师之一。

高鹏掷出质疑后,另一位导师、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王岑赶紧帮忙解围:“摩拜第一主战场没打完,它应该不会在意三四线城市。”红杉资本是摩拜单车的投资方之一。

不只如此,陈宇莹带来的信息是,三四线城市的玩法变了,城市管理者的态度正在上升为新的变量。这恰是陈宇莹苦等的“机会点”。

优拜单车CEO余熠也说,小城市情况更加复杂,不是谁进来都可以的。

共享单车刚兴起时,一二线城市对这种新兴事物持开放态度,整个行业极速扩张,但由此也产生了一系列社会问题,让城市管理者头疼,比如过度投放和违规乱停。

上海市黄浦区城管局某领导曾同陈宇莹聊起他的苦衷:“交通部部长、上海市市长都说了,要支持共享单车的发展,我们不能不让投放,但外滩快被单车塞满了,怎么办?每天早上6点半,我们只能雇两辆拖车,把单车收走,还要找场地放车。你说这个钱谁出?后来,外滩划出单车禁区。”

据杭州本地媒体披露,截至2017年6月23日,杭州共享单车数量已达41.81万辆,但该城市需求照此前官方测算不到20万辆,杭州城管系统为搬移乱投放乱停放的单车,共投入财政经费22万余元,已对6家共享单车企业做出罚款、责令整改等行政处罚决定,罚款共计8110元。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财经天下》周刊记者,据他了解,北京暂扣单车数量一度达到5万台。有了前车之鉴,现在很多城市已经采取“准入制”,只有符合要求的企业才能进入;还有些城市采用类似公共自行车的招标方式,与进入企业签独家。这意味着,随便把车卸到路边,然后掀起价格战的策略,已经失灵了。

比如ofo进入济南市场时,两次被当地执法部门叫停;永安行在济南、淄博推广时,也遭遇相似待遇;今年2月,酷骑在烟台投放近千辆单车,因没有取得政府批准,被强制下架。6月初,摩拜进驻安徽六安时,曾被认为“运营方单车管理措施不配套、管理机制不完善、选址不科学”,惊动了城管部门。

近日南京发布的共享单车新规,要求单车使用带有车辆定位和智能通讯控制模块的智能锁,而且在投放前,企业要报备投放方案,内容包括运力投放规模、时间、地点以及线下服务保障措施等。

关键词:摩拜单车 共享单车 二线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