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首页  >  移动互联网  >  深度观察

吕新杰:共享经济缘何遭遇发展困境?

2017-11-09  来源:通信信息报  作者: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产业与规划研究所 吕新杰

最近一段时期来,共享经济的发展正在遭遇困境,共享经济的创业浪潮在经历了一年多的疯狂之后在迅速降温。网约车市场交易下滑,出行体验明显下降;共享单车领域除摩拜和ofo外,其他势力稍逊的共享单车公司在选择退出或合并,押金难退的传闻也在不断爆出;主推豪车共享的运营平台EZZY正式发布致用户公告,表示已终止平台服务,开展清算工作;乐电、小宝充电、泡泡充电、创电、放电科技、PP充电、河马充电等7家共享充电宝企业均已走到停止运营和项目清算阶段;罗振宇打造的得到APP和知识共享平台也被抨击为无法真正满足消费者对知识和技能的需求……我国的共享经济可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种状况呢?

真正意义上的共享经济缺乏

何谓共享经济?发展改革委等印发的《关于促进分享经济发展的指导性意见》指出,分享经济在现阶段主要表现为利用网络信息技术,通过互联网平台将分散资源进行优化配置,提高利用效率的新型经济形态。从这个概念来分析,分享经济首先强调的是对闲置资源的充分利用,也就是说,C2C或C2B的模式更符合共享经济发展的本意。而反观我国目前的共享经济发展:在网约车领域,滴滴在网约车新政的影响下,开始涉足重资产运营模式,通过自购车辆和专职司机来稳定司机队伍,神州专车和首汽约车都是自建运营队伍的网约车企业;在共享单车领域,摩拜和ofo为了迅速扩展市场和追求产品的标准化,也都是统一定制的共享单车,采用的是B2C的运营模式,直到城市的大街小巷车满为患,人们才意识到这些企业不是利用了闲置资源而是又制造了新的闲置资源;而共享马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宠物、共享冰箱、共享红酒等无一例外的都是B2C的运营模式。这些采用B2C模式运营的共享经济企业唯一的创新就是利用目前发达的ICT技术搭建起平台,使消费者能够随时随地接触到产品和服务,离开ICT技术和平台,与传统的出租车公司、自行车租赁公司、酒店等的经营模式并无太大差异。

分享经济并不是万能药,绝不是一切行业都可以蜂拥而上,都可以从中分一杯羹。通过新瓶装旧酒、不真正从消费者需求出发来解决由来已久的生产与生活痛点、只是依靠资本逐利冲动、短平快挣热钱的心理营造“繁荣假象”的共享经济创业企业必败无疑。

网络经济的特征决定了共享经济平台是大者恒大

网络经济具有“双边市场”的特点,即因为供需双方通过平台进行交易,一方参与者越多,另一方得到的收益就越大,两个群体相互吸引,相互促进,网络效应会进一步得到放大,有了这种内生动力,置身其中的平台企业就可以较快地成长为“独角兽”甚至于获得“至高无上”的话语权,其会利用低成本汇聚效应,免费汇聚亿万用户,会加快网络空间垄断平台的形成,赢者通吃,大者恒大,这个特点要比传统行业更为明显也更容易实现。另外,按照蓝契斯特法则,第一位企业的市场份额超过41.7%;并至少领先第二位企业1.7倍以上,则市场格局为优势垄断型,企业可以迅速处于优势地位并成为业界主流。

基于上述理论,我们就可以充分理解除摩拜和ofo外绝大部分单车企业的运营困境,而拥有雄厚资本支撑的摩拜和ofo免费领取月卡免费骑行以及向骑行者发放红包的营销方式更将把其他的企业逼向绝境,而摩拜和ofo或许还不满足于此,因为早有两者合并的传言流出。

共享经济管理政策需回归分享经济本质

虽然国家大政方针明确支持发展共享经济,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印发了《关于促进分享经济发展的指导性意见》,但在具体领域依然设置了较高的准入门槛或者尚未出台鼓励发展的具体细则。

以网约车为例,从各地陆续公布的网约车细则来看,整体上表现出落地从严的特点,要求平台企业在各地分别获得许可,这与网络运营“一点接入、全网服务”的特点不符,由此拉升了包括时间成本、经营成本、改造成本等在内的企业合规成本,从而使原有的弹性供给部分被排挤出市场,使企业朝着互联网版的出租车公司方向发展。

以住房分享为例,由于该领域没有明确的监管政策和法律法规,目前很多地方在对待房屋分享时,仍将其看做是旅馆业并直接套用相关管理办法,比如“凡是留宿都应当在公安机关的相应管理部门进行资格备案”、“留宿人身份信息应当及时上报”等。

(本文系作者个人研究之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作者供职于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产业与规划研究所)

关键词:吕新杰 共享经济 平台 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