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首页  >  应用平台  >  应用平台要闻

一味模仿人脑将阻碍人工智能发展

2017-10-10  来源:人民邮电报社  作者:常佩琦

CNII网讯 近日,Facebook的AI(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长杨立昆(Yann LeCun)指出,一味模仿人脑开发AI将会阻碍AI的发展。很多业界专家也有类似的看法,他们认为AI研究的重点不应是模仿大脑的工作机制,而是探寻智能的根本原则。

有些人认为,造物主是按照自身形象创造出人类。而人工智能可能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人类也一直试图按照自身来创造AI,最典型的方法是以数字形式再造人类大脑。然而顶尖科学家并不认同这一观点,他们认为试图完全模拟人类大脑纯属浪费时间,应从别的地方寻找灵感。

“我们并未真正理解人类大脑。我们试图探索大脑,却没有奏效。”在近期举办的一个关于人工智能技术和伦理前景的圆桌讨论中,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巴纳德学院的天文学家珍娜·李文说,“我们自己都不了解人类大脑,何谈创造人工大脑?”参与圆桌讨论的专家表示,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人类并不能完全模拟大脑,所以人类更应该花时间去解锁智能的根本原理。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未来生命研究院的主任马克斯·泰格马克认为,过度关注人类大脑就是一种“碳沙文主义”。尽管科学家并未完全了解大脑运行的机制,但可以说的是,这不神奇。泰格马克说,“我们太迷恋大脑的运行机制了。这是一种想象力的匮乏。”从历史上看,他的观点是成立的。在维多利亚时代,一位叫做克雷芒·阿德尔的法国工程师从蝙蝠的飞翔中获得灵感,建造了第一架飞行机器,他在无法掌控那个装置的情况下持续飞行了数百米。但为什么怀特兄弟声名远扬,而阿德尔却不为人所知呢?泰格马克认为,这是因为怀特兄弟真正从科学角度研究了飞行原理,而阿德尔始终在模仿生物。怀特兄弟通过建造风洞和测试来研发飞机,而非仅仅模仿生物。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人工智能。但即使按照人类自身形象来创造人工智能,也不是最正确的路径,上述圆桌讨论总是会回归到生物学这个议题。

杨立昆认为,“你可以从生物学中获取灵感,但你并不想简单复制。从工程角度来看,溯源进化过程将会异常困难。”经过数百万年的随机突变,人类得以繁衍,我们才能出现在这里,这是一个恒等式。而将大脑的智能和推理能力最大化或是简单化,都是不明智的。人类大脑的运行机制异常复杂。婴儿还在母体内的时候,大脑便能自行组装。在人的一生中,大脑也具有自行修复功能。而机器并不需要这些机制,机器只需要接收并处理数据,进行学习。有监督运行和强化学习是人工智能进行学习的两种方式。杨立昆解释说,对于更传统的监督学习,人类必须输入数千个示例,机器才能真正开始工作。比方说,图像识别算法必须首先看到无数个苹果,才能做到精准识别。另一种方式是强化学习。AI算法和神经网络可以互相训练。通常这种方式只适用于博弈。一款象棋AI程序可以随时与自己进行数百万次对弈,来学习象棋比赛中的微妙细节。但这两种方法都不完美,无法真正教会AI认识世界。人类仍在监督学习中挑大梁,象棋AI程序除了下象棋以外一无所知。

“我们在以非常愚蠢的方式训练神经网络。”杨立昆说。婴儿在2个月大时就能理解客体永久性,半岁时能直观理解物质世界如何运转。但到目前为止,人类还无法让机器进行类似的无监督学习。如果有人能实现机器的无监督学习,这些人很可能是大型互联网公司,只有那些企业才拥有足够的资源来训练高级神经网络。

对AI来说,生物基础至关重要。这个基础并不是人类大脑的完全重建。人类大脑是一个科学奇迹,但不是唯一的答案。AI研发者需要牢牢记住,人类本身并没有多么特殊,他们应该尝试寻找一些新的灵感。

关键词:AI 人类大脑 人脑 人工智能技术 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