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进行时| 庆祝建党100周年| 党史学习教育| 人民邮电报|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红色通信故事|好马金鞍 出师不凡

发稿时间: 2021-04-09 10:07 来源:人民邮电报 作者:撰文 武锁宁 责任编辑 曾娅 版式设计 张雅娜 2021-04-09

1937年7月7日深夜,日本侵略军发动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军委三局的工作重心立即转向支撑前线抗战。在国民党军政部仅配给3部小型电台的情况下,三局竭尽全力给八路军总部和115、120、129师各装备了5部电台。八路军各师好马金鞍、出师不凡,接连取得了平型关、雁门关伏击战和破袭阳明堡机场大捷,有力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

竭尽全力 装备主力

八路军总部抗战前线第一个指挥所——山西五台县南茹村金家院的下院。

八路军总部电台人员在房东的柴房里展开紧张工作。

1937年7月7日深夜,日本侵略军发动卢沟桥事变后,山西成为日军的主攻方向。

7月8日,中共中央向全国发出通电,号召全国各界结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坚决抗击日本侵略。8月13日,日军开始进攻上海,发动全面侵华战争。8月25日,国共两党经过多次谈判达成协议,决定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开赴华北抗战最前沿,展开对敌侧击。

协议签署当日,中央军委立即发布命令,红军前敌总指挥部改编为八路军总部,在陕北的红军主力各部整编为115、120、129三个师,总兵力4.6万多人。

然而,八路军就要过黄河打鬼子了,国民政府军政部却仅配给八路军3部小型无线电台。这给刚刚经历长征、电台设备奇缺的八路军出了一大难题。

为了保证八路军出征抗战,军委三局采取“压缩后方、确保前线”的方针,把家底集中起来,竭尽所能给八路军总部和115师、120师、129师各配备了5部电台,加上八路军留守兵团与前线对应的7部电台,一共给八路军系统配备了27部电台。同时,给八路军司令部和各师旅选派了经验丰富的大队长海凤阁和四位中队长、十多位分队长及96名经过战争锻炼的报务员和16名机务员,把红军通信学校到达陕北后紧急培养即将毕业的84名学员全部派给八路军。八路军的无线电人员一下达到196人。

9月23日,八路军在朱总司令的率领下来到抗战前线的第一个指挥所——南茹村金家院的下院。总部报务人员一到达就打开设备开始工作,与先期到达第二战区指挥部的周恩来取得联系,掌握了战役的总体情况,随即与当日上午进入灵丘以南上塞一带的115师建立无线电联系。

9月23日下午,八路军总部通过电台沟通,迅速完成了八路军过黄河后打击日军的第一场战斗——平型关伏击战的部署。

平型关下 打破神话

平型关战斗缴获的通信器材。

八路军到达抗战最前沿时,山西抗战正进入紧要关头。绥远丢了,外长城防线垮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甚嚣尘上。

通信部署迅速到位

日军进入山西北部后,国民党第二战区指挥部决定退守东起平型关、西至雁门关的内长城的山地关口,阻击日军进入山西腹地。

9月23日,八路军总指挥部经与第二战区指挥部沟通,决定派最先到达前线的115师东出敌后,侧击正在向平型关开进的日军。

115师接到命令后立即展开侦察,提出利用平型关东北有利地形,在灵丘河南镇至平型关约10公里的狭长山沟伏击日军的方案,并于当天下午通过无线电台报送八路军总部,同时请总部与第二战区指挥部协商,由已在峡谷西侧的国民党部队堵住日军从峡谷西侧逃窜的通路。得到回应后,115师连夜向临近平型关的冉庄一带集结。

23日20时,朱德总司令向毛泽东、中央军委报送作战方案:“毛主席并刘徐:(一)灵丘之敌于昨晚返平型关附近,正在激战中。(二)我一一五师今晚以三个团集结于冉庄,准备配合平型关部队侧击该敌,另以师直属队之一部及独立团出动于灵、涞间及灵丘以北活动……朱彭二十三日二十时。”

24日,林彪组织营以上指挥员到平型关现场勘察,研究确定:三个主力团一字排开设伏于平型关公路的东侧山地,伏击由灵丘向平型关进犯的日军板垣师团第21旅辎重队。具体部署为:由第343旅率685团,占领靠近平型关的老爷岭西南至关沟以北高地,截堵日军先头部队;由师部率343旅的686团占领峡谷中部小寨村至老爷岭的东侧高地;由344旅率687团负责在峡谷东北部,侧击敌军并负责切断日军退路。杨成武率独立团及骑兵营向东北涞源方向开进,担任阻击打援任务。

方案确定后,师部通信营迅速对通信工作作出调整,将343旅的机动电台调给负责打援的独立团;把344旅的机动电台调到师指挥部,负责与中央军委和八路军总部及独立团保持联系。师部电台和343旅、344旅的电台构成东、中、西之间的无线电联络网。同时东、西部的两个旅(团)部与各营连阵地建立有线电话联系,中部的115师指挥部与686团团部及各营连阵地建立有线电话联系,形成一个完整的信息指挥系统。

9月24日夜,晋东北一带普降大雨,115师各参战部队从冉庄冒雨出发,向伏击阵地开进,25日拂晓前分别到达设伏地点并做好掩蔽。师、旅指挥部的无线电全部开机,有线电话与各营连阵地接通。

信息灵通指挥机敏

9月25日清晨,日军21旅团一部和100余辆汽车、200余驾马拉大炮车及步兵组成的纵队,果然沿灵丘至平型关公路西进开来。7时许,日军就要进入最东北的344旅687团伏击阵地时,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对两侧山上一阵扫射。687团领导看出敌人是进山前的火力侦察,立即电话通知前沿连队,不予理睬、保持隐蔽。敌人先头部队看到两侧山上没反应,便狂妄地开足马力向平型关方向开进。

可能由于道路狭窄、路面泥泞,日军中部车队走到686团伏击阵地前时,突然停了下来,后续的马车队和步兵则继续往前拥,形成了一个发起进攻的极好机会。

李天佑团长立即电话请示师部。恰在此时,两头的343、344旅部分别发来了“敌人全部进入伏击圈”的电报。师部当机立断向各旅团发出了向敌人发起进攻的命令。离师部最近的686团接到电令后,率先向挤作一团的当面之敌发起猛烈射击。霎时,步枪、机枪、手榴弹、迫击炮同时发出怒吼,一下打趴了日军。

枪战正打得激烈时,在686团侧后500米的师部打来电话把李天佑叫到师部。林彪指着阵地对他说:“沉着些。围住日军比较多,战斗不会马上结束。”然后又指着战场对他说:“你看敌人很顽强。”李天佑顺着林彪指的方向看去,发现公路上的敌军正在利用汽车组织顽抗。林彪接着说:“敌人块儿大,不好一口吃掉,你们派一个营不顾一切冲过公路占领路西的老爷庙山,拿下这个制高点,然后,居高临下把敌人切成几段消灭在沟里。”

老爷庙山是公路西面一个山头,因山上光秃秃不好隐蔽,所以无法预先设伏。但是,一旦敌人占领这个高地,没有重火力的八路军将十分被动。

李天佑立即给离老爷庙山头最近的三营阵地打电话,让他们组织力量冲下山坡,在杀伤敌人的同时,迅速攻占老爷庙,形成对当面之敌两面夹击的局面。

在火力掩护下,三营一个连奋勇占领老爷庙,立即用火力控制了路西,东西配合,成功地将敌军分割成两段。中午时分,686团与687团相互配合,首先对东北段敌人展开分割围歼,“吃”掉了中后部的敌人。

待686团主力回过头来向南掩杀时,靠近平型关方向的685团随即也发起冲锋,歼灭了大量敌人。但因为原定从西侧配合作战的晋军未能按约到达阻击位置,致使一部分敌人从路西的团城口方向夺路而逃。

当日13时战斗结束。此役一举歼敌1000余人,击毁汽车百余辆,缴获步枪1000余支、轻重机枪20余挺和大炮等各种军用物资。

在涞源方向担任阻击任务的杨成武独立团和骑兵营,利用有利地形,对东来的两个联队敌人进行了顽强阻击,没让日军援兵前进寸步。13时左右,通过机动电台获知平型关战斗已结束,并发现当面之敌开始撤退时,他们又奋起追敌50里,消灭敌人300多人,收复了涞源县城。

115师部电台主任黄奕棋后来在《电台生活片断》一文中写道:“那次战斗中……师部与各旅团电台之间密切协作,基本上做到了电报随到随发,长一点的电报边译边发或边收边译,有的电报从伏击部队拟稿到收详完成送给师首长,只用了几分钟。迅速准确的电报往来使师部对伏击部队的动态及日军的动向了如指掌……战后,师首长对我们说:平型关大捷,你们电台立了一大功。”

战斗结束,师部电台立即向八路军总部发电,报告胜利消息。新华社当晚向国内外播发了平型关大捷的电讯新闻。平型关大捷一举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大大提振了中国军民的抗战信心。

接二连三 捷报频传

日军在平型关受阻后,转而集中力量攻破了茹越口的国民党军防地。10月1日,第二战区决定将部队撤退到太原北大门的忻县(今忻州),组织忻口阻击战。为配合作战,八路军参战部队继续留在忻口以北,对敌人展开袭扰侧击。其间,120师的雁门关伏击战和129师的阳明堡机场破袭战,战果辉煌,威震四方。

雁门关,信息把“单打”变“双打”

10月中旬,留在晋西北敌后的120师获悉:日军在大同集结了300多辆汽车,准备经雁门关向忻口运送弹药。贺龙立即派358旅716团前往雁门关一带寻找战机。

团领导贺炳炎、廖汉生现场侦察发现,从雁门关到忻口的公路在黑石头沟一带盘旋而下,西侧是悬崖绝壁,北面是一片陡坡,顺公路向南不远还有一座可以随时切断的石拱桥,是一个理想的设伏地点。于是提出了由三营担任主攻、一营分别派出两个连向不同方向阻击打援的伏击战方案。

方案报到师部和八路军总部后,很快得到批准。10月16日,朱德、彭德怀在给“张、李并王震、贺”的回电中还特别强调:“打援部队也应配电台,如无电台,王震所部电台交李使用。朱、彭十月十六日。”

18日鸡叫头遍时,716团各部出发,沿着崎岖小道,插入黑石头沟设伏。10时左右,北面公路远处腾起烟尘,接着隐隐约约传来马达声。战士们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纷纷揭开手榴弹盖,准备战斗。突然打援部队发来了电报:“南面阳明堡方向又开来一队(军车)!”

怎么办?团长贺炳炎提出:“大肚汉不怕稀饭多,既然送上门了,我们就等他们会车时一块打。”副团长廖汉生完全赞成:“对,赶快电报通知一营、三营统一号令,一块消灭。”

转眼间,两路汽车大摇大摆开过来了。可能北下的弹药车知道南来的车辆载着日军死尸,两车队开近时,北面车上的敌人纷纷站起,脱帽致敬,还扯开喉咙唱起了挽歌。

待两个车队全部开入狭窄的黑石头沟并开始错车时,贺炳炎抓住战机发出命令:“打!”霎时,步枪、机枪发出了怒吼。弹药车很快被打爆,顿时两路汽车相互冲撞,连环爆炸。黑石头沟被炸得天翻地覆。随后,716团的战士们勇敢地冲下公路,与顽抗之敌展开白刃战,很快全歼了敌人。

这一仗,引爆销毁了敌人大批弹药,炸毁军车近200辆,有力支援了忻口阻击战。

阳明堡,于无声处听惊雷

忻口大战最紧张的时候,129师的769团逆着晋军的溃退潮,勇敢地向北穿插,来到苏郎口村一带。

他们很快发现,这里每天都有一队队飞机从头顶飞过去轰炸忻口方向的中国军队。根据飞机活动规律和老乡反映,769团得知数里外的阳明堡镇有个敌人的简易机场。团长陈锡联由此产生了打掉敌人机场的想法。

为摸清情况,他主动找到从阳明堡方向撤下来的一个晋军团长。那团长一见面就谈虎色变地说:“日军实在厉害啊,我们还没看见日军是什么模样,队伍就垮了下来,现在敝部只剩下一个连了……”这位没见到日军就溃逃的团长还瞧不起八路军,说:“就凭你们手里的破烂武器,更不可能抵挡日军。”

但这位团长不经意的一句话引起了陈锡联的注意,他说:“鬼子的炮弹像长了眼似的,我们的无线电台刚打开,就被敌人炸掉了。”会不会机场敌人有监测电台的手段?陈锡联决定采取徒步侦察和联络的方式打击这股敌人。

那天,陈锡联带着二营长一起爬上一个山头,正好一架飞机飞到头顶,再朝起飞方向看去,果然看到山坳里停着一片闪闪发光的飞机。正观察着,忽见一个人闯进了望远镜:这人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慌慌张张。

等他走近,陈锡联就迎上去喊道:“老乡,您从哪里来?”那人听见喊声,身子一震,惊慌地四下观望。“老乡,不用怕,我们是八路军,就是以前的红军,是来打鬼子的。”听到“八路军”“红军”的字眼,老乡“啊”了一声,走过来诉说了自己的悲惨遭遇。

原来,他家就住在机场附近的村庄。日军侵入晋北后,他们的村庄遭到了日本人烧杀,一家三口就活下来他一人,他被抓去做苦力,整天往机场里搬运汽油、炸弹。实在累饿得受不了,才从机场跑了出来。接着,老乡给陈锡联他们介绍了日军机场内的情况,还表示:“去收拾他们,我给你们带路。”

经过侦察,指战员很快掌握了机场里和周边的整体情况:机场里共有24架飞机,白天从这里起飞去轰炸太原和忻口,晚上停在这里。日军一个联队负责守卫,大部分驻扎在阳明堡街口,机场里守兵不多。

掌握情况后,陈锡联做出了破袭机场的周密方案:一营、二营分别到通往机场守护联队所在的阳明堡镇方向和敌人师团驻扎地崞县方向,破坏公路桥梁,阻击来援之敌。同时,派出三营从机场后面剪开铁丝网袭击机场。

10月19日,夜幕降临后,三个营的指战员分路悄然出发。迫击炮连和机枪连首先在机场外滹沱河边的制高点架起枪炮。三营的破袭队则由从机场跑出来的老乡引导,涉过滹沱河向机场靠拢,很快神不知鬼不觉地剪开了铁丝网,摸进了机场。十连按照计划向日军守备队一步步靠近,十一连直接向停机坪扑去。

等到敌人守备队觉察,与十连打起来后,十一连就开始用手榴弹爆破飞机。战士们你一架、我一架,硬是用原始的武器一架架炸毁了飞机。

破袭成功后,769团立即打开无线电台,把胜利的捷报发给了旅部、师部和八路军总部。阳明堡破袭机场大捷,迅速缓解了忻口大战的空中威胁,极大地振奋了中国军民的抗战信心,摧毁了日军三个月内灭亡中国的美梦。

红色档案

海凤阁(1909-1942),回族,出生在河南睢县一个贫苦家庭。1928年,从冯玉祥开办的无线电专业技术学校毕业后到西北军十四师当报务员,后随部改任国民党二十六军74旅报务主任。日本占领东北后,他和战友组成宣传小组号召抗日。1931年12月14日,宁都起义时,他控制了军部通蒋介石和国防部的两部联络电话,保证了起义顺利进行。参加红军后,升任红一军团电台大队长。1936年长征到达陕北时入党。东征后,任中央军委三局无线电大队长。1937年出征山西,任八路军总部通信科长兼八路军无线电台大队长。1942年5月中旬,在左权参谋长中弹牺牲后,他带领通信科成员撤退时,为掩护战友被弹片击中。他忍痛掏出染血的密码本交给战友后,闭上了眼睛,献出了33岁的年轻生命。

黄奕棋(1917-1984),江西兴国人。1932年参加工农红军,1934年入党,进入红军通信学校学习,任红一方面军电台报务员,红十五军团报务主任,115师电台报务主任、队长、通信营副营长,后历任山东军区三科副科长,东北局通信处一科科长。参加了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和渡江战役。1949年8月任南昌电信指挥部军代表、江西省电信管理局和邮电管理局首任局长。1952年12月起任邮电部基建局副局长,邮电部设计院党委书记。1964年8月调任交通部机要电信局局长。1982年离休。

新闻附件:

五一特别视频|他们是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