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进行时| 庆祝建党100周年| 党史学习教育| 人民邮电报|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红色通信故事|保障通信 再造铁军

发稿时间: 2021-04-13 09:40 来源:人民邮电报 作者:撰文 武锁宁 责任编辑 曾娅 版式设计 阎超 2021-04-13

在夹缝中生存的新四军,一诞生就处在各种顽固势力的包围之中:要电台,国民党军政部仅仅配给一部,功率5瓦,后来还遭遇千古之冤的皖南事变。但就是在这种艰难环境中,新四军一次次顽强地浴火重生,硬是在日伪核心地带开辟了广阔的抗日根据地。在这个过程中,红色通信不仅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也留下了许多通信传奇。

派出骨干 援建铁军

新四军是以红军战略转移后留在南方数省、经历了三年艰苦的游击战争磨炼的红军战士为基础组建的。

1934年9月,中央红军战略转移后,苏区处境非常艰难。面对铺天盖地的敌人,受教条主义路线严重影响的苏区主要领导项英提不出明确的应对思路,天天催着给中央发电报要方针、要指示,却总是收不到中央的回应。

直到遵义会议后,他们才相继收到两份中央来电:一份是1935年2月5日,中央发给苏区局的电报,明确指示他们要适应游击战争环境,“立即改变你们的组织方式和斗争方式,使之与游击战争的环境相适应……”2月28日,又收到党中央《关于政治局扩大会议决议大意和目前全党任务致二六军团、四方面军及中央苏区电》。苏区局直到这时才开始自觉地向游击战转变,但为时已晚。那时中央苏区已经全部被敌人占领,各路红军突围时,电台相继损失,相互之间失去了联系。

3月9日,项英、陈毅、贺昌等率领总部仅剩的一个团被围困在于都、安远、会昌交界的仁凤山区。3月11日,总部开会决定分散突围,但是,在如此紧急的情况下,项英仍坚持要向中央发电请示。而那几天中央红军正在贵州苟坝围绕要不要打打鼓新场“激烈争论”,电台忙着收集情报。苏区局电台从早晨一直呼叫到14时,都没有得到中央回应。眼看就要与围过来的敌军接上火了,项英才不得已下令,让贺昌带着两个营先行突围。17时,终于叫通了中央电台,请示发出后很快收到了回电。项英随即命令将电台砸掉,18时左右带领不足百人的剩余部队从粤赣交界的油山方向突围,开始到梅岭地区打游击。

至此,苏区局的电台损失殆尽,形成了“各个区域的独立的自主为战”的艰难局面。直到收编组建新四军时,仅仅找到温诤、袁德均、江如枝、黄瑞兴等几名报务员。

1937年7月,周恩来赴庐山与国民党谈判联合抗战事宜,途经上海见到回国请战的叶挺,希望他参加八省红军游击队的改编工作,叶挺欣然答应。后经过周恩来与国民党、蒋介石多次商谈,9月28日,叶挺被任命为新四军军长。在武汉设立新四军筹备处。

中共中央对新四军的通信保障工作非常重视,一方面派多名通信人员带着南方局装配的电台,分别到南昌、长沙、福州的“八办”搜寻和联络分散活动的红军游击队;一方面派军委二局副局长兼三科科长胡立教赶往武汉出任新四军总部三科科长。

然而,当胡立教根据三局的指令从延安带队赶到武汉新四军筹备处时发现,国民党军政部仅给新四军总部配备了一台5瓦的小电台,连组织双向通信的基本能力都不具备。

在与蒋介石、何应钦多次交涉无果的情况下,叶挺只好自筹资金,亲自带着胡立教到香港采购通信零部件。回来后,请刚到中共中央武汉办事处的军委三局二科科长申光装配了一部中型电台。新四军总部电台这才在武汉太和街26号隔壁架起天线开始工作。

1938年5月,新四军确定在皖南歙县岩寺设立军部后,军委三局又派遣曹丹辉等一批骨干带着电台赶到岩寺,配合胡立教创立了新四军军部无线电大队。胡立教任大队长,曹丹辉任副大队长,主持日常工作。

携带电台 进入敌后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无线电中队人员合影。

1938年初,刚刚组建的新四军在积极配合战区国民党军对日作战的同时,根据中央决定,由粟裕率领一支先遣队进入日本人已经占领的苏南地区,开辟敌后抗日根据地。

粟裕,1907年生于湖南怀化会同县,侗族。1927年入党,参加南昌起义,担任总指挥部警卫排班长。撤出南昌转移作战时头部负重伤,他以惊人的毅力追上了朱德断后的队伍。进入井冈山后,参加了历次反“进剿”和五次反“围剿”,从排长、连长干到团长、师长,积累了丰富的战斗经验。长征前夕,已担任军参谋长的粟裕随方志敏率北上抗日先遣队从赣东北突围,为红军北上抗日探路。在部队被敌人打散、方志敏及抗日先遣队指挥员全部被捕的情况下,粟裕带着一支力量冲出重围,在浙西一带历尽千难万险,孤军游击三年。

先遣队出发前一天,粟裕专门找到电台队长江如枝,对他说:“部队在敌后行动,电台联络非常重要。当年我们从闽浙赣突围时,电台被敌人打掉。此后,就同党中央和上级失去了联系,只能靠收集报纸分析判断,真困难呀!这次出去你们务必保护好电台。”电台人员听了既感到光荣,又感到责任重大。

4月28日,粟裕在皖南岩寺附近的一个山坡上检查即将开赴抗日最前线的新四军先遣队时,先问了一句:“到齐了没有?”参谋回答:“全到齐了!”粟裕又问:“电台来了没有?”电台队长江如枝高声回答:“我们全来了。”出发前,粟裕的一句看似重复的问话,使电台人员备受鼓舞。

出征后,粟裕对电报队更是呵护有加,每到宿营地,总是命令最先给电台人员安置住房,以便他们立即打开电台收发信息。他还对警卫人员说:“你们的任务是保卫好电台,没有电台就无法指挥了。”

先遣队深入敌后,常受到杂牌队伍的骚扰。5月11日,在南陵地区,先遣队被一支来历不明的“游击队”堵在了河边:“这是我们的地盘,谁也不能通过。”粟裕赶到渡口了解情况后,让部队稍稍后撤,然后让通信队在敌人面前架起电台,向上级请示。对方一看,他们还有电台,知道“来头不小”,只好怏怏而去。

5月22日,先遣队到达江宁县叶家庄,借住在国民政府财政部次长叶文明家里。开始,叶文明对这支队伍将信将疑。但是,当看到先遣队不仅纪律严明,而且一住下就架起电台联络,马上感到他们“有来头”,主动过来打招呼。

当然,粟裕重视电台,不是拿来当门面的,而是为了收听信息。一天,看到电台没有收到信息,他就主动过来看望大家,随口问了句:“你们这部机器质量怎么样?”江如枝如实回答:“这部小电台就是从国民党军政部领来的唯一的电台,质量性能不可靠。我们一直小心谨慎,认真维护,及时排除故障,总算没出大问题。”粟裕说:“那很好,就是要这样小心谨慎,保证不中断联络。”不承想,就在叶家庄,真出了问题。粟裕闻讯立即赶来,先安慰大家不要着急,又询问大家有无解决办法。报务员廖辉抢先说:“有办法,可请侦察分队到老乡家里借一台收音机,用一下机上的变压器。”粟裕随即安排寻找。经过侦察分队做工作,终于找到一户老百姓愿意将家里的收音机卖给先遣队,解了燃眉之急。

粟裕不仅重视通信畅通,更善于从信息中寻找战机。到敌后不久,电台收到军部转来的一条三战区顾祝同的命令:“日军正大量从上海往南京运送物资,准备进攻武汉,令你部三天之内赶到南京镇江之间破袭敌人铁路。”

让立足未稳、仅有500人、没有任何重装备的先遣队去破袭铁路,明摆着是让他们“飞蛾扑火”当炮灰。但是,粟裕却从这个居心叵测的电报中捕捉到战机:日军要往南京大批送物资。可以从铁路运,也会从公路运,铁路我们打不了,打公路完全可以啊。于是,他立即派人侦察,很快发现在镇江、句容公路上,果然每天都有数十辆卡车往南京方向运货。他随即组建了六个步枪班、一个机枪班和一个短枪班。6月16日凌晨冒雨出发,8时到达韦岗一带设伏,敌人车队一到,立即展开战斗,激战一上午,全歼敌人少佐土井等官兵15人,击毁汽车4辆,缴获了一批物资,取得了威震一方的“韦岗首捷”。

接着,先遣队在粟裕的带领下,利用信息,积极开拓,很快为新四军开赴敌后探明了道路。

1939年6月,陈毅率第一支队从皖南出发,进军茅山地区。9月,中央军委又从延安派李景瑞等通信骨干到达茅山地区开展支撑工作。11月,陈毅率领的新四军第一支队和粟裕率领的先遣队在江苏溧阳县会合,组成陈毅、粟裕分别任正副总指挥的江南指挥部。指挥部编通信科,成立拥有八部电台的无线电中队,程望任科长,李景瑞任中队长,很快打开了江南的抗战局面。

新四军第一支队无线电中队与第二支队无线电中队的部分人员在江苏溧阳宋港里会合后,在茅山组成了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无线电中队。

1940年7月,根据中央指示,江南指挥部主力又北渡长江,成立了苏北指挥部,同时组成了下辖五部电台的江北指挥部无线电中队,仍由李景瑞任中队长。到达苏中后经过报务培训和机务队伍建设,很快实现了无线电设备装备到团,并把情报网络延伸到上海。

1940年8月,新四军苏北指挥部进驻黄桥,打击日伪,发动群众,在军队和地方大力开展统一战线工作,很快发展到9个团7000余人。

新四军在苏北的发展,引起了国民党的注意。1940年9月30日,国民党苏鲁战区副总司令兼江苏省主席韩德勤率其主力89军和独立第6旅1.5万人,分三路向泰兴进攻,妄图聚歼新四军苏北部队于黄桥地区。

1940年10月,在反击顽军韩德勤部对苏中根据地进攻的黄桥之战中,粟裕一面通过电报调度远方部队阻援,一面用电话细腻地指挥眼前的战斗,以数千人的兵马,一口口“吃”掉了一万多人的顽军,奠定了新四军在苏中、苏北大发展的基础。

抗日铁军 东进东进

1940年,国民党顽固派以“防共”“限共”为方针,掀起了第二次反共高潮。

10月19日,蒋介石以何应钦、白崇禧名义发出“皓电”,命令八路军、新四军撤到黄河以北。12月8日,又发出“齐电”,再次要挟八路军、新四军北移;12月10日,第三战区顾祝同下令:若江南新四军不北移,“应立即将其解决”。12月下旬,根据蒋介石“一网打尽、生擒叶挺”的密令,顾祝同以7个师约8万人,将皖南新四军围住。

为顾全抗日大局,11月至12月,中共中央多次给新四军发电,指示项英、叶挺率领在皖南的新四军总部及三个纵队北移,务必在“12月底全部开动完毕”。但新四军分会书记、副军长项英对北移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认识不足,迟迟下不了决心。

1941年1月4日,当新四军军部及所属部队9000余人开始行动时,蓄谋已久的国民党重兵突然对皖南新四军发起进攻,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

皖南事变中,我军通信战士英勇顽强,坚守岗位,人在电台在,人在电话通,誓与机器共存亡,体现了大无畏的革命精神。10日,军部在石井坑陷入重围,无线电大队长曹丹辉命令将随行的5部电台砸毁了4部,销毁了全部联络文件和密码本,只留下一部电台,凭记忆的密码与中央、华中总指挥部保持联络。

13日下午,军长叶挺在谈判时被扣押。在紧要关头,大队长曹丹辉命令军部电台报务主任郭隆辉凭记忆的密码,向华中总指挥部发出最后一份电报:“情况万分紧急。密码已经烧掉,请党放心。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

新四军指战员浴血奋战七昼夜,除2000余人突围、一部分被俘,大部分壮烈牺牲。

为了挫败国民党的阴谋,1941年1月20日,中共中央、中央军委任命陈毅为代军长、刘少奇为政治委员,以华中八路军、新四军总部为新总部,重建新四军。此前,随刘少奇到河南确山县竹沟筹备中原局及华中新四军八路军的无线电大队长陈士吾,迅速组织展开重建新四军总部的各项联络工作。1941年1月25日,新四军新军部在苏北盐城成立。军部参谋处编通信科、无线电大队,陈士吾任大队长。

与此同时,根据命令在皖南分散突围的无线电台的同志们突出重围后,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向江南、江北两个方向寻找组织。曹丹辉和皖南军部参谋处的两位参谋机智勇敢地突出重围,并打着红色信号旗,吸引会合了冲出来的50位战友,辗转渡江北上,找到了新四军在淮南的一个根据地。

到根据地后,曹丹辉把突围出来的几个电台工作人员组织起来,利用找到的一些收音机零件,夜以继日赶制了一部电台。然后用他突围时写在腿上和衬衣袖口缝的电台呼号,凭着强记在脑子里的密码,向上级发电报汇报了事变经过。第二天就收到了刘少奇和陈毅两位首长的慰问电。

随后,曹丹辉带着大家长途跋涉来到在盐城新建的新四军军部。陈士吾随刘少奇北上回延安后,曹丹辉又担任起重组后的新四军总部通信科科长兼通信总队长的重任。

新四军不愧为铁的新四军,新四军通信不愧为新四军钢铁的脊梁。随着新四军的不断壮大,到1942年6月,新四军总队所属的电台总数达到了108部,报务人员达到335人。新四军,成了一支无线电装备到位的新铁军。

红色档案

胡立教(1914-2006),江西吉安人。1928年6月加入共青团,1930年转为中共党员。1931年至1932年,参加红一方面军首批无线电培训班,毕业后先后任红四军、红三军和红军总司令部报务员。1932年至1937年,任中央军委第二科组长、报务主任,二局三科科长、副局长。抗大毕业后,任新四军总司令部第三科科长兼电台总队长。皖南事变后,先后任新四军后方政治部副主任、调研室主任、华东局情报处处长、社会部副部长、统战部部长、华东军区政治部组织部部长。新中国成立后,任华东局组织部副部长。后调任财政部副部长。1988年起任上海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李景瑞(1914-1969),江西吉水人。1929年参加儿童团,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加入共青团,1932年被选送军委无线电学校学习,1933年毕业,参加中国共产党。先后任红一方面军34师、少共国际师报务员,粤赣军区报务主任,红三军团代报务主任,红四方面军电台报务主任,红五军团电台队长。参加长征。抗战初期任129师385旅电台队长、新四军一支队电台中队长、苏北指挥部电台总队政委、新四军第一师通信科科长兼电信大队大队长。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南京军区通信处处长、总参通信兵部副主任,后兼任国家第四机械工业部无线电工业总局副局长。1964年7月起因病离职。

陈士吾(1905-2005),河南开封人。宁都起义后参加红军,1935年入党。曾任红军通信学校教员,军委三局无线电分队报务主任、分队长,中原局新四军总指挥部无线电大队长,军委三局无线电总台台长。新中国成立后,历任中南大区邮电管理局办公室主任,武汉电信局局长,陕西省邮电管理局副局长、顾问。

江如枝(1911-1943),福建永定人。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参加红军。参加中央军委举办的无线电训练班,毕业后任报务员、报务主任。1934年6月,任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无线电队队长。1935年2月,任红军挺进师通讯参谋主任、师直属部队政治组组长。1936年8月,任中共鼎平县委书记。参加浙闽赣边三年游击战,是南方三年游击战仅存的报务人员。1938年4月,任新四军先遣支队电台队长。1943年1月,任新四军第6师51团政治部主任,率部坚守溧阳地区进行斗争,11月遭遇敌人五路合击,带队突围中英勇牺牲。

郭隆辉(1912-2002),原名郭龙飞,江西泰和人。1930年参加红军,1931年入党。1932年在军委通信学校学习无线电报务。1933年起,先后任红五军团司令部、红四方面军总部、延安军委二局和三局报务员。1938年10月,奔赴前线任新四军军部电台报务主任兼分队长。1944年7月,任重建后的新四军军部三科主任兼队长。1948年,任三野总部通信科副科长。1949年3月,任三野九兵团通信科科长。1949年5月,参与接管上海电信,11月任上海电信局局长。1952年11月,任江苏省邮电管理局局长。1954年10月到中央马列学院学习。1955年9月赴北京邮电学院专修科学习。1956年9月任邮电部检查处处长、办公厅副主任。1958年6月起任辽宁省邮电管理局副局长。1982年5月离休。

新闻附件:

五一特别视频|他们是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