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进行时| 庆祝建党100周年| 党史学习教育| 人民邮电报|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红色通信故事|三大战役 旷世绝伦

发稿时间: 2021-04-27 09:26 来源:人民邮电报 作者:撰文 武锁宁 责任编辑 曾娅 版式设计 樊红双 2021-04-27

1948年9月开始,毛主席和中央军委在西柏坡的农舍里指挥了中国战争史上规模空前的“三大战役”。人民解放军用142天的时间歼敌154万,圆满实现了在长江以北歼灭国民党军主力的战略目标,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奠定了基础,也为世界战争史留下了一部旷世绝伦的经典。

三大战役 震撼中外



三大战役示意图。

1948年秋,党中央和毛主席根据国共军事力量对比的变化态势,果断决定抓住“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在长江以北的广阔区域,对国民党反动派发起战略决战,次第展开了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和平津战役。

辽沈战役“关门打狗”

三大战役首先从东北战场开始。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后,东北即成为国共两军争夺的焦点。到1948年8月,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正规部队总兵力达到70万,连同33万地方部队,总兵力超过100万,控制了东北97%的土地和86%的人口。国民党驻东北的4个兵团44个师(旅),加上地方保安团共约55万人,已被分割压缩在沈阳、长春、锦州三个互不相连的地区内。如果说,在长江以北,解放军与国民党军的总兵力已经形成略有优势的力量对比的话,那么,在东北,解放军与国民党军已经形成接近二比一的明显优势。基于此,1948年9月,中共中央决定抓住有利时机发起辽沈战役。

根据毛主席制定的“关门打狗”的战略战术,9月12日,林彪决定留下部分兵力继续围困长春,主力部队南下,兵锋指向锦州。派6个纵队、3个独立师、1个骑兵师和炮兵纵队夜行晓宿,奔赴锦州。

蒋介石急忙拼凑了华北部分兵力组成东进兵团,同时让驻守沈阳的主要兵力组成西进兵团,两路增援锦州。

东北野战军随即在塔山、虹螺岘一线对敌东进兵团展开了英勇的“塔山阻击战”;西进兵团也被解放军阻击于黑山、大虎山下。

10月14日,东北野战军对锦州发起总攻,经过31个小时的激战,全歼守敌9万人,生俘东北“剿总”副司令范汉杰。

东北野战军攻占锦州后,长春守敌一部分起义,其余全部投降。

解放军随即从南北两翼乘胜出击,合围了由沈阳西进的廖耀湘兵团。10月26日在沈阳营口一带展开围歼战,经过两天一夜的激战,全歼该敌10万人,生俘廖耀湘。11月2日占领沈阳、营口,东北全境解放。

淮海战役 分割歼敌

辽沈战役展开不久,华东野战军对敌人10万重兵把守的济南展开了大规模攻坚战,9月24日取得胜利。

9月底,华东野战军战役总指挥粟裕向中央提出建议:华东野战军主力由鲁西南出苏北,在淮河流域重镇徐州以东至海州(今连云港)之间,组织一场以歼灭黄百韬兵团为目标的“淮海战役”,得到毛主席的肯定。史称“小淮海战役”。

11月,中央军委根据战局发展,决定扩大淮海战役的规模,把“阻断徐蚌、歼灭刘峙主力”作为战役总方针。11月16日,中共中央决定由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组成统一指挥华东野战军和中原野战军的淮海战役总前委。在东起海州,西至商丘,北起临城,南达淮河的广大地区,发起了规模空前的“大淮海战役”。

淮海战役是三大战役中歼敌最多的。战役发起时,陈粟领导的华东野战军和刘邓领导的中原野战军以及部分地方武装总共有约60万人。而据守在以徐州为中心的津浦、陇海两条铁路相交地区和从华中地区赶来支援的国民党军总计80万人。然而,华东野战军和中原野战军从一开始就根据毛主席制定的方针,采取了“多次分割”的策略展开战役,硬是把这锅敌多我少的“夹生饭”,打成了以少胜多的大胜仗。

1948年11月6日至22日,是淮海战役的第一个阶段。重点是实施最初的“小淮海战役”计划,集中华东野战军兵力歼灭黄百韬兵团。战前,国民党的黄百韬兵团分布在东接连云港、西近徐州的陇海铁路东段沿线。战斗打响后,黄百韬兵团企图夺路西逃,向徐州靠拢。这时国民党第三“绥靖”区副司令官何基沣、张克侠(均为中共地下党员)率77军和59军的一个半师约2.3万人,突然在贾庄、台儿庄地区起义。华东野战军主力立刻穿越他们的防区,迅速切断了黄百韬兵团西逃徐州的道路。敌人折回碾庄一带后,10多万人被压缩在不到10公里的包围圈内,22日被华东野战军全歼。此战结束,淮海敌我总兵力对比已经接近。

11月23日至12月15日,是淮海战役的第二阶段。这个阶段的主要作战目标是歼灭从豫南赶来增援而孤立突出的黄维兵团。该兵团约12万人,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中原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一部密切合作,采取“围三缺一、网开一面,虚留生路、暗设口袋”的打法,于11月25日将黄维兵团包围在双堆集地区。12月6日起,中原野战军在华东野战军的重火力配合下发起总攻,全歼该敌。此战结束,淮海敌我力量对比反转。

在此期间,国民党徐州“剿总”副司令杜聿明看到大势已去,率邱清泉、李弥、孙良元三个兵团从徐州慌乱南撤,孙良元兵团在逃跑中被追歼,邱清泉、李弥两个兵团被华东野战军合围在陈官庄一带,淮海战役由此进入第三阶段。为了配合平津战役,稳住盘踞在华北的傅作义集团,华东野战军奉命暂停对杜聿明部的军事攻击,展开敦促投降的政治攻势。在华北战场完成对傅作义集团的分割包围后,1949年1月6日,解放军对拒绝投降的杜聿明部发起总攻,激战四昼夜,全歼邱清泉、李弥两个兵团,生俘杜聿明。

平津战役 完满收官

辽沈战役结束时,傅作义部被解放军在东北的胜利震慑,已成惊弓之鸟。不甘南撤又不愿放弃南撤生道的傅作义,采取了“暂守平津、保持海口、扩充实力、以观时变”的方针,不断收缩兵力,先后放弃承德、保定、山海关、秦皇岛等地,准备随时从海上南逃或西窜绥远。

根据中央的部署,11月23日,东北野战军提前结束休整,隐蔽入关。很快和华北军区第二、第三兵团,用“围而不打”或“隔而不围”的办法,完成对北平、天津、张家口之敌的战役分割和战术包围,然后按“先打两头、后取中间”的顺序发起攻击。12月下旬,连克西侧的新保安、张家口。

1949年1月10日,中共中央决定成立由林彪、罗荣桓、聂荣臻三人组成的平津前线总前委。1月14日,在天津守敌拒绝接受和平方案后,解放军以强大兵力发起总攻,经过29个小时的激战,攻克了坚固设防的天津,全歼守军13万人,活捉国民党天津警备司令陈长捷。

为使北平这座举世闻名的古都免遭破坏,解放军围城后,聂荣臻就派出代表同傅作义接触。由于解放军力量的强大和作战部署迅速完成,也由于中共的耐心工作和各界人士的敦促,1月20日,傅作义决心顺应人民的意愿,命令所部出城听候改编。1949年1月31日,解放军入城,北平宣告和平解放。

三大战役 震惊世界

1948年9月12日到1949年1月31日,142天的时间,人民解放军以平均每天消灭一万多敌人的强大气势,圆满实现了在长江以北歼灭国民党军主力的决战目标,奠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基础,也给世界战争史留下了一部旷世绝伦的经典。

“二战”盟军诺曼底登陆战役的总指挥、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为搞清“三大战役”的奥秘,1960年、1961年两次深入访问中国,向毛主席当面讨教“三大战役”的奥秘。

毛主席靠什么在西柏坡的乡村农舍运筹帷幄取得了决胜千里的辉煌战果?周恩来一句形象的“金句”点出了其中的奥秘:那时我们在西柏坡,“一不发枪,二不发粮,三不发人,就是每天往前线发电报,就把国民党打败了”。

依托数据 谋划全局

毛主席对于三大战役的战略决策是建立在缜密的数据收集和分析基础上的。

在领导和指挥革命战争的实践中,他讲话用得最多的标题是“目前的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然而,细读这些报告,我们会发现,在不同时期,毛主席分析形势和布置任务的方式有所不同。在革命早期,他特别重视根据实地调查分析提出指导意见;革命局面形成后,进入领导中心的毛主席,总是善于在正确把握宏观形势、提出战略方向的基础上,鼓励一线指挥者放手发挥主动性和创造性;但是到了解放战争决战阶段,当全国各战场变成了一个紧密相连的整体时,为了统筹全国战局,毛主席把握全局的方法发生了重大变化。

粉碎敌人对陕北和山东的重点进攻后,人民解放军规模从战争开始时的127万发展到280万,其中野战军149万;缴获了大量美制装备,建立了强大的炮兵和工兵,提高了攻城能力。相反,国民党军队人数由430万下降到365万,因为包袱背得多,机动力量进一步减少。毛主席根据全国战局的变化,敏锐地感觉到敌我力量对比的态势已经发生质变,预测解放战争的进程将加快,于1947年10月10日,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中果断发出了“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号召。

如何实现这个战略目标?毛主席的方法是:首先要通过电报网,及时、全面、全息而精确地把握战局的总体情况。

1948年1月,毛主席首先为全党全军起草下发了《关于建立报告制度》的通知,明确要求:“(一)各中央局和分局,由书记负责(自己动手,不要秘书代劳),每两个月,向中央和中央主席作一次综合报告。(二)各野战军首长和军区首长,除作战方针必须随时报告和请示,并且照过去规定,每月作一次战绩报告、损耗报告和实力报告外,今年起,每两个月作一次政策性的综合报告和请示。”而且,毛主席对各地报告时间提出了统一的要求:“单月上旬”。还规定“如规定写报告的时间恰在作战紧张的时候,则可提前或推迟若干天,但须声明原因”。这一规定,大大提升了数据的结构性和抽样的科学性。

毛主席不仅重视信息的收集,更重视信息的分析。接到各地情况报告后,他亲自动手,把来自各地、各方面的信息加工梳理成清晰、明确、简要的情况通报,下发到战役一线的各级指挥机关。

《关于建立报告制度》通知下发两个半月后,也是在各地按新要求第一次向中央报送情况后的1948年3月20日,毛主席为中央给各地写了一篇《关于情况的通报》。透过这篇文章,我们可以看出毛主席对各地上报信息研读得何等认真,数据挖掘得何等透彻、科学。

在这篇3700多字的《通报》中,毛主席一共写了六个问题,前三个是对全局工作的定性分析和指示,后三个是对敌我力量对比的分析与判断。在定性分析中,他根据各地情况首先明确指出:“各地在土改方面、工商政策方面、统一战线方面和新区工作方面,主要存在的问题是‘左’的偏向。”要求各地及时纠正。接着,在第二、第三点中,有针对性地提出了“统战”和“建政”工作的方略。后半部分对敌我战场形势的分析,更是定时、定量,十分精确。仅在第五点对国民党军事实力的2350字的分析中,就用了230多组数据,从头到尾几乎全用数据说话。最后一点,对决定战局的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各战略区的机动力量数据进行了缜密分析,明确指出了战略决战的大方向:“对我特别有利的战场是东北、山东、西北、苏北、晋察冀、晋冀鲁豫和郑汉路以西、长江以北、黄河以南的广大地区。”

深入互动成竹在胸

三大战役的决策,是线上线下相结合、宏观微观互动的结果。

战略决战之初,毛主席曾提出以刘(伯承)邓(小平)大军为中心,陈(毅)粟(裕)兵团和陈(赓)谢(富治)兵团为两翼,“品”字形南进,把战争引到国民党统治区。

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在敌人数量略多于解放军的情况下,一举打乱了敌人的阵脚,包袱沉重的国民党军被迫从战略进攻转为战略防御。

然而,此时华东野战军的战役总指挥粟裕在积极准备南进的同时,根据苏中“七战七捷”和山东“南征北战”的经验,以及他在豫东作战遇到的困难,经过深思熟虑,于1948年3月向中央提出“推迟南进”,依托根据地“地利人和”的优势,指挥华东野战军在长江以北“再打几场胜仗,消灭十几万敌人”的想法。

为了统一认识和战略部署,1948年4月,已经过了黄河来到晋察冀总部所在地的毛主席,让过了运河正在豫西一带休整的陈毅、粟裕来阜平县城南庄开会,共商行动方略。

在城南庄,粟裕向毛主席全面报告了华东战场的实际和自己在一线指挥作战的体会,系统分析了在长江以北大规模消灭敌人有生力量的“地利人和”优势,进一步阐述了自己的想法。

毛主席认真听取来自战役一线粟裕的意见,分析了长江以北尤其是东北、华北、华东敌我双方的力量对比。经过激烈的交流和短暂休会后,毛主席果断决定采纳粟裕的意见。

城南庄军事会议后,毛主席作出了两个重要决定:一是放弃自己原定去莫斯科面见斯大林的计划;二是提议让粟裕担任华东野战军的总指挥。

第一个决定,反映了毛主席对迅速展开战略决战已经成竹在胸。毛主席到阜平后,没有马上去西柏坡,是在考虑要不要从阜平直接北上取道东北去苏联。如果按原定的解放战争需要五年的计划,毛主席当时去一趟苏联显然是必要和可行的。但是,通过城南庄会议,毛主席果断取消了访苏计划,可以看出他已审时度势,形成了加快展开与蒋介石集团战略决战的决心。

第二个决定,反映了毛主席经过城南庄会议,不仅认可和采纳了粟裕“依托地利人和的优势,在长江以北,再打几场胜仗,消灭十几万敌人”的意见,而且决定用有力的组织措施来确保这个方案的实施。

以后三大战役的进程说明,城南庄会议后,毛主席已经把粟裕的局部战场建议上升到战略层面,形成了依托东北、华北和华东“地利人和”的优势,在长江以北广大区域组织“前所未有的大歼灭战”,摧毁国民党主力的战略构想和决心。

新闻附件:

五一特别视频|他们是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