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进行时| 庆祝建党100周年| 党史学习教育| 人民邮电报|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红色通信故事|满盘皆胜 来之不易

发稿时间: 2021-04-29 09:50 来源:人民邮电报 作者:撰文 武锁宁 责任编辑 曾娅 版式设计 王小鸥 2021-04-29

世界奇迹,来之不易。三大战役的全胜,得益于毛主席基于数据的战略眼光和胆魄,也得益于毛主席的信息运用艺术和军委三局战役网络的完美结合。三大战役中,毛主席是如何娴熟地运用电报网络决胜千里的?

收放自如 全息互动

西柏坡纪念馆展出毛主席电报文稿手迹的“电报墙”。





三大战役期间毛主席撰写的电报文稿真迹。

据统计,仅三大战役期间,毛主席在西柏坡亲自圈批过的各野战军发给中央军委的电报就有1000多份,他亲自起草的电文达到197份。电报成了毛主席运筹帷幄指挥千军万马的主要手段。

精辟电文堪称宝典

如今,我们翻开《毛泽东军事文集》就会发现,解放战争时期,毛主席的军事思想大量集萃在他亲自起草的一篇篇电报文稿中。三大战役时期,毛主席亲自撰写的197份电报给我们留下了一座博大精深的军事理论宝库。透过这些电文可以看到,这个时期,毛主席不仅在军事思想上已经达到了高峰,而且使用电报网络指挥战役的方法和技巧也达到了酣畅淋漓的境界。

毛主席这个时期的电文有两个突出的特点:一是收放自如;二是全息互动,体现了高超的信息管控方法。

“收放自如”,就是他对涉及战略全局的关键环节三令五申、耐心执着,坚决管控到位;而对局部战场的战术问题,充分放权给一线指挥。一旦战役方针统一后,他往往电告各前委领导,要求他们“机断专行、不要事事请示”,充分体现了毛主席收放自如的战略指挥风格。

考虑到辽沈战役是三大战役的关键,而攻占锦州又是辽沈战役的关键。“只要打下锦州,就有了战场上的主动权。”因此,为了这个关乎“整个战局的关键”,毛主席亲自给林彪和东野领导写了50份电报。

同时,毛主席对于区域战场的具体组织又是放手的。对于各地上报的作战计划,常常首先以“甚为高兴”“完全同意”加以勉励。即使略有不同意见时,也常常先表示“同意”,然后提出补充建议。而且,一旦大的方针计划一致后,他马上通过明确的指令“充分放权”,让一线指挥人员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放手指挥。

1948年11月7日,他给粟裕等人发去电报:“……非有特别重大变化,不要改变计划,愈坚决愈能胜利。在此方针下,由你们机断专行,不要事事请示……”

11月16日,淮海战役总前委组成后,毛主席在为中共中央军委起草的发往前线的电报中强调:“此战胜利,不但长江以北局面大定,即全国局面亦可基本上解决。望从这个观点出发,统筹一切。统筹的领导,由刘、陈、邓、粟、谭五同志组成一个总前委,可能时开五人会议讨论重要问题,经常由刘陈邓三人为常委临机处置一切,小平同志为总前委书记。”

“全息互动”,就是毛主席在三大战役的指挥过程中,始终把全面掌握信息作为决策和指挥全局的基础与依据。

毛主席对战役的指挥严格按照分级负责的原则实施。每个战役的方针确定后,立即组成战役前委,而且前委一旦组成,就充分授权前委按照确定的战役方针全权决策指挥,“不要事事请示”。他在充分授权各前委“机断专行,不要事事请示”的同时,明确要求“但将战况及意见每日或每两日或每三日报告一次”,要求各前委将战役决策和战场信息及时报给中央军委。

与此同时,在解放战争进入决战阶段后,他还指示军委参谋部和军委三局,把信息报送单位由41个增加到59个,提倡各重要兵团、纵队和战略单元,直接向中央军委发电报反映情况、通报信息,使中央军委的决策更符合各战场的实际。

正是靠如此“收放自如”“全息互动”的信息管控机制,毛主席方才导演出酣畅淋漓的“三大战役”。

电报网络 得心应手

特殊时期必然需要特殊的网络,高度的重视必然带来更高的要求。在大决战期间,为了满足党中央对电报通信的数量、对象、时间和安全的要求,军委三局主动调配力量,提高工作效率,加强安全保障,为大决战的指挥提供了通畅的通信网络和有力的业务支撑。

大决战的100多天时间里,军委三局的无线电总台及各野战军的无线电台人员工作量急剧增加。大家严谨细致、密切配合,以精湛的技术和过硬的作风,按照信息的轻重缓急,及时流畅地收发各类往来电报,为确保中央领导运筹帷幄作出了重要贡献。

为了分清轻重缓急,确保中央战役指挥的需要,解放战争初期,军委三局对电报的等级曾做过明确的分类,规定:4A为特级电报,限6小时内发出;3A为加急报,限一天内发出;2A为急报,两日内发出;1A为平报,最晚也不得超过三天。并规定了4A的比例不许超过20%,明确要求各报送单位把关。

到了三大战役期间,特级电报数量大增,一般占35%左右。送到总台的电报大多是4A,甚至是一大串A,有时还在A字后面加上“毛”字,意味着是毛主席交代要立即发出的电报。对此军委三局要求各台特事特办、绝不延宕。

西柏坡时期,中央机关分散办公,总台离中央的办公地点有十公里距离,平时电报收发都是靠通讯员骑马传递。但是,三大战役开始后,为了及时收发信息,特级电报几乎全部是从秘书处用电话传到电报总台。遇到紧急电报时还常常采用边传边发或边收边传的方式,确保电报按时收发。

据统计,三大战役期间,仅三局无线电总台的收发报数量就从延安时期每月90万字增加到140万字。相当于每月收发两套《红楼梦》。

酝酿长久 先攻锦州

三大战役的满盘皆胜来之不易:仅“首战锦州、关门打狗”战术的形成和落实,就经历了半年多的曲折反复。

毛主席到达西柏坡前,就开始思考发起辽沈战役,并与林彪多次电报往来讨论作战方针。为说服林彪下决心“首战锦州、关门打狗”,毛主席用了7个多月时间,发了50份电报。

1948年2月7日,毛主席给东北野战军领导发电报探讨东北战略:“对我军战略意义来说,是以封闭蒋军在东北加以各个歼灭更为有利。”2月10日,林彪在给毛主席的电报中说:“我们同意亦以为将敌人堵在东北各个歼灭,并尽量吸引敌人出关增援,这对东北作战及对全局皆更有利,今后一切作战原则当以此为准。”但林彪的回电中接着写道:“只要吉林、长春敌被抓住和未歼灭前,沈阳的敌人是不会退的。”可见,从一开始,毛主席和林彪的想法有一致的一面,也有差异的一面。

4月18日,林彪等致电中央:“拟于五月中下旬集结九个纵队攻打长春和阻击援敌,力求在半个月左右时间里打下长春,结束战斗。”接着详细陈述了先打长春的种种理由。4月22日,毛主席回电表态:“同意你们先打长春的理由是先打长春比较先打他处要有利一些,不是因为比先打他处特别有利一些,或有不可克服的困难。你们说打沈阳附近之困难,打锦州附近之困难,打锦榆段之困难,以及入关作战之困难,实际是不一定的。”可见,毛主席也是有“保留”地勉强同意他们先打长春。

但是,长春久攻不下,林彪的想法有了变化。7月2日,林彪等终于向中央提出了一个向南作战的方案,建议华北野战军派兵围攻大同,将傅作义的部队吸引到大同方向,然后由东北野战军直插夺取北平、天津。并提出:“东北野战军南下作战的时间,以杨成武围攻大同的时间定。”毛主席回电肯定了他们南下作战的方向,但否定了林彪的这个放弃东北局部优势、“异想天开”打北平的方案。7月22日,毛主席在给林彪等的电报中指出:“攻击长春既然没有把握,当然可以和应当停止这个计划,改为提早向南作战的计划。在你本准备攻击长春期间,我们即告知你们,不要将南进作战的困难条件说得太多、太死,以致在精神上将自己限制起来,失去了主动性。”7月30日,中央军委又一次电示林彪:“关于你们的作战计划,我们觉得你们应当首先考虑对锦州、唐山的作战,只要可能就应该攻取锦州、唐山。”

8月3日,毛主席冒着石家庄、西柏坡方向出现空虚的危险,召见聂荣臻、杨成武,让杨成武率正在石家庄以北的平汉线作战的华北野战军第二兵团,向西攻打傅作义的“老根”绥远,吸引傅作义的部队向西,减轻东北野战军攻打锦州时的西线压力。随后把情况电告林彪促其南下:“你们应迅速决定并开始行动,目前北宁线正好打仗。”

在中央军委和毛主席的多次指示和引导下,东北野战军终于同意了中央军委关于“南下北宁线将注意力放在锦州”的意见,并开始制定攻取锦州的方案。

但是,当华北的杨成武兵团向西出动后,林彪又以粮食、雨具未准备好,桥梁被冲断交通不便等理由,提出东北主力的行动不能以杨成武兵团之迟早为准。毛主席对此很生气,在给林彪的电报中提出了严肃的批评:“对于你们自己,则敌情、粮食、雨具样样必须考虑周到,对于杨成武部则似乎一切皆不成问题。试问你们出动遥遥无期,而令该部孤军早出,傅作义东面顾虑甚少,使用大力援绥,将杨成武赶走,又回到东边来对付杨得志、罗瑞卿及你们,如今年四月那样,对于战局有何利益?你们对杨成武部采取这种轻率的态度是很不对的。”受到毛主席批评后,林彪才下决心组织攻打锦州。

9月7日,中央军委正式下达了毛主席亲自起草的《关于辽沈战役的作战方针》,明确要求东北野战军:“置长春沈阳两敌于不顾,并准备在锦州歼灭可能由长、沈援锦之敌。”确立打“前所未有的大歼灭战的决心”。

10月初,攻打锦州的部署已经到位,因为敌人在山海关的新5军和天津的55师增兵葫芦岛,林彪又提出不打锦州,要回去打长春,受到毛主席更严厉的批评:“因为一项并不很大的敌情变化,就又不敢打锦州,又想回去打长春,这是很不妥当的。”

据统计,辽沈战役期间,毛泽东亲自拟写了77封电报,其中有关锦州之战的达到50封。

关内关外环环紧扣

西柏坡村,是冀西太行山东麓、滹沱河北岸的一个仅有几十户人家的小山村。正如周恩来的“金句”所说的那样,“三大战役”发起时,西柏坡确实“少枪没炮”,整个西柏坡一带仅有1000来人的警卫部队。为了保证辽沈战役首战成功,毛主席还冒着危险,在西柏坡真实地演绎了一段电报时代的“空城计”。

辽沈战役前后,华北野战军更是把配合支援辽沈战役作为华北军区的中心工作,拼全力把傅作义的主力牢牢地拴在华北。早在辽沈战役酝酿之初,为了防止傅作义集团向东支援东北,华北军区就主动调集力量破路攻城,吸引傅作义的主力,使他们无力东进支援东北。当时,华北军区共有三个野战兵团,第一兵团由徐向前指挥,已在围攻太原。另外两个兵团全部用在了钳制华北敌军、支援东北的战线上。第二兵团在杨得志、罗瑞卿、耿飚的指挥下,首先突破敌人平绥路的封锁,楔入热西辽东,破路攻城,切断了怀柔至滦平的平承铁路。第三兵团也在杨成武的率领下在平汉路两侧不断袭扰敌人。

林彪同意按照中央意图确定率东北野战军南下攻打北宁线后,8月3日,毛主席让聂荣臻和杨成武来到西柏坡,亲自与他们商量:“现在中央的战略是先解放东北,然后回过头来解放华北。因此,你们目前的战略任务就是配合东北作战,抓住华北的敌人,不让他们增援东北。现在杨、罗、耿已经在冀东牵制敌人一部,现在中央军委要杨成武同志率领第三兵团西出绥远,以便更有力地配合辽沈战役,这是一个配合解放东北的重大行动。”

聂荣臻、杨成武知道,绥远是傅作义的“老根”,打绥远就可以把傅作义的注意力从东边吸引到西边,也可以给傅作义一个应付蒋介石要他支援东北的借口,当即表示坚决完成任务。

回到驻地后,杨成武立即召开兵团干部会,聂荣臻亲自到会动员。9月5日,在东北野战军议定南下前,杨成武兵团就展开了向绥远方向的进攻。第三兵团的这一行动,确实使傅作义急忙命其主力部队35军、暂编第4军、新编骑兵第4师向西驰援。

杨成武部队西进后,我军在石家庄方向兵力大大减弱,当时在西柏坡保卫党中央的兵力仅有1000多人。傅作义企图乘虚而入,威胁中共中央及其华北领导机关。他先动用主力第94军、新编骑兵第4师南下,后又调派第35军、16军、92军各一个师跟进,企图偷袭石家庄、西柏坡。

北平的地下党组织在10月23日侦察获悉了敌人的偷袭计划,并经地下电台急报华北局,转报党中央。10月24日早晨,经过北平地下党员的努力,又获取了敌人的部队番号、军用物资列车发车方向和开动时间等重要情报。收到敌来偷袭的情报之后,毛泽东认为我军在西柏坡之兵力实在是不够,与其对付来犯之敌,不如干脆使敌人不敢来犯。

10月25日,毛泽东亲自为新华社写了第一篇动员各方力量准备迎战偷袭之敌的新闻稿,准确揭露了敌人的偷袭计划和负责偷袭的部队番号,其中写道:“据前线消息:蒋傅匪首决定集中94军三个师及新二军两个师经保定向石家庄进袭,其中94军已在涿县定兴间地区开始出动。”准备“偷袭”之敌听到新华社播发的消息,又惊又恼,预感此去必无所获,顿生疑虑。

10月27日,毛泽东又提笔为新华社写了第二篇报道,对敌人的行动计划讲得更加详细具体,并提醒大家不必惊慌:“闻蒋傅两匪进扰石家庄一带的兵力,除94军外,尚有新骑4师及骑12旅……只要大家事先有充分准备,就有办法避开其破坏,诱敌深入,聚而歼之。”敌人听此消息,疑虑之外,又生胆怯。

10月31日,毛泽东再为新华社写了一篇题为《评蒋傅军梦想偷袭石家庄》的述评,指出:“这里发生了一个问题:究竟他们还要不要北平?现在北平是这样的空虚,只有青年军208师在那里。通州也空了,平绥东段也只稀稀拉拉几个兵了。总之整个蒋介石的北方战线,傅作义系统,大概只有几个月就要完蛋,他们却还在那里做石家庄的梦!”

最终把敌人吓了回去。

新闻附件:

五一特别视频|他们是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