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移动而言,伴随着其二,南方电信的系统融合将按照在现有电信支撑系统上扩展支持C网业务的方式。" />
技术
首页  >  技术  >  技术要闻

融合支撑系统:打造全业务核心竞争力

2008-07-01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人民邮电报  作者:

随着电信重组方案的确定、3G牌照的即将下发,重组后各运营商的业务发展战略也将随着业务的融合和3G的到来而重新确立。在目前运营商重组方案清晰明确的大背景下,运营商现有支撑系统如何渐进演进?如何在系统层面保证运营商业务发展战略的平稳转型并在新的竞争格局下形成竞争力?

策略:效率优先、循序渐进

由于各运营商原有业务基础不同,重组后的业务组成也存在差异,因此,重组后的各运营商在包括3G业务在内的融合业务的发展战略自然也会不尽相同。如果从支撑系统对支撑融合能力要求的角度分析,重组后,运营商的业务发展需要明确如下两个问题。

一是发展融合业务的迫切性。这个问题决定了运营商的系统是否需要融合,融合到什么程度。是否发展融合业务主要取决于运营商的多种业务是否有相同的客户群,同时,运营商在运营多个业务时是否需要保证运营商品牌的统一性,即客户无论使用、购买哪种业务及相关服务,客户都能对同一个运营商形成一致的“品牌感知”。

二是在目前三足鼎立的竞争格局下,3G业务选择何种竞争策略?这个问题对各运营商都存在着多种可能性,但从竞争手段上来说,主要是价格策略、价格竞争、终端竞争、互联网业务多样性竞争、合作能力竞争。竞争能力的需求也就明确了三大运营商的支撑系统必须具备这四方面的支撑能力。

通过对各运营商在重组前后的业务基础和现状的分析,我们可以对各运营商发展业务的迫切性得出如下结论:对于中国移动而言,伴随着中国铁通并入中国移动,根据其业务情况判断,应该会保持相对独立运营,因此中国移动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应该不存在移动、铁通两个支撑系统融合问题。

而对于中国电信而言,中国电信收购联通C网后,C网业务与电信传统业务在面向的客户群上有较大的重合度,即都有大量个人客户和一定量的企业客户,因此对融合支撑的要求比较迫切,根据紧迫程度排定的优先级要求支撑系统能够从高到低具备三个层面的融合能力。

——统一服务,包括必须满足统一的客户感知(例如客户服务接触、统一的客户账单)、统一客户视图、统一运营商的品牌。

——融合业务的市场营销能力,即对固话和移动的组合业务的营销能力。

——统一的管理支撑能力。例如支持组合业务和单业务的流程管理以及统一的信用监控能力。

由此可见,对中国电信来说,逐步实现电信业务与C网业务在不同层级的融合业务支撑,有很强的迫切性。

而对于三家之中新联通来说,原联通业务与原网通业务很多是相同的,主要差异是在移动业务的漫游及固话业务上。可以说原网通和联通在业务上的重合度极高,而其所服务的客户群的重合度也很高,因此与重组后的电信一样,也需要逐步实现不同层级的融合业务支撑。

综上所述,在未来运营商三分天下的格局中,中国电信与新联通对融合业务支撑需求更为迫切,而中国移动在一段时间内不会涉及与铁通支撑系统融合的问题。

方案:立足现状、统筹未来

就中国电信及新联通来说,建设融合支撑系统要解决几个关键问题:首先是新建还是由某个系统演进支持;其次是由哪个系统演进支持全业务运营;最后则是支持融合业务的演进步骤。同时无论是中国电信还是新联通历史遗留的南北差异问题成为影响上述问题的主要因素。

首先分析一下电信中的北方电信,由于合并后,北方电信用户数与联通C网用户数基本为1∶1,业务收入相差不大,移动业务预计是北方电信未来进行重点发展的业务类型,而北方电信现有支撑系统从技术架构和数据模型角度看,扩展支持C网业务存在较大的困难。因此新建的可能性比较大,目前有一种说法是北方电信新建BSS,将以移动业务BSS为主,融合原来北方电信的业务。

而南方电信的现状则差异显著,南方电信在用户数量、业务收入上都远远多于C网业务,并且南方电信的系统是在电信MBOSS统一规划下建设的,因此从技术架构和模型上,具备扩展支持C网业务的能力。将C网业务融入现有南方电信的支撑系统,需要考虑的主要是时间问题,即需要给现有电信支撑系统一定的改造时间,扩展支持C网业务,并且要保证对C网业务的支持能力不低于现有C网系统的支持能力。因此在电信支撑系统改造的这段时间内,C网业务还是需要专业的支撑系统来支撑,南方电信比较好的选择是继续由联通现有系统支撑,联通代维这种方式来进行。

再来分析一下新联通的业务,南方业务中剥离C网业务的联通与南方网通在业务种类上重合度较高,同时南方联通与原南方网通的客户数量比大约在2∶1,原联通的主营业务G网业务,将在未来演进为3G业务,成为新联通未来重点发展的业务之一,因此由原有联通的支撑系统演进为全业务支撑系统的可能性和可行性都比较大。

从演进的难度上看,依据联通新一代BSS规划,联通的BSS是有支撑综合业务的能力的,但实际情况是目前新一代BSS只在五个省做了试点,因此对没有上新一代BSS的省份,改造系统以支持现有网通的所有业务还是有一定困难的,因此对原网通业务的支持,最佳选择是在对联通原支撑系统进行融合业务支撑改造的过程中,考虑并实施对原网通业务的支持。在演进支持原业务的过程中,融合的方式也可以有如下多种考虑角度:

按业务服务对象的客户群融合,例如:对网通个人客户群可以先迁移到联通的支撑系统中来。

按业务相似度融合,联通支撑系统可以先把小灵通业务融合进来。

按系统部署融合,如先在综合受理层面融合,网通施工部分独立,账务融合。

多种方式组合起来选择融合方案,最终目的是保证融合过程中对业务的平稳支持。

而北方的新联通业务中原北方网通的用户数大约是原北方联通的3倍,业务收入也超过原北方联通,而3G业务又是北方网通未来发展的重点,两方面业务所服务的客户群重合度也比较高,所以北方网通面临着两个系统所支撑的业务,这两者对重组后的新联通都非常重要,而且组合业务营销推广也是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新联通系统融合所要达到的目标是首先保证对原有联通网通业务的支持不低于现有水平,同时要实现组合业务营销,保证客户体验的统一性。在这种情况下,新联通支撑系统融合的选择比较难的问题是哪个系统演进并最终融合另外的系统,在业务和客户群无法决定哪个系统为演进系统,而是由系统本身的能力和集成商的能力决定演进系统时,可能性便都存在了。

因此对于北方来说,一方面存在完全新建一个全业务支撑系统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存在通过现有某系统演进为全业务支撑系统的可能性,演进融合的方案可以从现有支撑系统支撑能力的侧重点不同,来确定演进的系统,风险较小、投资较小的方案为:

第一阶段,原联通计费实时性要求高于新联通其它业务,因此保留对立的G网计费。原网通计费账务系统擅长完成组合业务的支持,因此由原网通计费账务系统扩展支持全业务账务处理,以便更好地支持组合业务。原网通施工管理系统、资源管理系统保留。包括客户接触渠道在内的CRM系统可以由原联通或原网通系统演进支持为全业务CRM系统。

第二阶段,原联通计费系统演进为全业务的计费支撑系统。网通施工开通及资源管理系统扩展支持G网业务。

通过上述分析,笔者对电信重组后各运营商的现有支撑系统的渐进演进以及在系统层面保证运营商业务发展战略的平稳转型和形成新竞争力方面得到了以下三个主要结论。

其一,三大运营商在支撑系统逐步融合方案的选择上,中国电信与中国网通对业务融合的迫切性最强,而中国移动的需求并不迫切。

其二,南方电信的系统融合将按照在现有电信支撑系统上扩展支持C网业务的方式。北方电信系统融合的方式预计是新建BSS系统,以支持移动业务为主,融合原北方电信的系统。

其三,南方联通支撑系统融合将通过诸如按照客户群、业务相似度、系统部署等多个角度对南方网通进行融合。而对北方联通的融合会根据目前各系统支撑能力的侧重点不同,来选择由哪个系统逐步扩展支持另一方的业务。

【相关栏目】

业界聚焦

关键词:业务 text-indent style 2em 融合 系统 支撑系统 联通 能力 支持 支撑 运营商 网业务 因此 现有 网通 演进 新联通 问题 客户 竞争 发展 统一 电信 href http 融合业务 yt class 原网通 需要 客户群 北方 北方电...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