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
首页  >  技术  >  热点专题  >  SDN曙光已现 华为携手产业链共谋发展  >  行业视点

黎明前的黑夜:运营商SDN规模商用面临挑战

2015-08-11  来源:通信世界网  作者:黄海峰

今年8月,TMR最新报告预测从2012到2018年,全球软件定义网络(SDN)市场的复合年增长率将飙升到61.5%,并且到2018年为止,市值将达到35.2亿美元。

该数据表明,SDN正进入加速发展期,目前全球众多运营商的确在进行小规模试点。但在SDN推进中,运营商遇到的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这打破了此前过于乐观的商用节奏预期。

因此可以判断,SDN正处于规模爆发的前夜,尚存种种挑战。而在此重要阶段,电信运营商迫切需要“懂”电信网络的ICT厂商,帮助自己引入SDN、实现网络转型,解决传统网络和业务凸显的“痛点”。

 

SDN 运营商转型的首选

勿需置疑,SDN已经成为业界公认的重构网络的新技术,将助力运营商向全新的ICT基础架构演进,市场空间逐年增加。

近日,第三方咨询机构IHS的SDN战略调查显示(调查对象为占全球电信开支49%和占全球电信收入46%的运营商),82%受访的服务供应商要么已经部署了SDN,要么正在部署SDN,或计划在今年之内评估SDN。

从2015年到现在大半年时间里,全球诸多分析师、政府官员都在公开场合传达了“SDN将崛起”的声音。

中东北非SDN峰会,阿拉伯通讯联盟(AICTO)秘书长Khedija Hamouda Ghariani认为,新业务的广泛部署对网络的开放、敏捷、自动化、数字化提出越来越多的需求,SDN软件定义网络结合云化的架构,能够带来新业务的快速自动化部署,是电信业的发展趋势。

CNews的首席分析师Euguene Solomatin认为俄罗斯将在2016~2017年推出SDN/NFV商用网络,预计2017年SDN项目相关市场份额将达到25~30亿美元。

这样的观点不胜枚举。可见,SDN的确已成全球网络产业共识,其从最初的探索期走到大规模商用的前夜。

而就SDN率先部署的场景,Ovum著名分析师Dr CW Cheung指出:“SDN的应用场景重点在DCI(数据中心互联网)、运营商传送与核心网的虚拟化业务以及NAAS(网络即服务)。”言下之意,网络领域将成为SDN最先落地环节。

一些运营商已携手设备商打造不少小规模应用案例,涵盖数据中心、IP RAN、PTN等诸多网络领域。如2015年3月30日,西班牙电信和华为联合完成业内首个基于SDN的IP和光协同实验局。

SDN光鲜下阴影显现

不过,“黎明前”的这个时刻显得有些漫长——据悉,运营商刚踏入SDN网络部署阶段,就碰到此前未曾预料的诸多落地困难。

今年4月的一次行业会议上,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就表示,随着商用化的开始,SDN光鲜之下的阴影和负面开始频频显露,一些预想不到的实际问题开始呈现,参与方的利益博弈开始加剧。

“SDN不仅是网络架构重构的主要技术路径,而且将同步涉及到组织重构、运营重构、流程重构乃至产业链重构等,需要下大决心和动大手术才可能全面成功。”韦乐平指出。“对于超大型网络来说,至少需要10年左右时间才能全面实现SDN架构。”

韦乐平的观点得到一份调查报告的佐证。在IHS相关调查中,诸多受访者表示SDN部署到现网面临挑战,主要障碍是现有产品技术没有想象中那么“给力”。

一位运营商人士表示,有些设备商宣称的SDN方案,不能达到预期效果。事实上,从技术层面可总结如下几个原因:现有芯片难实现灵活性与性能的兼顾;网络设备标准化和互操作不足;设备可靠性堪忧……

“最佳部署伙伴”被渴求

面临挑战,运营商希望有强大、经验丰富、可信赖的合作伙伴,提供开放、成熟的方案,共同解决SDN部署难题,降低OPEX、增加收入。但找谁好呢?

众所周知,SDN不仅是技术创新,还是网络重构的基因工程,从“拼图游戏”到“乐高积木”。SDN网络重构成功需要四大要素:架构优先的顶层设计、面向业务的构建节奏、参与合适的专业俱乐部、选择有实力的总集成商。

但现实中,IT厂商大都不懂通信,通信厂商大都不懂IT。尤其是一些提供SDN的小企业,无法理解运营商大型固定网络所具有的复杂环境,也无法精准判断不同运营商在不同环境部署SDN的个性化需求。

如波兰当地最大移动运营商Polkomtel,由于其现网光纤资源匮乏,租赁其他厂商带宽资源,因此要求整网带宽资源能够自动调配、以实现最高租赁效率;而沃达丰关注如何避免网络资源管道化、如何切入IT云服务市场,为企业客户快速提供云服务、自动化业务发放,避免为他人“做嫁衣”。

这样的特殊需求,并不容易实现。让大家惊讶的是华为这家出身国内的国际型企业做到了。比如针对Polkomtel的需求,华为提供了PCE 方案,实现完全匹配。借助基于SDN的PCE 方案,Polkomtel实现自动调整城域网流量、充分利用现网带宽,从而降低租用带宽成本。

事实上,纵观当前ICT市场诸多“玩家”(思科、惠普等IT巨头,爱立信、上海贝尔等通信厂商),华为因“既精通通信还懂IT”而具备了差异化优势。其推出的RR 、PCE 、IP 光协同、vDC DCI等方案,以及分层分域、增量演进等网络策略,满足了运营商商业增收及网络平滑演进诉求。

比如RR 方案在广域网领域实现国际出口流量自动调整,IP 光协同快速打通跨层链路,部署时间由几周变为几分钟,使得FBB/MBB(固定和移动宽带)实现自动配置提升运维效率,业务发放时间从几月变为几小时,全面提升运维效率,降低运营商OPEX。

基于这些成熟方案,全球多个SDN项目开花结果。据悉,该企业已经助力全球运营商实现9个数据中心虚拟化和自动化项目、7个IP骨干网流量调优项目、4个SDN IPRAN项目、5个Service Chain Gi-LAN项目、4个业务POP点项目、6个T-SDN项目。

展望并不遥远的2020年,业内有这样3个预测:从2015年到2016年,主要运营商完成基于现网定制的SDN顶层设计;从2016年到2017年,主要运营商推出SDN/NFV的新架构;从2018年到2019年,行业领先运营商中70%新增网络实现SDN/NFV ready。

关键词:网络重构 云化 Euguene IPRAN Khedij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