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
首页  >  技术  >  技术要闻

说“人话”还是讲“机语”?

2017-06-20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人民邮电报  作者:何宝宏

开栏的话:

亲爱的读者,“互联网的基因”正式开栏了!

是不是有点眼熟?严格意义上说,这并不是一个全新的专栏,而是脱胎于之前广受大家喜爱的“何宝宏漫谈互联网”专栏。推出四年多来,“何宝宏漫谈互联网”以活泼的文风、融合的视角、独到的见解得到了读者的认可。

是时候换换口味了。《人民邮电》报携手何宝宏博士推出变身后的新专栏——“互联网的基因”。专栏采用“文字漫画”的方式,和您聊聊互联网,说说时下最热的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背后的规律和故事。

计算机语言是人类哺育出的新语种。相比较自然语言千百年来基本保持不变,计算机语言的能力正在指数级提升。随着我们生活越来越离不开计算机,计算机语言正在入侵自然语言的领地。或许,20年后,文盲不是指在文字阅读上有障碍的人,而指的是不懂计算机语言的人。

自然语言用于人和人之间的通信,计算机语言用于机器内部的通信。人类是计算机语言的上帝,是计算机语言的创造者。所有人都需要学习自然语言,少数人学习计算机语言,因为门槛高,所以有了一种叫程序员的职业。

为了降低程序员的职业门槛,于是就有了汇编语言,是机器语言的一些英文缩写标记,以方便人的识别和记忆。汇编语言与机器语言一起被称为“低级语言”,因为它们都对机器友好,对人不友好。

后来的计算机语言,对人越来越友好,也就被称为“高级语言”。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计算机的语言能力是按指数级提升的,而人的语言能力千百年来基本保持不变。人类的高级语言,就是计算机的“低级语言”。

自然语言和计算机语言,前者符合自然进化理论,后者符合人工选择原理。这就像狼狗是自然选择,而哈士奇是人工选择的结果那样。自然语言与机器语言正如各不相同的两个语系,转换时都是“有损翻译”。

人类语言的模糊性在一些领域具有重要的价值,比如在政治、外交、谈判等领域,话不能说死。但还有一些领域,希望最大限度的严谨,比如法律、合同和标准等。现实中的诸多纠纷、摩擦甚至战争,就是因为自然语言本身有BUG引起的。

如果法律是用计算机语言书写的,法官就可以下岗了。如果合同是用计算机语言书写的,律师就可以去看世界去了。如果标准是用计算机语言书写的,呵呵,我就可以回家卖红薯去了。

软件正在吞噬整个世界,也包括计算机语言。

“Code is Law”就是区块链的奋斗目标。智能合约,就是计算机脚本语言书写的合同。开源软件,就是计算机语言书写的标准。大数据的理想,就是用数据说话。比特币,就是要我们相信密码学货币。政府数据开放,就是要我们相信原始数据,而不是政府处理后的公告。

上面案例的共同特征,就是在这些需要严谨的社会学应用领域,计算机语言正在取代自然语言。这种取代虽然少了诗和远方,但也可以让这个社会更科学。这个世界,在许多情况下最靠得住的是机器,最靠不住的是人,还有人类的语言。

计算机语言,是人类哺育出的新语种。随着“计算机土著”一代的成长,计算机语言正在入侵自然语言的领地,如火星文、表情包等。新时代的语言恐龙们,还在喋喋不休地要求净化语言环境,还在要求手机游戏、门牌号码、个人名字中不能有英文字母。

2015年,全球自然语言与计算机语言的用户数之比约1∶1。据预测, 2020年将是1∶3,2030年将是1∶30。网络效应正在形成,计算机语言正在成为世界语,计算机正在成为“三体人”;自然语言正在“沦落”成少数派,成为“人类方言”。

20年前,文盲指存在文字阅读障碍的人;20年后,文盲指不懂计算机语言的人。20年后,外语指的是计算机语言。

关键词:计算机语言 哈士奇 人话 自然语言 高级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