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
首页  >  技术  >  CNII特约专家

信通院刘多:构筑分享经济健康有序发展的新格局

2017-07-04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  作者: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院长 刘多

(三)创新劳动保障,释放分享经济就业潜力

分享经济就业门槛低、劳动时间灵活,吸引了大量灵活就业群体。对于部分灵活就业群体,尤其是将分享经济平台作为主要收入渠道的大批体力劳动者,其与平台企业之间既不是典型的劳动关系也不是简单的劳务关系。为了将这种不同于传统劳动关系和劳务关系的新型劳工关系纳入社会保障体系,《意见》提出要完善分享经济灵活就业人员的社保参保缴费措施,通过宣传引导提高劳动者自我保护意识,同时要贯彻落实国家对于自主就业创业人员的扶持政策。

(四)落实保障机制,切实保护消费者权益

在分享经济新业态发展初期,企业主要精力往往集中在发展和扩张,难以有效对海量资源和服务进行监管,很可能在投诉解决、资质审查、个人信息保护、版权保护等方面存在不足,进而发生消费者权益损害事件。《意见》明确强调平台企业应切实保护消费者权益,一方面,平台企业应畅通消费者维权渠道,完善投诉和纠纷解决机制;另一方面,平台企业应主动作为,严格审查资源提供者资质,打击各类损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积极配合政府部门的监督和执法。

(五)优化公共服务,提升效率扩大需求

分享经济的发展壮大离不开政府等公共部门的大力支持和积极参与。分享经济企业在发展中对政府数据开放等公共服务有很强的依赖性,但现阶段政府数据开放的范围和程度均有限,公共服务供给不足。《意见》提出要大力推动政府数据开放共享,增加公共服务供给,提升服务效率,降低服务成本。为了有效扩大分享经济的市场需求,《意见》提出,政府应将一些分享经济业态的成熟产品与服务纳入政府采购目录,加大购买力度。同时,在资源分享主体从私人不断向公共部门拓展的大趋势下,《意见》鼓励高校、科研机构积极分享人才智力、仪器设备、实验平台等创新资源。

三、改革创新,推动完善分享经济治理体系

分享经济具有跨界、共享、去中心化等属性和特征,对现有的监管理念和监管方式带来新挑战,《意见》从创新、监管、治理、市场等方面提出了推进放管服、完善治理体系的要求。

(一)包容创新的社会氛围

作为新生事物,分享经济突破旧有模式和制度。李克强总理指出“一个新事物诞生的时候,我们确实不能上来就管死了,而要先‘看一看’。这既是给它一个成长的机会,也是为了暴露监管漏洞,让随后出台的监管政策更加公平有效。”《意见》明确“鼓励创新、包容审慎”原则,不能因为存在问题就否定分享经济,应主动探索解决问题的方法,降低分享经济发展的政策风险,营造包容创新的社会氛围。

(二)分类管理的监管要求

分享经济向各行业领域广泛渗透,大量新业态不断涌现,且呈现自营、第三方等多种运营模式并存的格局。《意见》充分考虑到不同行业领域、不同运营模式下分享经济的业态属性区别,提出分类管理思路,一是区分新旧业态,避免使用旧办法管制新业态,破除行业壁垒和地域限制;二是合理界定不同运营模式下平台企业在准入、监管、劳动保障等方面的责任,要避免对第三方平台设置过高的准入门槛或让其承担过多的责任。

(三)社会共治的管理模式

分享经济个体资源提供者众多,交易频繁,创新活跃,行业治理复杂性大大增加。例如,网约车行业涉及海量个体司机与乘客,民宿短租行业涉及海量个体房东与房客,互联网医疗行业涉及海量医生与病患,这些业态的交易量庞大,且主体遍布不同的城市,单一依靠政府的传统管理方式难以适应新业态发展,必须充分调动各类主体的力量。《意见》适应分享经济特点,提出积极探索建立政府、平台企业及各类主体共同参与的社会共治的管理模式。

(四)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我国分享经济市场竞争激烈,补贴、并购等竞争行为多样,对传统市场秩序形成较大冲击。为营造新旧业态、各类主体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意见》提出,一方面要鼓励竞争,引导各主体在公平有序的环境下开展市场竞争,充分发挥市场经济“优胜劣汰”的作用;另一方面要加强对市场行为的监管,严厉打击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恶意补贴、哄抬价格等行为,保障企业的公平竞争权与消费者合法权益。

关键词:意见 刘多 经济治理 经济特点 发展大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