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
首页  >  技术  >  技术要闻

被误解的区块链信任:正确认识其局限性

2018-09-11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鲍勇剑

【区块链技术可以应用到解决不信任问题,并达到信息无疑的效果。但是,它很难应用到“相信”上,因为相信更多的是主观心理状态和个人选择。“相信”指的是“无论是否有监控方法,一方都愿意向对方示弱,因为示弱方认为对方总会善待自己”】

【相信和不信任是两个相关但不相同的变量。它们之间不是正反两个方向的连续体,不是一方减弱,另一方就加强。】

爱迪生的第一项发明是“自动计票器”。1868年10月13日,爱迪生注册登记这项专利,但政客无情地拒绝了这项有效的技术,因为它抹去了政治勾兑的机会。误会技术性质就找不到市场,爱迪生牢牢地记住了这一点。如果区块链技术追随者不想重复这个教训,他们就不能把区块链误会为智能信任技术。

区块链解决的不是智能信任,而是“不信任”问题。它自动执行完成交易过程中必要的不信任,让信息没有疑问。但无法编程的情感相信活动超出它的能力范围,需要新组织形式辅助。

从创造区块链开始,中本聪和他的精神传人做的都是“去信任”技术,即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不可靠,不信任人的言行是第一假设,区块链用算法解决不信任问题,去信任的技术保障“信息无疑”。但是,契约活动中的可信度不仅有“不信任”的成分,还有“相信”的成分。二者不是简单的此消彼长的替代关系。区块链擅长解决前者,却不擅长后者。

正确理解区块链“去信任”本质的第一步是理解“相信”和“不信任”是两个有联系,但又有显著差别的人的社会心理活动和认知决策活动。在认清相信和不信任之间的关系后,我们才能有效地运用区块链去提升组织可信度。可信度由去除“不信任”因素(信息无疑)和提高“相信”条件这两个方面组成。

区块链智能合约可以有效解决可编程的“信息无疑”问题。但相关的组织任务必须是能够明确界定、量化和数字化的;过程和结果属性明晰;无需频繁变动和调整的合约承诺;没有必须考虑的未来不确定性。另一方面,区块链智能合约不适合处理下列组织任务:过程和结果始终在动态变化中,例如营销;任务的性质随参与者意愿变化而调整,例如客服;情感因素有重大影响力,例如终极关怀;冲突和妥协是主旋律,例如跨公司产品创新。所以,区块链适合解决婚前财产登记的契约问题,但不适合处理恋爱过程。

简言之,区块链技术可以应用到解决不信任问题,并达到信息无疑的效果。但是,它很难应用到“相信”上,因为相信更多的是主观心理状态和个人选择。“相信”指的是“无论是否有监控方法,一方都愿意向对方示弱,因为示弱方认为对方总会善待自己”(R.Mayer)。用意义心理学家福兰科(ViktorFrankl)的理论来解释,相信是第二性的、派生的,甚至无法直接通过具体行为而实现,只能间接在升华的层次去个人体会。

用日常语言分析的方法,我们可以看到相信的关联词包括“真切、靠谱、实诚、明确、有信用、让人放心、能够依赖”等。不信任的关联词有“虚假、可疑、容易错、有问题、模糊不清、令人费解”等。“相信”更多与人的内在心理活动有关,是受个人情感影响的主观感受。“不信任”往往是基于一些事实线索而做出的理性推测。不信任有两方面的因素:引发因素,包括环境和任务陌生,有不确定性,过程复杂,要求超出常人基本能力,盲目信任后果严重;保障因素,环境和任务性质要求合规、警觉。猜疑和监控是理解认知活动的必要部分,是建立共识的必要沟通活动。当上述两种因素都被包括和控制之后,不信任可以消除,信息可以保障无疑。在这个基础之上,人际关系的情感交往可能派生出信任。但是,当不信任消除时,它不是产生信任的充要条件。如学者卢米纽(FabriceLumineau)的研究显示,相信和不信任是两个相关但不相同的变量。它们之间不是正反两个方向的连续体,不是一方减弱,另一方就加强。关于二者的差异,可以用能否量化编程来识别。

区块链支持的“智能合约”技术擅长于消除不信任,因为引发和保障因素可以通过编程解决。因为能够更有效保障“信息无疑”,它已经开始广泛运用到一系列文件记录、储存、交换、背书、认证活动中。它包括多方签名交易、公共土地和产权交易、私人文件记录、法律证明等。就像去中心化的金融交易过程一样,区块链也能做到合约的去中心化,自动撮合,自治实施。未来,只要能数字化的信息都可以加区块链,只要能加链,信息产权就可以明晰,就可以设定保护条件,就能自动发起和强制实施交易合约。

关键词:契约登记 竞技表现 信任问题 区块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