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
首页  >  技术  >  技术要闻

数字时代正在塑造的“透明社会”会是什么样?

2019-02-25  来源:钛媒体  作者:田黄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当人们纷纷逃离线上的朋友圈,线下的交际圈,人设的崩塌逐步向上传递时,我们身边那些传统的潜规则正在被加速抽离。

技术的进步,商业的冲动,一个日益透明的社会却是在我们被放大和集中的贪嗔痴中快速完成的,想一想真是莫名的讽刺。当绝大多数普通人被快速“掏空”的时候,一个更无趣的现实是你还没有经历就什么都知道了,而且这种知道是动态的,每天不断的在你的兴趣信息流中生动的上演者,由浅入深,越来越细致。

被高频刺激放大的贪嗔痴与现实的无趣、低欲所形成的强烈反差,凸显了人们对改变自己生活阶段性的“无能”。在日益高涨的房价和生活成本的衬托下,身处新一轮经济寒冬下的人们,变得更死气沉沉。

我们已经习惯了过去40年每一轮科技产品更替所带来的繁荣和持续增长的稳定,却还远未适应数字时代正在塑造的“透明社会”。由科技革命引发的社会结构动荡,注定了一部分人要成为“牺牲品”。

“人设”连环崩塌之年,正在消逝的“潜规则”

2019年,是流量聚合者们的人设崩塌元年。凭借一己之力掀起知识分享、知识付费浪潮的罗振宇,已经连续4年举办了个人跨年知识分享年会。从之前的现象级,大众知音,媒体热门话题到去年底这一届,已经进入破功状态。各个意见领袖群的吐槽与套路解码远多过之前一面倒的歌颂和追捧之声。

知识这个领域,一个人或者一个团体是不可能去取代一个体系的。更何况在这个由不同年龄、性别,不同职业,不同专业,不同行业所组成的有机社会里,知识体系纵横交错。要迎合所有人,或者大多数人,知识IP们只能使用更贴近的或者创新的表达方式去反复咀嚼那些人畜无害的心灵鸡汤。对于厌烦了传统知识体系传授方式的大众,以为找到升华的捷径,终究还是扛不住一哄而散。毕竟在人类进化过程中没有一种成长是舒适的,知识学习也不例外。

财经大V吴晓波的年会面临着同样的尴尬,在今天这个资讯爆炸的时代,从事财经自媒体的传统财经媒体越来越多,财经资讯和个人财经内容创作也逐步上升为兴趣类信息流的主要品种。当已被各平台的兴趣信息流刷了多遍的趋势判断,热点解读在吴晓波年会上并没有太多差异的展示时,焦虑的职场盲流参与这场精神盛宴,寻求区隔的标签也同样走向失效。

除了个人跨年盛宴变身为围观群众的吐槽大会,去年下半年开始的公益圈中国版“metoo ”运动也让多位知名公益人士形象受损,光环尽失而被迫退出了自己创立的公益事业。甚至连形象完美的知名主持人朱军也深陷metoo运动的官司当中,不得不说有些汗颜。

当然,敢称今年为人设崩塌元年,就在于人设崩塌的无区隔化和无年龄与身份的限制。翟天临演员事业没有取得多高的成就,不停炫耀学霸气质和博士后身份,被细心网友拔出了学位教育中令人不堪的一幕,引发了舆论的强烈声讨。

一边给公众灌毒鸡汤,杜撰故事打社会热点擦边球,一边年收入近亿的咪蒙,成为了自媒体人的巅峰代表,同时也在大众层层剥解中暴露了并不完美的人生和人格。成也流量败也流量,当你手握如此重要的舆论影响力,仍为直接商业利益不惜铤而走险,不太注重价值取向时,必然会有引火烧身的一天。咪蒙全网账号在整改期自行关闭,背后代表的是自媒体人设的终结。

转基因科普作家方舟子仍然活跃在国内社交媒体的一线,毕竟背后有着庞大的利益,只是公众已没有那么好骗,他的每条更新动态后面网友们的留言反映了其现在真实的社会价值。

关键词:科技产品 数字时代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