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
首页  >  运营  >  管理创新

解读“龙抬头”的战斗哲学
走近中国电信翼支付技术团队

2014-10-21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  作者:易旬

4月的上海,依旧透着丝丝寒意。

窗外的天空渐渐亮了起来,窗内的人和衣睡在冰凉而单薄的垫子上,他似乎被冻醒了,但眼睛像被胶水黏住了一样困倦。他翻个身,把凉冰冰的双手揣在上衣的口袋里——没有被褥,只有自己的口袋还热乎点儿。

他刚刚和兄弟们度过了一个不平静的夜晚,刚刚迎来又一个成果不菲的黎明。

他是中国电信天翼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研发中心总经理黄向前。

组队布局翼支付

2013年被称为互联网金融元年,一时间群雄并起,人人都想在这个领域占得一席之地。

作为中国三大移动运营商之一的中国电信,一直在大力拓展移动互联网服务。眼光敏锐的翼支付管理层早早嗅到了互联网金融大风将起的味道,并在2011年就着手组建专业团队——“龙抬头”,且同时布局支付平台——翼支付。

支付是互联网金融发展的根基,而支付的技术开发则是根基中的根基。

作为2005年就进入中国电信从事支付类技术研发的黄向前,毫无疑问地成为翼支付技术开发团队的负责人。

这个皮肤黝黑的北方大汉,常常让人忘记了他的名字,每个同事(事实上,团队中更多的是互称 “兄弟”)都会亲切而自然地叫他“老黄”。其实老黄并不老,但黝黑的皮肤加上过度的熬夜操劳,让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是嘶哑,常常布满血丝的眼睛,让“老黄”这个称呼听起来更加贴切。

老黄有着一颗细腻的心,在刚刚租来的办公室里,他让大家都坐在靠里面的位置,而自己坐在背靠太阳的一侧——天太热了,没有空调!他坐在热气腾腾的会议室里,急匆匆地讲述着他与翼支付技术开发团队的故事,来不及细细回忆,来不及铺陈感叹——他一向奔忙、脚不沾地,哪有时间讲故事!

巨人的软肋

“我们技术团队现在大概有450人,上海大概有240人。”说起团队,黄向前不无自豪,要知道,在2011年刚刚开始的时候,技术团队只有30余人。

从成立到如今短短三年时间,翼支付从无到有,从单一业务到成为国内水、电、煤气、交通罚款等综合民生缴费的主要聚合者之一。目前翼支付的自有账户用户数已经突破1亿,各类合作商户超过8万家,累计交易额超过3000亿元。

如此突飞猛进的业务增长背后,只有450人的技术团队在默默支撑,足见技术团队有限的人手和必需的能力在业务爆发式增长幅度下的压力。技术人员的招聘、培养及留用是黄向前必须考虑的问题,也是难题。

另外,蓬勃而起的互联网金融浪潮让技术类人才的竞争空前激烈,在这方面国企难有争抢人才的优势,甚至还有许多的劣势——比如编制太少,很多员工只能以“临时工”的身份工作,这在人才急缺而又难以培养的形势下十分不利。

“互联网金融是新生事物,市场上有相关技术经验的人不多,因此每招聘一个员工进来都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与精力对其进行培训!而接下来的另一个问题更令人头痛、心痛:培训出来能用了,却被别人挖走了。” 黄向前无奈地说。

究其原因,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市场上的诱惑太大,为了挖人,一些公司甚至给出高出几倍的工资或赠予股权,而这些在国企体制下难以成行。在流失的员工中,没有编制的“临时工”占很大一部分。

“如果能多有一些编制名额,也许可以多留住一些人,毕竟没有编制很难让人有归属感,不好管理。”

一方面是蓬勃而起的业务需要更多技术力量的支持,另一方面是技术团队人员的参差不齐,老黄真的愁老了。

力量不对称产生的结果就是:加班!

老黄和他的兄弟们

从2013年年初开始,翼支付逐步调整业务板块,构建了“支付+金融”的两大板块布局。一年多来,金融板块方面已打造了针对个人理财的“添益宝”产品,针对电信供应链的融资业务“天翼贷”,并初具规模和市场影响力。

因此,从2013年年初至今,加班成了龙抬头上海团队的“常规”工作:每晚9点是团队成员的“碰头”时间——交流当日的工作情况,提出问题,并布置第二天的工作计划。“伴随12点的路灯回家”甚至通宵加班,在这里早已司空见惯。

“有时候实在累了,兄弟们就找两个凳子一拼,身子搭在上面小眯一会儿,醒来后继续干!”这个在凉冰冰的瑜伽垫上睡了一个多月的汉子,说起兄弟们吃过的苦,眼里泛起了亮晶晶的泪光。

2012年年底是老黄记忆深刻的一段日子。当时上海网关平台重构工作启动,整个过程困难重重——软件架构设计和服务封装过程复杂、自有开发人员的能力有限、经历两次架构变更设计、自有项目管理不足、上线前老平台向新平台的割接……

老黄是坚韧的,他虚心求教,在软件架构设计过程中邀请了互联网公司的技术专家,参与团队架构设计。在项目管理上,严格控制需求变更和方案评审。系统割接采用分批次割接,先小范围上线试运行,期间逐步优化发现的问题,逐步迭代优化系统,再逐步扩大上线范围。

老黄也是幸运的,用他的话说就是“有一帮从不抱怨的兄弟!”这正是他一直克服困难向前走的动力之一。

苦心人,天不负!经过一次又一次的讨论,一个又一个的方案修订,一次又一次的试验,历时一年,团队终于在2013年11月完成了新网关平台的正式上线。

今年8月,中国电信发布了2014年上半年财报。在中期业绩记者会上,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表示,上半年翼支付交易额突破1300亿元,同比增长170%。这一数据达到了去年全年的水平。

多么繁盛的果实!负责扎根的人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笑了。而就在数据公布的4个月之前,老黄经历的那场揪心的考验还历历在目。

4月1日,距离翼支付转账功能正式上线交付使用只有15天了。同一时间,技术团队还需完成另一项重要任务——新网关的开发。

紧迫的任务,持续加班的高强度工作让许多人都扛不住了,六个工作小组组长一下子走了五个。在这青黄不接而又任务繁重的关头,老黄亲自带领剩下的400多位不离不弃的兄弟一起拼了!

这段时间,由于办公场地不足,而又没有时间、精力找新的办公场所,于是老黄就把团队搬到一个废弃的乒乓球室。球桌成了兄弟们的办公桌。“老黄每天白天在外奔波、开会、与其他部门沟通,晚上回来还要和我们一起加班到深夜。他几乎一个月都没回过家,天天睡在一张薄薄的被别人丢在那里的瑜伽垫上。”刘永富声音有些低沉,这个热血青年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

一个个通宵达旦的奋战,一次次兄弟们的加油鼓劲……在这段艰苦的日子里,大家充满干劲,没有一个人抱怨。“真的非常非常感激兄弟们,有时候甚至觉得有点对不起他们。”老黄一字一字地说道。

窗外的天气燥热,一如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沸腾。在人力价值被前所未有地推高几乎十倍的技术市场,老黄这样的人才当真难得,然而他毫不为之所动。“这里就像自己的家一样,我的一帮好兄弟全都在这里。”他憨憨地笑着,眼睛里还有鲜红的血丝。

聚力共辉煌

经历过磨砺的技术团队,如今正向着规范化不断迈进。

“为了降低培训成本,提高工作效率,我正在整理有关培训的文档体系。”信息技术部IT研发中心经理刘永富说。这个85后的硕士高材生自2011年6月进入“龙抬头”团队起,如今已经是第四个年头。

这个一腔热血的小伙子在永远忙碌的“龙抬头”团队里找到了归属感,“这是一群真正在做事的兄弟,我敬佩他们!”刘永富说。

团队高速、高压的工作节奏,让人没有时间来沉淀和反思,而这恰恰让细心而认真的刘永富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并与领导沟通后落实到行动上。

除了整理培训资料、梳理培训体系之外,刘永富还在积极倡导和举办内部分享机制与反思机制。

“平时大家都是各忙各的,缺乏沟通,导致有些工作多做、错做,浪费了大量的人力和时间成本。我们现在每周都有定期的沟通会议,大家一起沟通、分享经验和问题,大大提升了工作效率。”刘永富不无开心地说。

“龙抬头”团队在越来越规范的同时,其对自身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也获得越来越多的认可。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翼支付优秀成绩的取得,与技术团队人员坚韧不屈地克服一个个困难、熬过一个个黑夜的勤奋密不可分。

在今年8月的中期业绩记者会上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指出,由于中国电信下一步会考虑进军金融,发展小额贷款、理财产品等其他业务。届时可能由中国电信自行申请金融牌照,或者与金融机构合作取得牌照。

眼下,互联网金融愈来愈火,竞争也越来越激烈。翼支付现有成绩给了后方技术团队无穷的力量和信心,而未来等待他们的还有更多的挑战和任务。

关键词:中国电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