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
首页  >  运营  >  深度聚焦

电信运营商如何玩转“数字化”时代

2016-06-29  来源:通信世界网  作者:赵艳薇

随着数字技术的演进和用户消费习惯的变化,全球移动运营商的业务范围正在逐渐延伸到传统核心业务以外的新兴领域。除了继续在语音、短信和数据业务的基础上提供服务,运营商也开始尝试拓展新的技术方向和商业模式,以扩大其产品多样性和竞争力,本期特邀专家,共话电信运营商如何拥抱数字化时代。

如何借力大数据“风口”

记者:就目前电信运营商处境而言,互联网、大数据将带来哪些转变以及运营商为何亟需进行数字化转型?

王秋实:电信业与互联网之间存在一种相互依存又竞争替代的复杂关系。互联网的诞生和发展依托于电信业,然而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跨越式进步,特别是OTT业务的广泛兴起,互联网与电信业之间的关系变得微妙——OTT业务在一个侧面打破了电信业长期存在的垄断壁垒,导致了电信业迅速的管道化和收入利润增幅的急剧缩水。可以说在移动互联网兴盛的这几年,全球电信业都备受煎熬,而大数据的发展和应用则为煎熬中的电信业带来了新的希望。如何借力大数据“风口”,扭转移动互联网时代被管道化、边缘化的尴尬地位以及在上层应用市场中占据主动地位,对运营商来说至关重要,也是我们在当前观察到的最适合运营商转型的渠道。

张桂玲:无线电信业发展至今约30年时间,经历了起步、高速发展、缓慢发展几个阶段,业务更新迭代,诸如寻呼业务、模拟电话、小灵通等早已不见踪影,而由于迭代是发生在电信运营企业内部,所以不影响运营商的生存和发展。但电信技术发展到今天,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应用的兴起,已经影响到电信运营商生存的根基,运营商的数字化转型势在必行。

记者:运营商在数字化转型浪潮中相比其他行业有哪些优势?如何抓住机遇?

王秋实:运营商在数字化转型的浪潮中最主要的优势是数据优势,从数据端口到数据沉淀,运营商有着其他行业难以获取的数据资源。然而摆在运营商面前的问题是如何进行数据变现,如何对这些沉淀的数据进行挖掘、分析和使用,使之成为一种生产资料。运营商的数字化转型一方面是运营体系和服务体系的转型,基于大数据做智慧运营、智慧服务;另一方面是数据经营,通过数据挖掘和分析进行用户行为的趋势性研究和预判并进行变现。

在数字化浪潮中运营商能否抓住机遇顺势转型,其难点不在技术或资源,而是在运营商能否以互联网的姿态迎接新时代的变化,重新审视自己与用户、市场以及其他互联网公司之间的关系,然后以开放的姿态、平台化的定位吸引优质的技术能力,将资源优势、技术能力和开放运营相结合,走出新时代的数字化运营商的道路。

张桂玲:与其他企业相比,运营商数字化转型有自己独特的优势,主要表现在:有资源、有目标、有激情。

有资源:包括带宽资源、用户资源、大数据资源。数字化转型仍然离不开丰富的带宽资源,运营商掌握宽带资源,等于有了参与互联网大数据业务的入场券;而在IDC业务领域的用户积累,为运营商的数字化转型提供了基础;运营商拥有电信大数据资源以及在IDC业务领域积累下来的资源,这是其他互联网企业或者数字化市场参与者所不具备的优势。

有目标:在互联网业务领域,电信运营商虽然一直受互联网企业压制,业务发展不温不火,但电信运营商从来没有改变过发展移动互联网业务、参与甚至主导产业链的决心和目标,在大数据时代的数字转型中也不例外,从电信运营商的动作和对外的言行上都能够体现出来。

有激情:作为国企,基础电信运营商的激情远超过其他国企,电信运营商数十年如一日地耕耘,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的细分市场和竞争市场,这份激情的延续是数字化转型的重要精神支柱。

转型还需内外兼修

记者:从内部自我转型和对外数字化服务2个角度分析,运营商应该如何做好数字化转型,具体的步骤是什么?可以切入的领域有哪些?

王秋实:内部自我转型是基础,对外数字化服务是表现,运营商数字化转型的第一步就是内部的自我转型,这也是数字化转型成功的基础。

转型过程中首先是做好“管道”、流量经营,这是数据获取和分析的基础。在做“管道”的过程中不断积累用户偏好和行为数据,并对网络状态进行实时分析提升网络资产价值,做好流量变现的技术和基础储备;其次是以平台化的方式进一步开放网络资源及能力,构建数字化运营的生态圈。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会涉及到IT系统的优化、流程的重构以及数据流的规划等问题。

张桂玲:目前运营商数字化转型需要做的是内外兼修:从内部层面,企业需要在转变思维的同时加快运营机制的转变,运营商相互之间、与互联网企业之间的竞争让运营商员工(不论是上层、中层还是基层员工)在思维上都具备了对互联网、大数据的认知,但是行动上却处处受到机制上的制约,难以迈出这一步。因此第一步要做的就是转变机制,但转变机制谈了十几年,效果仍不明显,所以可采取迂回方式,比如运营商“双创”、中国移动成立新媒体公司等,都在一定程度上规避制度带来的不便,加快数字化转型的进程。从外部层面,企业要修炼服务意识、服务态度、服务方式,这个服务不仅是针对终端客户,也包括合作伙伴、上下游产业链的相关参与者,如果想要成为大数据互联网产业链的核心或者重要环节,就要有能力给其他参与者提供机会、带来利益。

具体切入的领域要根据自身的资源来定位,首先运营商在IDC领域有自己的领先优势,基于IDC业务来筹划提供云计算服务。其次,在智慧城市方面切入,依托现有的宽带接入资源、移动政企客户资源,做出几个智慧城市的标杆,形成示范效应。在战略上,运营商数字化转型切入的领域一定要“多点开花”,在全国范围内形成多个爆发点;在策略上,鼓励省公司或者借助“双创”平台,以多种方式、多种渠道切入数字化转型,最终形成线、连成片,形成规模效应,完成数字化转型。

记者:运营商缺乏互联网基因,在面对各种互联网“蓝海”时,想介入又有些犹豫,请分析一下,运营商在数字化转型中主要面临哪些挑战

王秋实:运营商的创新不足、转型乏力可以说是难以解开的“莫比乌斯之环”,但运营商最大的问题是难以适应互联网时代、缺乏互联网思维。在用户层,无论是产品设计还是服务提供,包括定制服务、定制终端等,带有明显的“运营商”特色;在体制层,运营商的管理与市场相去甚远,如何让行政体系的管理与市场化的绩效相结合是运营商探索多年的老问题。

张桂玲:运营商在数字化转型中,我认为主要有3方面挑战:第一,来自互联网企业的挑战,运营商数字化转型最大的竞争对手是现有的互联网企业,一方面互联网企业让运营商看到了互联网的发展方向和潜力,另一方面互联网企业捷足先登、抢占商机,促使运营商不得不转型。第二,运营商企业体量大,反应速度受到约束,出现机遇时不能做出快速决断而错失良机。第三,在云计算、大数据等新技术和新业务应用中,尚未形成一个明确的可复制的盈利模式,运营商数字化转型仍然有很多不确定因素。

关键词:运营商 电信运营商 智慧服务 电信运营企业 数字化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