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
首页  >  运营  >  深度聚焦

六模全网通是大势所趋

2017-03-15  来源:comobs  作者:赵宇

两会期间,三大运营商除了明确将取消长途和漫游费,最为有亮点的无疑是全行业对于六模全网通的推进,成为有力促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举措。

中国电信在提速降费六大举措中明确,加快推广六模全网通手机,让用户得到更多实惠,而此举又一次得到中国联通的遥相呼应。

2015年12月11日下午,中国联通联合中国电信一起共推六模全网通;几个月后,六模全网通成为国家标准被广泛推广;2016年12月的4G手机出货中,全网通手机占比76.2%,2017年1月达到了81%。

中国电信表示,因为六模全网通的推广,2016年全年消费者购买4G手机支出减少约180亿元,其中中国电信的用户购买手机节省63亿元。

而中国联通表示,由于推进全网通终端行业标准,全网通手机单价平均下降约70元。促进实现“一部手机、三网通用”,惠及联通用户达7500万人。

六模全网通的出现提升了国内三大运营商竞争的规格,更让用户受益。在两会期间,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的隔空携手亮出业绩,不仅仅是为了吸引中高端消费者选择购买六模全网通手机,也是让行业的决策者们看到电信行业的竞争应该抛弃终端模式之争的短见,让运营商回归理性运营之中,更是让产业链中的各家终端企业看到六模全网通的优势所在。

包含各3G制式的4G手机出货占比(comobs制图)

更为重要的是,在六大举措中,中国电信指出,六模全网通已被国际标准组织GCF采纳,成为全球领先的认证标准,也为国内手机厂商提升国际竞争力、助力“一带一路”奠定了坚实基础。

这意味,在2016年六模全网通销量达到2.6亿部的基础上,中国电信及联通将助推采用六模全网通的终端企业走出国门,通过国家标准与国际的接轨提升国产终端在海外市场的影响力。

同时,在两会期间,中国电信指出,六模全网通有利于减少电子垃圾带来的环境污染。如此看来,中国电信、联通推进六模全网通不仅仅是出于行业竞争、产业链共赢,更为重要的是改变人们的生活环境,让“4G改变生活”从口号落到实处。

2015年12月11日清晨,comobs发布的分析文章指出,两家运营商共同推进六模全网通,通过规模化的合力势必将降低六模终端综合成本,让用户选择更自由,厂商生产更简单,渠道周转更快速,同时,有利于推动国际CDMA运营商采用TD-LTE网络和终端。

从竞争角度看,六模全网通是中国电信和联通提升自身竞争规格的利器,有利于区别五模手机打造差异化竞争,巩固运营商在终端、渠道中地位,在赢得增量市场空间的前提下提升了第二卡槽的流量经营,让用户受惠于提速降费。

目前,中国电信手机上网流量平均单价由2014年的0.12元/MB下降到2016年的0.05元/MB,过去两年分别下降33%和37%。而中国联通4G+网络局部热点提升至525Mbps,流量平均资费水平降幅超过48%。联通与腾讯深度合作的创新型产品,消费者人均月使用流量达12个GB,但支出的费用仅19元。

不过,业界也没有必要一味追捧六模,否定五模、三模手机的价值。

4G商用初期,三模手机出现过一段时间后,业界主流观点认为4G手机应该一致倒向五模,理由也很充分,希望能够通过支持国际漫游带动TD-LTE融入全球网络的发展,实际上中国移动在推进五模的同时,也支持了三模的发展,而这背后反映出的现实是,低端用户市场需要极低规格的4G手机去转化(例如2G向4G的迁移,三模就足够了);2016年VoLTE规模商用初期,中国移动也是通过三模VoLTE满足用户需求,因此,各种模式的手机均有其阶段的历史使命。

同时,当时的产业链需要阶段性的发展过程去完善多模的技术积累,4G商用初期,很多芯片厂商单纯推TD-LTE芯片没有问题,但卡在了支持多模的环节,而作为领先的芯片商如高通、华为等肯定是希望推出五模手机,提升竞争门槛,将竞争对手远远甩在身后。

六模全网通的商用也是如此,无论从竞争还是从推进产业竞争升级的角度,也需要循序渐进。只不过中国电信由于存量市场的份额不足以与中国移动抗衡,拉上联通合纵连横,推进六模全网通放大时间窗口远远比TD-LTE大跃进来得艰辛。

2015年2月6日,联发科推出支持包含CDMA的SoC时,联发科高层认为,虽然联发科错过了CDMA发展黄金时期,但以支持CDMA的LTE产品形态出现并不算晚。这句话现在看来也是意味悠长。

2016年,华为手机通过Mate9高端手机搭载麒麟960真正意义上通过自研芯片支持了CDMA,相关人士认为,这将是华为手机真正意义上提升中国电信增量市场的举措。嗯,也是一句一语双关的言语,或许体会这句话的深刻含义要看华为2017年的终端业绩报告了。

2017年,英特尔推出的千兆级LTE Modem也支持了CDMA……

也就是说,当产业链走到今天,六模全网通才具备了全面普及的基础条件。

不过,随着中国电信的800M、联通2G/3G全频段重耕用于LTE,使得中国电信和联通将逐渐从单纯的六模全网通提升至叠加VoLTE等功能的终端竞争中,与此同时,双卡双VoLTE、VoWiFi也将进一步提升六模全网通的规格,升维之中实现增量客户的转化。

或许,行文至此应该结束,但言犹未尽,笔者还希望谈谈关于阉割版的个人观点。

如果终端厂商采用支持六模芯片的方案,理应公平公正的推出六模全网通手机支持三家运营商发展,这是减少研发成本最简单的选择,也是促进运营商基于六模全网通基础之上公平竞争的准则,在今年手机元器件上涨的同时,如何降低成本保证利润,支持六模全网通是最好的出路之一。

举个简单的例子,华为为什么在去年10月还要推出包含支持集成自研CDMA的芯片?促成这一原因的关键在于,研发成本需要得到控制,从研发角度来讲,华为在此前选择六模和五模需要做两种单板,拼片的单板和不拼片的单板,从研发资源上有很大的浪费,麒麟芯片很好的解决了这一问题。

所以,当采用高通、联发科、华为和英特尔等部分芯片厂商包含CDMA的SoC推出非六模全网通手机时,关于阉割版终端的说法是成立的,但并不能以此否认单纯意义上的五模手机的市场空间和价值。

最近,小米推出5C是一款功耗控制相当不错的手机,尽管只采用了28nm制程的工艺。由于仅仅推出了移动版,因此业界有观点猜测小米5C是阉割版,对于小米自身和国产芯片长远发展是不利的。其实,作为松果推出的第一代芯片澎湃S1是支持五模的。无论从理论还是现实,小米5C并不能准确的被定义为阉割版,且小米手机并没有排斥骁龙和Helio全网通芯片进入其供应体系。应该看到,在2017年元器件供货紧张的前提下,小米及时推出自有芯片的意义所在,更何况这只是小米的第一步,更应该以包容的心态看待其阶段性发展。

其次,为什么在全球运营商纷纷选择退网CDMA之际,六模全网通才逐渐盛行,时间点是否晚了?恐怕,作为CDMA主推手高通应该反思,以CDMA优秀的技术,完全不难打造一个开放的生态系统,CDMA理应有一个更具有价值和长远发展的生存空间,甚至是之后的UMB。

面向国内市场,4G网络是足够完善的:2016年中国的4G基站已经达到263万个,其中,中国移动4G基站超过150万个,(去年11月初,中国电信4G基站公开数据是86万个,联通超过70万个), 2017年中国电信4G基站将达到115万个……

随着包括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等运营商纷纷推荐支持双卡双VoLTE终端形态,将加速LTE在终端的权重,未来终端是走向大而全以六模全网通为基础的各种CA组合叠加的4G终端,还是走向仅有ONE LTE叠加各种CA组合的4G终端,恐怕有待于市场去验证。

从VoLTE普及到+NB-IoT的推进,某种意义上,CDMA/EVDO将在未来几年后逐步完成2G/3G在中国电信现网中的使命,但它对于产业发展的意义在于不依靠顾此失彼的模式竞争,从而提升运营服务的规格,让运营商重回运营本质。

从2G时代的C/G,到3G时代的G/T,甚至是G+W+T,再到4G时代的GGE/TDS/TDL到五模直至六模,多模带给终端差异性竞争优势随着六模全网通的普及正在逐步弱化,运营商之间的竞争正在从终端侧向网络转型和业务转移,六模全网通终端作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实质举措意义不可动摇,但也不能否认五模手机的存在价值。

关键词:运营商 六模 全网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