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
首页  >  运营  >  通信睿观察

通信业的低价中标谁之过?

2017-04-17  来源:通信世界网  作者:顾嘉

通信行业一直饱受低价中标之苦。有人精辟地总结低价中标的三宗罪:饿死同行,搞死自己,坑死甲方。在低价中标这场“变态”的游戏中,没有赢家。

低价中标错了吗?在市场经济中,面对同等质量的产品服务,采购者择低价而购,天经地义,何错之有?站在运营商的角度,抱怨之后,更值得深思的是为什么放之市场经济皆准的“价格”在通信行业失灵了,为什么有人敢于低价投标?大概是低价中标背后的潜规则。

潜规则一:奋不顾身先拿下,然后层层转包。

某家视运营商工程为惟一目标的通信服务公司高管曾说:不做运营商的工程是等死,以低价做运营商的工程是找死。他又说,就算找死也不能等死。

于是,每次运营商的招标总有人奋不顾身开出“惊天地泣鬼神”的低价。这些低价的中标者最后真的死了吗?似乎没有。

无论多低的中标价,中标者总能在抽取一定比例的管理费后,将工程外包出去,放心,总有工程队来接盘。运营商会因为工期、工程质量等对中标方进行考核,中标方的利润却丝毫不受影响,转身将考核的“板子”打在了下家身上,美其名曰“管理”。工程实施过程中会因青苗赔补、自然灾害等原因导致成本增加,这也不会影响中标方的利润,因为它的转包是“包干”的。这样对成本透明传递的外包让本就不高的中标价雪上加霜。在这样的工程中,工程是包赚不赔的买卖,中标者事实上就是掮客。

合同中不是写明“不许转包”吗?在实际操作中,大家对此心照不宣,“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集团、省公司是招标方,传输、无线、专线、家庭宽带的建设、维护有不同的中标方,到了基层公司你会发现竟然都是同一只施工队。

对于这种转包,大家表现出来的竟然是理解:一方面,一家A省的企业中标了B省某运营商的工程,叫它从本地派工程队过来?不现实,成本太高;另一方面,通信工程建设要埋光缆、栽电杆,常常伴随着群众协调工作,外地的工程队缺少当地资源几乎无法开展工作。

于是,运营商具体的经办人员大多并不去核实工程中是否存在转包。就算有少数较真儿者,想去核实难度也大,查验骨干人员的劳动合同是一种方式,但中标方完全可以快速与转包工程的相关人员签订劳动合同。

潜规则二:亏本做也没关系,其他项目来补。

在低价中标之后还抽成的转包,为什么有人来接盘呢?先挤进运营商工程的门,这个项目不赚钱,人混熟了、能力得到展示了,可以通过其他小工程来弥补。这就相当于“画了一张饼”,光缆敷设的施工队或许还可以揽一点站房维修的活儿,基站建设的施工队可能还兼做基站维护。这样做的恶果是在工程验收中要么串通、要么扯皮。

运营商通常会叫上维护单位参与工程验收、签字,他们的意见非常关键。维护方会对自己参与的工程建设“放一马”,验收不严格;反之,可能对不是自己参与的工程百般刁难,不签字,为的是下一次把工程给他做。由于各运营商的集中化程度不断提高,基层公司的权力越来越小,可以自行开展的小工程也越来越少,这让那些低价承接转包工程的小工程队日益艰难。

潜规则三:低价中标不着急,总有人来想办法。

低价中标那么多问题,谁最着急?谁最煎熬?不是中标方,也不是承接转包的工程队,是运营商基层的具体经办员工。

一方面,要经过漫长的立项、招标、采购、设计等流程,开工常常很晚,但运营商又特别强调投资效益,于是工期就特别紧,工程进度考核和其他KPI一样威风八面;另一方面,上述种种低价中标问题又加重了工程建设推进的难度。

压力统统集中在工程管理员身上。他们通常连中标方都见不着,或者把工程队误认为是中标方。为了完成进度,为了所在的区县公司的考核,为了自己的绩效,只得与工程队一起摸爬滚打,去解决工程中的各种问题。这其中需要解决的最大的问题,无疑还是低价中标的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无非几种方式:首先是潜规则二提到的找点别的活给他干,挣点外快;其次是为工程队分担一些本该由其承担的成本,可现在工程都“包干”的没有空子可钻,工程管理员的权限很小也无力操作;再次是到中标方那里为工程队争取更多的利益,可中标方都是上级公司招来的,一个工程管理员根本就不放在眼里,甚至说不上话;最后也许是惟一可行的方式,就是允许工程质量差一些。

工程质量差一些,工程队既能省成本,又可以快点完工。一位县公司经理在抽查在建工程时发现过街的光缆埋深不够,从自己的工程管理员那里得到的解释是:工程队就拿那么点钱,能埋下去就不错了。

大家对低价中标深恶痛绝,但似乎除了低价中标,还找不到第二种更公平合理的评标方式。

要割除低价中标之弊,关键还是要破除上述3个潜规则。不对层层转包听之任之,要么真正对转包说不,以“零容忍”的态度整治转包;要么承认转包行为并对其规范管理,或者直接给予小工程队投标的机会,与众多小工程队正面发生关系。

没有了层层转包,第二个潜规则也就没有了用武之地。不能让基层的工程管理员来为低价中标的众多问题“埋单”,要改变他们的观念,更要对他们给予更多的支持,要让他们摆脱与工程队的纠缠,按合同和原则管理真正的中标方。

说到底,低价中标的问题还是运营商的管理问题。如果禁绝了层层转包,低价中标者为了履约就会巨亏;如果基层的工程管理员能严格按规则和合同管理,不错位地去为工程队想办法节约和增收,工程队无利可图就不会去承接低价工程。没有了低价中标者生存的土壤,就不会有人报出匪夷所思的低价了。

关键词:低价中标 运营商 通信业 过街 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