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联网
首页  >  物联网  >  物联网要闻

树立面向新型城镇正确的智慧城市发展观

2014-12-17  来源:科技日报  作者:

城市是现代文明的标志,城市的发展离不开科技的推动。智慧城市是信息社会城市发展的一个高级形态,是我国城市政府发挥后发优势、进入信息文明前沿阵地的战略机遇。智慧城市概念自提出以后,迅速得到业界和各级政府的响应,围绕智慧城市的各种概念定义和解决方案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然而,由于智慧城市概念内涵和外延尚未理清,加之技术思维的狭隘和商业利益的诱导,智慧城市在实践过程中鱼龙混杂,成了各种新技术和新应用随意堆砌的试验场。一些地方政府以“有形之手”将智慧城市规划成为若干庞大的项目群,充满了浓烈的“凯恩斯主义”味道。这种通过政府大规模投资或社会融资进行基础设施以及各种应用项目建设的模式,好比“植树造林”,高价移植来的“智慧之树”种下,却因高昂的维护成本而难以为继,结果“智慧之树”逐渐凋零,留下的只是消耗极大资源却承载极少应用的信息“水泥”。因此,树立正确的智慧城市发展观是我们亟须破解的难题。

智慧城市是信息时代下城市经营发展的新思维

当前世界经济和社会发展呈现三大趋势:经济全球化、全球信息化和全球城市化。在网络信息时代,世界日趋扁平化,即便是偏远的中小城镇也可以与一线发达城市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在农业社会和工业社会中,物质和能源是主要资源,所从事的是大规模的物质生产。而在信息社会中,信息成为比物质和能源更为重要的资源,以开发和利用信息资源为目的的信息经济活动迅速扩大,信息经济、知识经济逐渐成为城市经济活动的主要内容。

智慧城市关注的不是数字化程度,而是信息繁荣程度,以及信息富有社会与信息贫乏社会问题。正确的智慧城市发展观旨在营造城市信息繁荣,通过产业互联网化推动工业、农业和服务业发展,营造以信息人为核心的信息生态之城,而不是项目围城,也无须大规模投融资和举债建设。智慧城市是信息时代下城市经营的新思维,是以政府“有形之手”和市场“无形之手”,营造宜商宜居、安居乐业的新型信息生态环境。智慧城市是以城市为单元实现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与农业现代化的重要抓手和牵引动力,是地方政府发挥后发优势,实现弯道超车的发展战略。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把市场作用由“基础性”改为“决定性”。互联网经济显著特点是高度的“市场性”,互联网时代的竞争平台已经被推平,使人与人之间、城市与城市的竞争环境变得公平,彼此间的机会也都渐渐变得越来越均等。

目前,我国很多城市政府依然直接掌握大量资源,在城市经济活动中到处都能感受到政府力量。城市政府需要负面清单思维,约束权力,建立和完善更公平、自由、开放的市场环境,给创新留下空间。当今的信息社会,恰当的政府超前引领有助于城市在“群雄竞逐”的“战国时代”快速崛起,形成富有特色的智慧城市。智慧城市已成为城市竞争力的内在要求和必要手段,城市政府超前引领重在强调政府中观视野和事前调节,依靠市场机制,辅以各种政策和措施,营造城市的安全可信赖和信息繁荣环境,使城市在区域竞争中赢得时间差,抓住城市可持续发展的主动权。

面向新型城镇的智慧城市理论探索与实践对策

当前我国城镇化发展的困境主要表现在土地城镇化快于人口城镇化、中小城市发展机会不均等、服务业发展滞后等方面。如何摆脱内需不足、投资拉动的粗放式增长模式?如何推动中国特色的新型城镇化建设?如何贯彻和促进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我们以新国家战略为指引,以信息生态学为基础,以产业互联网化为手段,理清政府“有形之手”和市场“无形之手”作用关系,探索性提出基于面向新型城镇化的智慧城市三层理论框架及相应实践对策。

第一层是构筑信息社会的网络基石,包括3G/4G无线覆盖、移动互联网、公共云服务平台等,这些要素主要是由运营商及专业级服务商提供,以市场机制为主,政府引领为辅,营造(移动)互联网应用的基础环境。以云计算为例,据了解,国内不少城市在推进智慧城市建设中,云计算平台成为标配。过去几年各地政府大兴云计算中心建设,投资动辄四五百亿元,但这些政府主导建设的云平台,到目前为止,还看不出清晰的盈利前景。相比之下,2014年“双十一”,阿里云聚石塔订单创建能力最高达到每秒钟8万笔,支付宝的支付峰值突破每分钟285万笔,阿里云规模效应开始展现,年内又连续六次降价,对目前生存艰难的地方性云平台带来致命一击。与此同时,电信运营商掌握网络接入层面的资源,也可以将这些数据中心的计算资源打包成云计算服务提供给最终用户。因此,在自由、开放、共享的互联网时代,世界是平的,地方政府需要“它山之石可以攻玉”的思维,审视自建各种信息基础设施的必要性和可能风险。

关键词:智慧城市 新型城镇化 产业互联网 以人为本 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