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线
首页  >  无线  >  3G

且慢对TD-SCDMA盖棺定论

2015-01-05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人民邮电报  作者:邢云鹏

根据卡尔·夏皮罗和哈尔·瓦里安的研究,影响标准竞争的重要因素包括用户基数、知识产权、创新能力、先发优势、生产能力、互补品的规模、品牌和声誉等,这些因素在推动正式标准向事实标准的转换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处于标准竞争中的先动者可以率先获得用户基数的优势,规模经济和学习曲线上的领先可以使产品的生产成本快速下降, 从而在市场竞争中可能比后来者在成本与价格竞争上具有更强的竞争力, 进而会加速用户规模的增长速度。根据系统动力学的规律,只有率先累积到可以促使正反馈效应发生作用的临界用户规模, 厂商所提供的技术产品才可能成为市场上的事实标准。更为重要的是,在某项正式标准提出后, 必须要有相应的企业提供互补品, 才会使其成为事实上的标准,标准的主导者才能从这种标准中获得相应的收益。

世界范围内通信标准的发展经验表明,被国际主要产业力量接受、被互补品厂商认同是判断一项标准是否成功的重要标志。欧洲的GSM标准和WCDMA标准,由于欧盟的大力推动和标准的相对开放性,大量互补品厂商纷纷加入,加速了标准的扩散。而日本提出的PCS技术因为标准的封闭性,没有得到国际产业链的支持,无法形成有效扩散,导致了标准竞争的失败。从国内情况来看,TD-SCDMA网络正是由于主要互补品——终端的限制而难以释放发展潜力。根据摩根士丹利的分析,2012年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前十名依次为三星、华为、苹果、酷派、中兴、联想、诺基亚、小米、HTC、MOTO,而在公布的TD手机招标名单中,仅有中兴一家位列其中。

从企业竞争到国家竞争

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不能争取国际产业链的支持呢?这是因为在全球一体化程度不断加深的今天,一国企业对于他国标准的支持不会仅仅只出于商业考虑。标准竞争已经超越了商业竞争,成为不同国家的竞争工具。在国际贸易领域中有一个词叫做“专利屠宰”,专指发达国家的企业利用技术优势,通过专利竞争挤压新兴国家企业的发展空间,进而达到保护本国企业利益的目的。

正如中外企业的竞争已经远远超出了商业范畴一样,某一项标准是否有竞争力,早已不是一项单纯的技术问题,而是取决于国家综合国力、产业竞争力和企业创新能力等众多因素。在我国努力将TD-SCDMA申请为国际标准时,原信息产业部部长吴基传曾经表示,如果国外势力阻挠使中国标准不被采用,中国也有足够的市场空间来支持自己的标准,我们完全有能力在自己的国家开发并运营TD- SCDMA!这表明标准竞争力已经演变成为一种超越了技术能力和企业能力,汇聚国家影响力于一体的集成竞争力。

历史是多维的和非线性的,正确认识历史、正确评价历史本身是一件专业性极强的工作。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应该放在其所处时代和社会的历史条件下去分析,不能离开对历史条件、历史过程的全面认识和对历史规律的科学把握……”正是因为历史如此复杂,人们在看待历史时难免根据局部下结论,经常会犯“盲人摸象”的错误,而那些以“非黑即白”的眼光,“断章取义”的鲁莽作风对待历史、妄加评价历史的人,注定会招致批判,成为笑柄。

历史也告诉我们,任何发展的道路都不可能一帆风顺。不能因为怕摔跤,而不敢走路;不能因为怕风雨,而拒绝成长;同样也不能因为怕失败,而不去创新。当前,国民经济进入新常态,改革进入深水区,国有企业改革进入关键时期,正确评价历史和看待发展中的问题的意义格外重要。特别是在移动互联网大行其道的今天,更应当消除各种旧观念上的束缚,打破各种旧制度的藩篱,激励国有通信企业主动求变、大胆探索、勇于尝试,才能开创我国通信事业新的发展局面。

关键词:诺盛 标准竞争 盖棺定论 TD-SCD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