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网络快报

长途台的激情岁月

2013-11-07  来源:人民邮电报  作者:李建平

    上世纪70年代,我有幸成为一名电信员工,被分配在财务部门工作。这本是一个让人羡慕的工作岗位,然而,年轻的我却整天对长途台充满了好奇感。于是,我主动向领导提出要到长途台去工作。不理解的人可能会说“脑子进水了”,因为财务工作是干部岗位,而长途台可是工人岗位,进了电信局的门,一个女孩子想到长途台工作比较容易,想到财务部门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有人对我说:“长途台整天插塞子、拔塞子、接电路,会有什么出息?”可是,涉世不深的我完全不考虑前途,只知道话务工作能让远在异地的人互相说上话是件挺有意思的事情。人事部门很快就下了调令,就这样,我成了一名话务员。

    神秘又神圣的工作

    那时,陕西宝鸡市只有2000门交换机,也就是说,全市包括各大机关、厂矿在内,市话用户不到2000户。记得那时,只有单位才有一部或是几部电话,私人家中几乎没有电话。即使是市委、市政府或是桥南的一些国防大厂,也只有小型的小交换机,设有总机,总机对外也就两条或是几条外线。那时候打长途电话,非经过长途台接续不可,很不方便。除了公事或是业务联系外,老百姓即使是有急事,也多用发电报来联系,一般是很少挂长途电话的。

    当年的长途台在社会上是一个让不少年轻人向往的地方,在多少人的心目中,它是一个神秘而又神圣的工作岗位。殊不知,话务员每天上班耳机一戴就是几个小时,面对的是安装着电键和电路插孔的机台,很是单调。话务员得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之中,眼耳口手并用,单手记录,交叉操作,“想用户之所想,急用户之所急,帮用户之所需”,经常忙得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

    那时,长途台有20多名话务员,有两个记录台、一个查询台和八九个接续台。每个话务员分管着4~6条电路,24小时“三班倒”,担负着全市长途电话来话、去话、转话的接续工作。当时,宝鸡到西安和市属各县有直达电路,到首都北京有直达电路,到省内其他地市的电话以及出省的电话,除了甘肃的西峰(因为与宝鸡相邻有直达电路)外,其他的都是由西安局转接。

    长途台在当时是邮电局主要的业务部门之一,是局里的一个窗口。局里提的口号是:“机线为业务,业务为用户。”要求话务员熟记业务规程、苦练基本功、背号码、熟记地名和路由、练习操作法、讲服务用语等。同时,对长途电话的接通率、逾限率以及话务员工作中的差错率都有严格的标准、要求和考核制度。

    长途台设有挂长途电话的113台和查询电话的116台。打长途电话,公事得先通过单位的总机或是能记账的电话拨113台;私人电话必须到邮电局的营业厅去挂。长途台的记录台受理后就转到接续台去接续,接通后,发话人和受话人才能讲上话。一般而言,用户挂了长途电话后就哪儿都不敢去了,只能耐着性子老老实实地等着,因为,电话到底什么时候能接通是个没准儿的事。诸如,电路空不空、受话人在不在,还有话务员之间协作配合的好坏以及发话人有事临时离开等,都是影响因素。挂了长话后,有时候十几分钟电话就接通了,有时候等几个小时甚至一天也不一定能接通。

    长途电话分为防空电话、疫情电话、首长电话、调度电话、政府机关电话、加急电话、普通电话等不同的类别,数字越小的级别越高。遇到级别高的电话时,各条有关的电路就会像公路上其他汽车给110、120、119等特殊车辆让行一样,很快就得让开电路,保证重要电话的畅通。接续时,话务员知道每个长途电话对于发受话人来说都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各级党政军机关的电话,有的关系到党的方针政策上传下达的大事;还有一些私人电话多是一些急事,话务员自然也知道其中的利害,所以她们总是想方设法地接通每一个电话。遇到电路不空时,就想办法绕转电路接通;遇到受话人电话没人接,就给对方话务员说好话让多要几遍;受话人不在,只要电话能追踪到就不放弃;实在接不通的,受发话人委托,话务员经常代传代讲电话;遇有火车站接人的电话,火车快到站还没接通的,话务员下班后就赶到火车站去代替用户接人并送到用户家里。像这样感人的事情发生过很多,我们的长途台不仅出过不少先进个人,如市劳动模范马学琴和市“巾帼十杰”张晓霞等,还是一个优秀的集体,在邮电系统的部省级都获得过很高的荣誉,还获得过全国“五一”劳动奖状集体奖。

    上世纪80年代初,我由长途台调到电信科分管长话业务,所以,就有机会比较深刻地感受到长话业务的兴衰。随着社会的发展,长话交换量逐年增加,每天的业务量也由70年代的一千多个增加到80年代的几千个。话务员最多时也增加到五六十人。出省的一个长途电话需要多个局的话务员接转,通信设备的滞后和社会需求的矛盾日益凸显,即使话务员全力以赴,也难以满足用户的需求。

    80年代后期,局里引进了万门程控设备,电话逐步走进了百姓家中。起初,也只是做生意的人才安装私人电话,大多数人感到装电话没有什么用处。别说是广大的老百姓了,就是邮电职工,都想不到以后电话会成为人们日常生活、工作中不可或缺的东西。而且,当时初装费高达3000多元,每月还要交月租费,绝大多数老百姓是不会花那个钱的。

    令人高兴的谢幕

    到了90年代初期手机问世,最早是各级领导和生意人用上了“大哥大”。随后,座机的初装费也大幅下降了,由几千元降到了几百元,安装座机的用户随之也就越来越多,电话如“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长途电话也不再是主要靠长途台来接了,所以,长途台的话务量骤减,每天的业务量减少到百十个。技术变革的浪潮冲击着长途台,“无可奈何花落去”,长途台开始减员了。

    随着电话的发展和普及,随后,寻呼机、小灵通也逐步普及到百姓生活中。再后来,手机、电话走进了几乎所有的寻常百姓家中。使用手机者不分男女老幼,不分职位职业,也不分城市农村。现代科技的迅速发展使社会发生了神奇的变化,整个地球都好像变成了一个村庄。

    在飞速发展的通信科技面前,上世纪90年代中期,长途台逐渐成为明日黄花。无论在哪里,无论什么时间,手机都可以随时让需要联系的人通上话,没有人再通过长途台来打长途电话了。在这种情况下,长途台自然也就完成了它的使命,到90年代末,长途台永远地退出了历史舞台。

    随着通信科技的发展,手机的功能也在飞速变化,不仅仅是通话,发信息、照相、录音、听歌、上网,功能越来越多,如同一台小电脑了,更非当年的长途台可比。

    现在我们国家的手机用户数已经超过12亿,这一数字既让人感到吃惊,又在情理之中。虽然我曾经工作过的长途台已经不复存在了,但这毕竟是社会的进步,是通信事业发展的成果,是件令人高兴和振奋的事情。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昔日的长途台已成为历史,但人们不会忘记它在通信事业发展道路上所作的贡献。多少年过去了,但是我曾经写过的一首小诗《话务员》却时常会激荡在心头:

    “您好 要哪儿/从0到9/我们日复一日地/组合着这十个数字/我幻想/这要是音符/我一定是出了名的作曲家/我知道/这些数字永远不是哆来咪/我相信/每一组数字/都拨动着生活的琴弦/我们不是音乐家/而我们有音乐家的快乐。”

    如今,当年风华正茂的长途台的姊妹们都已经退休了,大家一定会将平凡岗位上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永远珍藏在美好的记忆中。

关键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