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网络快报

全球OTT业务:黑马逆袭

2013-11-20  来源:人民邮电报  作者:杜薇

    OTT业务如今是全球通信市场的热点,其发展势头之迅猛让电信巨头们在传统通信行业中的主导地位大受冲击。它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引人注目,而是在近几年不断地积累用户,最终在通信市场如黑马一般脱颖而出。

    OTT挑战传统通信方式 

    OTT是“Over The Top”的缩写,指互联网企业越过电信运营商,利用已有网络传送自己的视频和数据服务等业务,无需运营商额外的技术与商业支持,运营商不能参与到业务内容的分配和控制,无法触及其中庞大的用户群和利益收入。最具代表性的OTT业务有国内的腾讯微信、全球免费语音软件Skype、欧美智能手机通信应用程序WhatsApp、美国在线影片租赁服务巨头Netflix、美国微软开发的家用视频游戏机Xbox360、苹果设备内置的视频通话软件Facetime以及日韩智能手机通信软件Line等。用户可通过网络连接设备享受到OTT服务,如电脑、平板设备、智能手机、机顶盒、智能电视和游戏机等。

    和传统通信方式比,OTT业务有着强大的优势:成本低、作为载体的智能设备覆盖率上升、价格尚可的移动互联网套餐以及丰富的应用功能。OTT业务的成功崛起为通信市场开启了新的发展方向,其中以语音通话和短信等即时通讯业务影响最大。

    据腾讯内部透露,微信用户数量目前已经突破6亿,其中海外用户超过1亿。工业和信息化部总工程师朱宏任此前曾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上半年微信拉动移动互联网流量收入同比增长56.8%。WhatsApp的月度活跃用户超过了3.5亿人,用户每天发送消息110亿条,接收200亿条,分享照片3.25亿张。Netflix全球用户数近4000万,其中美国用户达2993万,国际用户数为919万,营收为11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2%,净利润比去年增长3倍。Line注册用户数则已达2.3亿,其中日本用户数为4700万。这些数据说明OTT业务的用户基础在不断扩大,对于电信市场的影响力也日益举足轻重。腾讯公司在2011年推出微信之时,并未引起运营商特别的重视,但仅仅经过两年,微信就已全面接管移动“飞信”的地位。

    OTT业务既是对通信市场的巨大创新,也是对传统通信方式的极大挑战。英国研究机构Mobile Squared最新研究显示,Skype每天给全球移动运营商造成的损失高达1亿美元。中国移动公司公布的2013年前三季度业绩显示,中国移动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利润下滑,净利润为915亿元,同比下滑1.9%。据《新京报》报道,中移动将业绩下滑的原因归结为OTT业务的冲击。而工信部公布的《2013年9月通信业经济运行情况》报告显示,移动语音业务量和用户增长呈现显著失衡状态,移动电话通话时长的增速仅为移动电话用户增速的一半。每用户每月贡献的移动语音业务量同比持续下降,移动本地去话MOU为159.1分钟/月·户,移动长途去话MOU为47.9分钟/月·户,分别同比下降6.2%、5.8%。点对点短信量在移动互联网OTT业务的冲击下,在移动短信业务量的比重首次降至一半以下,比去年同期下降8.5个百分点。分析公司Ovum预计,到2020年,VoIP将会减少全球运营商730亿美元的收入,相当于总体语音收入的8.9%。

    OTT对运营商形成三大冲击

    不可否认,OTT业务正迅速蚕食通信市场这块大蛋糕。OTT业务带来了三大问题:一是其用户发送图片和通话无需额外付费,严重影响了运营商短信和语音通话的业务量,使电信运营商在传统通信领域的市场竞争力减弱,语音和短信等核心业务利润减少。而且,OTT业务服务商掌握了大量用户,而运营商对这些用户缺乏感知,无法参与互联网增值业务的收入分配,沦为“输送管道”。

    二是造成运营商网络负担加重,数据流量紧张等问题。某运营商此前的测试数据显示,微信等即时通讯类应用贡献了10%的流量,却占用了60%的信令。许多国家都曾发生过因OTT业务占用信令太多而导致网络瘫痪的问题,如日本运营商NTT DoCoMo在东京的网络因为一款安卓系统上的免费语音应用而瘫痪,250万用户4小时内无法打电话和发短信。美国运营商AT&T、欧洲运营商T-Mobile、O2都发生过类似事故。

    三是增加了运营商的网络建设成本,且用户的流量费无法平衡网络成本。例如,中国移动每年的折旧加上租赁费用的增速近年来已经显著高于营业收入增速,网络建设每增加一元的折旧能够带来的收入在逐年递减。因此运营商希望向OTT业务的提供商收费,以弥补损失。今年上半年,有关微信将向用户收费的传言一度甚嚣尘上,遭到了广大用户的一致反对。但随着OTT业务对通信市场的吞噬,如何平衡运营商与OTT提供商之间的关系一直是业界关注的热点。

    运营商探寻应对之道

    从全球范围看,运营商对OTT服务商的态度大致可分为合作、竞争和遏制三种。目前,运营商与OTT服务商之间的合作模式多是为OTT业务推出量身打造的套餐。如,今年年初,香港电讯旗下的PCCW Mobile 推出微信用户数据优惠包。微信用户仅需每月支付8元港币,就可在香港使用微信的语音、图片、视频和聊天室等服务;印度第二大运营商信实电信为移动通信用户推出了“WhatsApp套餐”,用户只要每月交纳0.3美元的费用就可以在国内无限使用WhatsApp和Facebook,不用额外支付数据流量费用;日本KDDI则主动出击,开展了app推广服务,只要用户每月支付4.70美元,就可以无限使用500个安卓App,Line app 也被加入其中。此项服务开展后的两个月内就带来了440万美元的收入。在国内,也有运营商和OTT服务商合作的案例,如广东联通和腾讯微信合作推出“微信沃卡”。分析公司Ovum曾提出,运营商有效应对OTT威胁的方法就是与之合作,目前,双方合作确实是比较多见的处理方法。

    部分运营商主动参与OTT业务的竞争,利用其优势资源和平台推出自有的即时通讯业务。比如西班牙电信、英国沃达丰、法国Orange、意大利电信及德国电信等欧洲五大电信巨头联合推出的即时手机短信系统Joyn业务,反击OTT业务对通信市场的蚕食。这项举措被认为势在必行,得到了韩国等国运营商的支持。不过,运营商推出的OTT在创新方面不足以撼动已有的OTT业务,自身特色不够鲜明,差异化不甚明显,因而在OTT市场上暂时还没有形成强大的影响力。

    另有部分运营商选择封杀或管制OTT业务,理由听上去也无可厚非,运营商投入了巨大成本建设的网络被OTT业务大量占用,运营商不仅不能从这巨大的利益中分一杯羹,还要面对用户对通信网络不畅的抱怨。美国FCC曾出台网络中立政策,允许移动运营商对其移动宽带网上的应用区别对待。韩国移动通信运营巨头SK电讯和韩国电信曾对低档套餐用户使用智能手机免费聊天软件Kakao Talk时,采取限制访问和限速等方式,降低OTT接入网络的质量,使得用户体验下降,最终放弃使用此项OTT业务;对于高档套餐用户,SK电讯和韩国电信提供一定的OTT流量额度,超过额度则不能使用。北欧运营商TeliaSonera针对VoIP制定了特别定价方案,用户要付出比一般业务贵的流量费用。越南政府的应对措施更加直接,称可能会在国内禁止使用OTT信息应用程序,因为OTT极大地威胁了本土运营商的收入。沙特政府则以“不遵守当地法规”为由封杀了互联网通信工具Viber。

    挑战加大运营商创新危机感

    OTT业务虽然确实对电信运营商造成了很大冲击,以蚍蜉之姿终于撼动了大树,但是不足以替代运营商在通信市场中流砥柱的作用。OTT业务对运营商有严重的依赖性,不可能从运营商的庞大网络中自立门户,否则势必极大增加成本,转嫁到用户身上,造成用户的流失。而OTT业务的“逆袭”正好警醒了运营商,要转变思维,创新传统的通信方式,注重用户需求和体验,不能再以过去垄断的惰性思维继续发展。在投资方式上,运营商也可以学习OTT的方式,设法逐渐降低成本,提高性能。

    排斥OTT业务显然并非明智之举,英国研究机构Mobile Squared的首席分析师尼克·莱恩认为,由于对智能手机的需求,渴望以最低成本通信的欲望不断增长,OTT市场将持续加速发展。封杀或忽视OTT的挑战是一个危险的、短视的战略,这样做只会带来用户的流失。解决方案只能是改进或革新现有的语音和信息服务,或者与OTT服务提供商进行合作。OTT业务与运营商之间的关系在世界范围内都是难题,从目前的趋势来看,堵不如疏,二者合作逐渐变成了主要潮流,运营商也能以开放的心态面对OTT,与之优势互补。OTT业务以后可能会继续维持这股迅猛的势头,也可能会在新产品的冲击下逐渐式微,但其为通信市场带来的新思路和变化是不可磨灭的。运营商们应从这次“破坏式创新”的课程中学到更多,提升自身的服务水平和工作思维能力,才能在新生事物的不断冲击中屹立不倒。

关键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