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网络快报  >  信息化

全球三大信息化指标或低估中国宽带中国普遍服务耗资将近千亿

2014-01-27  来源:人民邮电报  作者:胡虎

    近年来,社会舆论和学界存在一种认识,即中国网络基础设施特别是宽带服务价格高,这拖累了中国信息化的普及程度和发展水平。自2007年以来,中国信息化发展指数在国际上排名整体呈现下降趋势,有观点认为,正是中国网络基础设施服务的高资费拖累了我们的信息化指数排名,同时也造成社会使用信息化成本提升。就此,中国信息化百人会设立“信息化服务的高成本问题研究”课题组开展深入研究。1月18日,百人会成员、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研究院总工程师余晓晖在中国信息化百人会2014年年会暨“信息化与全面深化改革”论坛会上发布了课题组报告,就此进行深入分析研究并提出政策建议。

    在全球有关信息化发展的三大指标体系,即国际电联(ITU)的ICT发展指数、世界经济论坛的网络就绪度指数,以及联合国的电子政务指数中,中国的排名过去几年均有所下降。课题组研究表明,致使我国通信网络服务国际排名下降的关键指标有四个:移动电话普及率、互联网家庭普及率、人均国际出口带宽、安全服务器数量。但其中有关中国的部分数据采用不准确,低估了中国信息化发展水平。

    余晓晖指出,从移动电话绝对资费看,2012年,在全球161个国家和地区中我国列158位;从占人均GNI比重看我国列第144位,位于全球最低水平行列。2013年,ITU在其《衡量信息社会》报告中第一次对总计110个经济体的移动宽带流量资费进行排名,中国位列第10高,资费非常贵。当前,各国(地区)运营商主要通过套餐包、数据包两种形式提供不同速率的数据流量。但ITU采用的资费数据显示,我国后付费1G流量要1140元,而实际情况只有80元。根据实际情况校正后,我国移动宽带资费占月人均GNI为2.67%,列57位,优于巴西、南非、印度等国,但略高于俄罗斯,总体资费水平较低。

    固定宽带资费方面,ITU选择各国最大城市、最大运营商的低端入门资费作为基准对各国进行比较。中国则选北京联通的入门上网套餐资费,2008年~2012年北京联通120元套餐一直未变,导致我国排名由120位提至2012年的89位,相对资费则升至67位;中国在全球排名第67位,与美国差不多,高于俄罗斯和印度。从相对资费看与南非、印度相当。工信部电信研究院将全国331个地级以上城市的宽带资费统计后发现,2013年下半年,我国331个本地网主导运营商固定宽带上网包月不限时资费集中在50元~90元/月的区间内,该区间涵盖259个本地网,占总数的78%。我国固定宽带上网包月不限时入门资费平均值为67.2元/月,中位数为65元/月,仅为ITU统计我国入门资费价格的一半。整体资费水平在ITU指标体系里被一定程度高估了。

    尽管按照修正后的指标看,中国的移动宽带和移动电话的资费并不贵,某些资费甚至属于全球最便宜的,但中国仍有三大方面亟待改进。一是宽带资费区域间差异大,二是农村宽带资费相对水平较高,三是面向大客户的宽带互联网专线价格明显偏高。余晓晖强调,如何缩小数字鸿沟,是未来八到十年中国信息化发展面临的最大挑战。联合国的目标是到2015年,全球人均宽带资费占人均收入5%以下。目前,我国各省宽带接入平均价占城镇居民收入普遍低于4%,占农村居民纯收入比重普遍高于8%,西部农村基本在10%以上。要达到联合国目标,则中西部宽带资费要降30元/月/户左右,即现有资费要下降40%左右,最高要下降74%,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到2012年年底,我国农村宽带人口普及率仅6.3%,为城市人口普及率的三分之一,且差距在最近三年来持续拉大。

    余晓晖指出,在农村宽带接入成本显然高于城市的情况下,单纯降价依靠市场机制根本无法实现。2013年至2020年,我国计划有6.25万个行政村新开通宽带,这需要一大笔建设和运营维护的投资。宽带要进一步深入到自然村、深入到每个普通家庭还面临着巨大的投资缺口。据测算,达到宽带中国战略提出的普遍服务目标,2013年~2020年最低需投入827亿元,最高需投入1375亿元,目前仅3亿元的政府补贴只能是杯水车薪,应加快建立农村宽带普遍服务基金。

    余晓晖还代表课题组提出四项建议,一是进一步开放宽带市场,二是健全农村地区宽带普遍服务机制,三是切实改善网络建设环境,四是继续改善网间互联互通,推动网间带宽扩容。

关键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