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网络快报  >  行业纵横

重新定位“互联网+”时代的中国电信业

2015-04-28  来源:人民邮电报  作者:王春晖

信息通信业全面深化改革的根本在“改革”,关键在“深化”,重点在“全面”。我国电信业的改革,不只为了应对互联网的竞争,更是为了把握机遇,充分认识和发现互联网发展之规律;不只为了公司的短期和阶段性发展目标,更是为了长远和可持续发展;不只是时代要求,更是历史的责任。全面深化信息通信领域改革,应该塑造一个更有实力,且引领“互联网+”时代的中国信息通信业。我以为,目前我国通信业的改革应重点关注三大问题:

运营商才是实实在在的基础互联网企业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将电信业务分为基础电信业务和增值电信业务,其中基础电信业务是指提供公共网络基础设施、公共数据传送和基本话音通信服务的业务。计算机网络,是指将地理位置不同的具有独立功能的多台计算机及其外部设备,通过通信线路连接起来,在网络操作系统、网络管理软件及网络通信协议的管理和协调下,实现资源共享和信息传递的计算机系统。每个国家的网络可以把它看成一个局域网,正是基于公共网络基础设施,才把各个国家的局域网连在一起,形成现在我们熟知的互联网。其中宽带是互联网的高速公路,负责把信息快速地传输到各个地方。

可以看出,人们通常把BAT这类企业称为互联网企业,是不确切的。目前,互联网向用户提供的各种应用服务与运营商所提供的通信业务不同,它仅仅是利用了基础运营商的网络,而服务由运营商之外的第三方提供,这就是我们熟知的“过顶传球”(Over The Top,OTT)。因此,BAT这类企业准确的定位应该是互联网应用企业(OTT),非互联网企业;而基础电信运营企业才是实实在在的基础互联网企业。

然而,电信运营商作为基础互联网企业,与互联网应用企业最大的不同在于,运营商只是与客户在“管道”层面上的互联,没有真正实现客户需求关系的互联。运营商的客户关系与互联网应用企业的客户关系相比,是相对肤浅的,既没有平台观念,也不知道客户究竟需要什么,基本是基于本网的客户各自为政,比如三大运营商建立的“应用基地”,缺乏创新活力。电信运营商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从基础互联网企业,转向基础互联网企业与互联网应用平台的深度融合。

我以为,“互联网+”行动计划应当重点研究的是“互联网+”本身,其次才是“互联网+”后面的行动计划。这里的“互联网+”就是互联网基础网络。根据美国最大的CDN服务商Akamai发布的“2014年第三季度全球网速排行榜”,韩国以25.3Mbps的平均网速居全球首位,中国香港地区(16.3Mbps)位居第二,中国内地的平均网速仅有3.8Mbps,排名全球第75位,远远落后于韩国、日本和美国等发达国家。因此,我国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建设必须得到全面深化的改革,只有实现高速宽带和无线网络,下一代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等信息通信基础产业才可以得到迅猛发展,才能实现“互联网+”的战略行动计划。

运营商之间需要平台层面的合作

我以为,互联网时代基础电信领域提出的所谓“转型”和“去电信化”均存在某种认识上的误区,尤其是基础电信运营商从来没有将自己看作互联网企业,这是最大的认识误区。因此,基础电信领域的改革首先是一场意识性的革命。

目前,应当重点考虑重构电信业的“互联网+”平台层面的合作,如何从基础互联网企业,转向互联网企业与互联网应用平台的深度融合,对电信运营企业而言,就是如何营造一个开放合作、包容共享、和谐有序的创新性应用平台。如何充分利用运营商强大的社会资源和社会关系,寻求并实现利益和效益的最大化,这是“互联网+”时代运营商亟须高度关注并为之奋斗的目标。

2008年电信重组以后,在政府的引导下,电信基础设施的共建共享已由当初的艰难起步,逐步发展到合作环境相对良好的阶段,共建共享在运营企业已经深入人心。如果说三大运营商第一阶段的“共建共享”是网络层面的共建共享,那么第二阶段的“共建共享”应该是基于应用平台层面的合作与共享。运营商之间的“平台合作”是为了打造移动互联网良好的内容与应用产业链。这一点,运营商在“云、管、端”上有着天然的产业链优势,如果说第一阶段是实现运营商在网络层面合作和业务层面竞争的竞合关系的话,那么第二阶段将是实现运营商业务平台层面融合下的全面合作关系。也就是说,各电信运营商在横向开放现有内容基地的同时,把三大运营商现有的平台基地进行统一整合,实现平台合作和有偿共享,这样,不但全面拓宽了电信行业的经营理念,而且为电信行业的平台资源优化以及整体发展提供了创造性思路。

为应对互联网带来的冲击,三大运营商先后在国内不同城市设立了专门的业务基地和云基地,初衷在于拓展业务范围,并从互联网领域寻找新的发展机会。虽然也推出了许多增值业务及内容服务,然而大多基地的业务和内容重叠,重复建设现象严重,基本上是基于本网的用户,没有实现互联,因此市场表现不太理想,对三大运营商的营收贡献也有限,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浪费。此外,受制于体制内思维及管理弊端,在移动互联网大潮来袭时,三大运营商的各大基地也未能抓住机会,实现业务的创新。尤其受到互联网应用公司OTT业务的冲击,电信运营商渐渐被沦为管道。

平台合作需构建“用户体验+新媒体思维”

电信运营商的平台合作需体现“用户体验+新媒体思维”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特征。也就是说,不仅需要建立产品思维,而且必须在重视用户体验的基础上,将用户体验做到极致。我曾调研过三大运营商的部分内容基地,基本的模式仍然停留在“产品思维”和服务本网用户的层面;另外,在移动互联网下的新媒体时代,运营商必须重构“新媒体思维”,新媒体思维与“免费经济”有密切的关系。其实今天很多互联网产品,在商业模式的构建上,都有新媒体的影子,其基本的盈利模式是“羊毛出在狗身上,让猪去付费”,这种模式可以形成丰厚的利润,在这方面运营商已经落后于移动互联网的商业潮流。

根据摩尔定律等理论,互联网的三大基础要件——带宽、存储、服务器都将无限指向免费。这意味着,工业文明时代的稀缺经济即将结束,取而代之的将是互联网时代的富饶经济,电信运营商必须认识移动互联网发展的规律,抓住机遇,从组织模式、商业模式、人力资源上进行彻底的变革。

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上提出了新旧媒体的融合路径:“优势互补、一体发展,坚持先进技术为支撑、内容建设为根本,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在内容、渠道、平台、经营、管理等方面的深度融合”。这里的“一体发展”,运用在三大运营商平台合作上,意味着不是在原来传统基地基础上的叠加,也不是传统媒体业务与新媒体业务的并行,而是要实现各种媒介资源、生产要素的有效整合,实现信息内容、技术应用、平台终端、人才的共享融通,形成一体化的组织结构和传播体系,这个思路需要三大运营商深刻领会。我建议,由三大运营商及其基地公司、主流电视媒体和著名互联网应用企业成立一家基于混合所有制,具有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的新型媒体集团。

关键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