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网络快报

《金融时报》:陷入Sprint泥潭的软银

2015-06-24  来源:人民邮电报  作者:

    2013年,日本电信业亿万富翁孙正义以220亿美元抢购到Sprint的控股股权。当时孙正义有个一如既往大胆的计划,他想将这家美国第三大无线集团,与排名第四的美国T-Mobile合并,打造一支电信业新力量,与电信市场的龙头企业Verizon和AT&T分庭抗礼。

    较小的运营商一直很难从Verizon和AT&T手中赢得份额,这两家公司总共拥有1.8亿手机用户,逾70%的行业收入,以及最好的网络覆盖。然而孙正义发现了这“两大”运营商的一个重大弱点。

    孙正义预测,如果合并后的Sprint和T-Mobile发动价格战,较大的运营商将难以应对,它们会选择牺牲客户以保留盈利能力和现金流。孙正义推断这会让Sprint很容易截获到足够用户,从而形成威胁。

    此前孙正义曾凭借这一策略带领他经营的软银成为日本第三大电信集团。2006年收购沃达丰日本分公司后,软银从日本最大运营商那里抢来不少用户,并以咄咄逼人的营销攻势和打折促销克服了网络覆盖较差的弱势。2008年孙正义又取得一次重大胜利,获得了在日本销售苹果iPhone的独家代理协议。随着iPhone成为日本最畅销的智能手机,孙正义迅速缩小了与竞争对手的差距。

    战略受挫

    孙正义旗下的软银收购Sprint 80%的股份距今已有近两年,然而他成为美国电信业一支力量的梦想还停留在原地。孙正义原本希望通过合并Sprint与T-Mobile,达到足以在美国电信市场上撑起鼎立之势的规模,然而这笔收购交易完成几周前,美国电信业监管机构表示将以反垄断为由,阻止了Sprint与T-Mobile的合并。

    孙正义原以为自己可以让这笔交易在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获得通过,但该委员会在总统巴拉克·奥巴马任内已变得越来越信奉干涉主义。2011年该委员会曾反对AT&T与T-Mobile合并,最近还曾封杀康卡斯特对时代华纳有线450亿美元的收购案。银行家和分析师表示,不等到2017年新总统入主白宫,Sprint与T-Mobile的合并就没戏。

    孙正义在美国的这笔收购交易成了他国内业务的拖累,导致软银去年不得不尴尬地下调盈利预测。2014~2015财年,受到Sprint 15亿美元亏损的拖累,软银年度净利润为54亿美元。

    虽然孙正义以能在失利前抽身离开而著称,但分析师表示,在孙正义努力将软银转变成一家在全球举足轻重的企业之际,承认Sprint的失败将格外有害。

    软银高管已经暗示,该公司可尝试重新启动T-Mobile收购案,称如果监管环境有所改变,事情还是有伸缩余地的。

    但那时可能为时已晚。由查利·埃尔根控制的卫星电视集团Dish最近开始与T-Mobile洽谈合并,这笔交易将让埃尔根储备的价值数十亿美元的频段派上用场。据知情人透露,拥有T-Mobile主要股权的德国电信可能也在寻求将股份出售给康卡斯特。

    埃尔根已经投入了数十亿美元抢购提供无线服务所需的频段,但他尚未透露对这些频段有何计划。2013年他也曾试图收购Sprint,如今他有机会通过将T-Mobile挤出市场一雪前耻。

    扭亏为盈不容易

    当孙正义的远大合并计划受挫时,他决定将Sprint作为一项单独业务来经营,让首席执行官马塞洛·克劳尔带队冲锋。但事实证明,要让过去10年间一直令客户和股东失望的Sprint起死回生,比两人预计的更困难。

    克劳尔去年8月成为Sprint首席执行官时,他发现公司的情况一团糟。一位仍在该公司工作的高管说,从孙正义接管公司控制权到克劳尔上任期间,公司几乎没有把心思放在基础业务上(那段时间有150万合约客户流失),而是把主要精力放在了收购T-Mobile上,结果收购又没有成功。

    在监管机构封杀这笔交易之前,孙正义在2014年3月被问到,如果Sprint不能完成对T-Mobile的收购,他将怎么办?“我们需要一定的规模,而一旦我们的规模达到了,这就是一场三个巨头之间的较量。我希望进行一场真正的战斗,而不是伪战斗。如果我不能进行一场真正的战斗,我将发起大规模的价格战。”他回答说。

    根据这一精神,克劳尔已承诺对那些从Verizon和AT&T转过来的用户每月账单减半。这项引人注目的优惠已成功地止住了用户的流失。2015年头三个月(即刚刚过去的这个季度),有20.1万用户流失,而去年同期用户流失数量为69.3万。但股东们抱怨称,有如此慷慨的优惠,Sprint根本不该流失任何客户。

    惩罚性价格战

    价格战代价不菲:今年头三个月,Sprint大把烧钱,使其净负债增加9亿美元至296亿美元,超过自身市值约100亿美元。照这种速度,在2016年它就将耗尽资金。

    T-Mobile是增长最为迅速的美国移动网络公司,由于该公司的复兴,Sprint的挑战变得更加艰巨。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季度,T-Mobile是唯一合约用户增加的无线公司,签署合约金额近100万美元,与此同时,AT&T、Verizon和Sprint总计损失了约60万名客户。新街研究公司(New Street Research)分析师维韦克·斯塔拉姆(Vivek Stalam)表示:“孙正义没有预料到T-Mobile会复兴。这对整个行业来说都很意外,但它尤其令Sprint感到痛苦。”

    更糟糕的是,T-Mobile实现东山再起的方法与克劳尔试图在Sprint使用的一样——降价和引人注目的营销活动。斯塔拉姆补充称:“T-Mobile剽窃了软银的战术。Sprint降价将不会像在日本那样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因为T-Mobile已经这么干过了。”

    克劳尔坚称,美国电信业有容纳两股颠覆力量的空间,尽管很少有分析师对此表示赞同,他们认为,Sprint现在必须从一系列激进选项中做出选择。Sprint相对于其竞争对手的一项优势是拥有众多频段。很大一部分频段在闲置,启用这些频段可能需要投入数十亿美元,但Sprint可以将一些频段卖给比较大的公司中的一家(最有可能是Verizon),并利用出售所得来改善自身较差的网络。

    这可能让该公司争取到时间,直至监管机制变得更有利于它与T-Mobile合并。莫菲特表示:“我们还不知道,监管机构是否会允许合并,但如果Sprint已经或接近破产,会更容易想象合并可能获准。”分析师表示,Sprint和T-Mobile合并比Dish和T-Mobile合并更有意义,因为两家电信集团合并将更多地节省成本。

    对孙正义来说,或许最具讽刺意味的是,他的命运掌握在曾在Sprint收购战中被自己击败的埃尔根之手。许多人怀疑埃尔根动机不纯,认为他与T-Mobile签署协议是为了破坏掉Verizon对自己公司的收购。如果情况果真如此,它可能为孙正义在几年后再次收购T-Mobile扫清道路。

关键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