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网络快报  >  移动互联

谁为共享单车车祸负责?

2017-07-28  来源:人民邮电报  作者:黄盛

    ofo、摩拜等共享单车在飞速扩张的同时,也不断闪现出另一面——骑行者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发生意外事故。近日,今年3月发生在上海的意外事故出现新的进展,再次引发社会各界对共享单车的关注。

    3月26日,上海市天潼路,一位11岁男孩在使用共享单车过程中与客车相撞,被卷入车底身亡。这是发生在上海的首例不满12岁未成年人使用共享单车致死案例。

    7月19日,这一事件出现新进展——死者父母将ofo连同肇事方诉至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索赔878万元,并要求ofo立即收回所有机械密码锁具并更换为更安全的锁具。

    共享单车平台有没有责任?

    878万元的索赔额以及时有发生的事故让不少人在社交平台上讨论,目前共享单车的利弊两面性被提及——一面是环保、便捷,另一面是违规停放、违规骑行、盗窃私占。交通安全事关各方,在共享骑行流行的当下,像ofo这样的创业公司及其创新平台又有怎样的责任与义务?

    事发当天,男孩在路边寻找到一辆密码锁可直接按开的小黄车,和三位小伙伴一起上路骑行,然后才发生意外,而男孩和其父母都没有注册过共享单车的账号。在目前停放在北京公共场所的ofo单车中,知道密码就可直接按开的机械锁仍然存在,如果前一位骑行者上锁时没有打乱密码,那么下一位骑行者就可直接开锁骑行,并不需要通过手机软件进行扫码、输入车牌号等常规解锁流程。央广网7月25日的报道称,对于该案件,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交通警察支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驾驶员王某驾驶机动车在通过有交通信号灯控制的交叉路口,向左转弯时疏于观察路况,未确认安全通行,负本起事故次要责任;该男孩未满12周岁,驾驶自行车在道路上逆向行驶,且疏于观察路况,未确认安全通行,负本起事故主要责任。

    广东省律师协会政府法律顾问专业委员会委员、广东省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陈一天表示,只要共享自行车本身合格,所使用锁具符合法定标准并检验合格,本案中共享单车企业即不应当承担法律责任。我国《侵权责任法》第40条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以外的人员人身损害的,由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尽到管理职责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他说,由此可见,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遭到人身损害的责任确定与监护职责有直接关联,事故发生时间是2017年3月26日,当天是星期日,如此来看,监护职责在其父母。另外,对骑自行车年龄的限定,是有法律规定的,共享单车企业最多只有提示义务,而无限定的责任与权力。

    不过,同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黄锫却认为,根据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的规定,未满12周岁的儿童不能骑自行车。同时,上海市质监局和上海市自行车行业协会联合发布的共享单车行业标准也要求共享单车企业采取措施防止12周岁以下的儿童注册和使用共享单车。在本案中,共享单车企业的机械锁能够被不满12周岁的儿童轻易打开,特别是被多位儿童打开,这说明在密码锁管理和设置上存在缺陷,应当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

    此企业案的原告代理律师张黔林向媒体表示:“此次诉讼,我们不仅是为受害人的死亡寻求民事赔偿,更是一次公益诉讼。我们希望在共享单车已经成为城市交通重要组成部分的当下,厘清平台责任,推动政府监管,使类似悲剧不再重演。”

    平台有义务减少事故发生

    在共享单车用户越来越活跃的背后,意外事故也不时发生。以深圳为例,据深圳交警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1月至5月,深圳共发生涉及共享单车一般程序交通事故15起,造成8人死亡、9人受伤,分别占全市涉及自行车事故数的20.83%、29.63%和16.67%。而在今年1月至6月,杭州、北京、广州、宁波、厦门等多个城市与共享单车相关的意外事故也频频被公开报道。

    共享单车与一些违规、违法事件和意外事故相关联,那么它们到底委屈吗?共享单车企业又有什么样的责任与义务呢?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在意外事故中共享平台是否承担责任,一要看在事故发生过程中共享单车是否存在零部件等产品质量问题,二要看骑行者如何开锁,是未上锁、锁已破损等平台自身带来的问题还是骑行者用撬锁等不合理方式打开。如果共享单车无质量问题,那共享平台并无法律责任。“是否存在道路交通事故违法行为,是否存在道路交通事故的损害事实,道路交通事故违法行为与损害事实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根据侵权责任法,我们需要考虑这三方面的问题来判断共享平台应不应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有法律界人士认为共享单车企业有责任对注册用户和骑行用户的年龄进行限制。“从交通管理的角度看,共享单车企业应该承担管理不到位,监督不力,技术支持存在缺陷的责任。”该人士认为,创业企业在创新发展过程中应当承担维护社会秩序、维护公民合法权益的社会责任,尽可能预判可能发生的事故,采取相应的措施,把事故消灭在萌芽状态。在现实生活中,一些未满12周岁的儿童在使用共享单车,由此带来的风险需要家长、社会各界一起来管控,不能只单纯依靠共享平台。

    “从社会责任角度来看,意外事故的发生也给共享平台提了个醒,它促使有责任的公司大力发展相关技术,减少悲剧发生。”朱巍说,从道德角度说,共享平台在无法律责任的情况时,也可从道德角度给予伤者一定的慰问金。目前与共享单车意外事故相关的原因往往是多方面的,治理共享平台上的骑行事故也就不只是相关企业的问题,还需要交通运输部门参与治理,需要普法工作持续推进,需要骑行者严格自律,需要社会各界不断反思,携手推进。

关键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