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网络快报

订与订

2016-10-25  来源:中国集邮报  作者:李少可

《中国集邮报》创办于1992年5月,那时我在浙江省苍南县龙港镇教书。小镇信息闭塞,错过了征订的时间,后来找到一报摊,摊主说有《中国集邮报》出售,我就在这报摊上零星地买过若干期。1992年年末,我就到邮局订阅了1993年全年的《中国集邮报》。

我所在的学校位于小镇的镇村接合部,交通不大方便,常常“日报变周报,周报变半月谈”。除党报党刊外,一些小报还常常收不到。后来与投递员熟悉起来了,他与我同姓而且还同宗,我跟他说了我的信件与报刊的重要性,他表示理解,也答应会留意,但丢报的事情仍无法改变。无奈之余,我还得继续在那个报摊买报,并且告诉摊主,《中国集邮报》每期都要,这等于在摊主那儿我又订了一份。这样持续了几年,但每到年末,把一年的报纸整理出来时,还是有缺失。(更多精彩,尽在《中国集邮报》。请到邮局订阅《中国集邮报》,记住邮发代号:1—164。)

1997至2000年,我为了全年报纸能齐全,用家庭地址与单位地址各订了一份。一是为了阅读方便,在家在单位都可以随时阅读,二是为了年末整理装订不至于缺失。

订购报纸的目的是为了阅读。《中国集邮报》我每期必看,最喜欢看“集邮知识”、“邮展殿堂”与“学术探究”版,新闻消息短讯也值得看。我的编组邮集的知识,观看邮展后写的述评文章都是从《中国集邮报》上学的。《专题集邮中的明星素材》连载文章,让我对专题集邮素材的收集与运用有了整体的把握。我的《鞋》专题邮集的成功,与《中国集邮报》里学到的集邮知识是分不开的。“玉渊邮谭”也是我喜欢的栏目之一,李近朱先生的连载文章,短小精悍,一题一议,视角敏锐,抑扬有度,往往给人较深的启示。

记得有一次,家里换了清洁工,她把我放在床头的还未阅读的《中国集邮报》拿去擦玻璃了,等我发现时,报纸已经揉成一团躺在垃圾桶里了。我拣出来摊开,但已经无法阅读了。事后,我特地跑到温州市邮协找到这期的报纸阅读,后来又在网上补购了这一期。

我还喜欢把每年的《中国集邮报》分成上半年、下半年装订成两大本。尽管我每年都很用心地订阅或购买,但由于工作繁忙,难免疏忽,到装订时,还是会发现其中缺少一期或两期。所以我多次找社报同志补过报,有时会如愿,但也有补不到的时候。于是,我又利用网络购买或到邮友处调换,尽可能补齐后再装订成册。

1992年,《中国集邮报》刚刚创刊,我没有订阅,在报摊购买也很不齐全,当编辑部推出合订本时,我第一时间买了一本。2001年到2002年,我生活与工作变动很大,期间换了三所学校,搬了三次家,最终从一个小镇调入了温州市区。那两年,我的集邮爱好几乎被搁在了一边。2002年5月,当工作、生活稳定后,我补订了2002年下半年的《中国集邮报》,购进了2001年和2002年上半年的合订本。

报纸装订后便于收藏,更重要的是便于查找。我偶尔写点集邮文章,撰写时常有卡壳的时候,凭印象觉得《中国集邮报》上有相关内容,一查果然如此。2011年我写了《试述中国专题邮集的创新与评审的规范》,《中国集邮报》是最主要的参考文献。2013年我为了撰写《中国集邮真的断层了吗?》一文,几乎翻遍了1992年到2012年所有的《中国集邮报》。今年我编《温州集邮三十周年》一书,为了精准统计温州集邮者在报刊上发表的文章,一大摞的《中国集邮报》合订本又派上了用场。

我的集邮处女作就是投给《中国集邮报》的,尽管没被采用,但记忆颇深。遗憾的是,当时还没有电脑,只有一份手写稿,我没有留底。我的处女作也是发表在《中国集邮报》上,刊登在2004年第64期上的《我的〈鞋〉邮集》一文拉开了我撰写集邮文章的序幕,至今已累计撰写了超过60万字的集邮文章。而在《中国集邮报》上发表的就有25篇,这不包括各种新闻信息。

从订(订阅)到订(装订),转眼23年了,一米多高的《中国集邮报》合订本,除四本购自编辑部,其余都是我亲手装订的。

“平平淡淡才是真”,我与《中国集邮报》的故事虽不精彩,但很真实。我是她忠实的读者,她给了我无私的帮助。

订与订,我还会继续保持下去,我与《中国集邮报》之间平凡的故事也会延续下去。

关键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