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网络快报

旅游途中寻找邮市购邮记

2018-07-20  来源:中国集邮报  作者:董鑫林

近期跟随女儿和女婿开车到重庆、四川、贵州等地游玩,一路上有很多景点和名胜,我仅是走马观花地看一看,随后就找个地方坐下休息。我这次出游最关心的是当地有没有邮市,找到邮市就去逛一逛。

到达重庆后,女儿在手机上查找到一处重庆邮市的地点,女婿开车赶到后却没有找到邮市。经询问得知,此处原来有一家邮市,由于该地段要拆迁邮市就搬迁了。我们又跟一位“摩的”司机打听, 他说:“不远的一条街上有家邮票古玩收藏市场。”并表示愿意带我们前往,但需付5元“引路费”。到达一条坡度很大的街面后,看见右侧大楼上挂着“集邮古玩交流中心”金字匾额,整栋大楼随着路面地势有两个大门,一处须从路边上几个台阶,另一处则要下台阶,这就是“山城”的特点。进入大厅后看到有好几排整齐排列的商铺,大部分商铺卷帘门紧闭,开门营业的只有十几家。逛了一圈,经营邮品的仅有4家,柜台内摆放的邮品多是老纪特邮票和“文”字、编号邮票等,还有一些“千禧年”纪念钞、“中国航天”纪念钞和各种普通纪念币。其中一家商铺的柜台里摆放着大量崭新的第二套人民币1分、2分和5分的“长号码”纸币。我只有1分和2分的两种,当年夹入字典时还是新品,如今翻出来票面已变得有些陈旧了,而币商的这些纸币如同刚印的一样。我问了一下价格,1分币售100元,2分币售300元,5分币则售600元。这价钱,我这个80多岁退休老头是买不起的。于是,女儿就搀着我离开了这座既壮观又萧条的“集邮古玩交流中心”。

到达贵阳时已是晚上,我们在宾馆住下后,女婿和女儿先按我说的“延安东路166号”去探访贵州集邮协会地址,以便第二天我去拜访“郭润康集邮研究会”。女婿和女儿回来后说:“那个地方不是集邮协会,而是一家服装店。”我说:“我的会费就是寄到这个地址的,我收到的会刊也是从那里寄出的。”“您有他们的电话吗?”女儿问。我正好带来了收会费人的电话号码,女儿拨通了电话,对接听的人说:“我父亲是‘郭润康集邮研究会’的会员,趁来贵阳旅游想拜访您们!”对方回话:“你父亲有什么事情,就按我们的地址写信好了。”女儿问我:“怎么办?”我说:“问他一下贵阳的邮市在哪儿?”对方告知:“贵阳没有邮市,每周的星期六在一个什么大桥下,有些集邮者在那里互相交流邮品。”因为第二天不是星期六,我们就只好去游览贵阳的景点了。在游玩的闲暇时间我一直在苦思,作为贵州省会城市的贵阳,怎么会没有邮市呢?真让人难以理解。

我们抵达四川省成都市后,先去诸葛亮“武侯祠”,随后到“杜甫草堂”。游览后出来,我和女儿在门外等候女婿取车,忽然看到右边有个古玩城,于是我就进去转了一圈。古玩城里每个展窗展示的玉器、瓷器都非常精美,比我们陕西省宝鸡市收藏市场的收藏品要上档次多了。我问一位老板:“成都邮市在什么地方?”老板告诉我,成都邮市名叫“文殊院”。我道谢后走出古玩城,女婿和女儿正在等我。上车后我对女婿说:“有个‘文殊院’邮市,查一下。”女婿在他的手机上搜索后,我们就随着导航系统的指引来到了“文殊院”邮市。

成都“文殊院”邮市的规模较大,没有二楼,是个露天大棚,我估计比北京马甸邮市一层的占地面积还要大一些。邮市呈方形,四周有两面是临街的,内外都是商铺,中间大约有四排背靠背的摊位。大部分商铺都锁着门,摊位则用塑料布盖着,显得很荒凉。在正门的侧面,有整排十四五家商铺,却仅有两家开门营业。其中一家有我想要的改2“生产图”邮票,老板取出一些邮票,我看后觉得都不对劲。老板又在一本加字改值邮票插册中从改2的位置取出1枚,我看后觉得还可以,就让老板找出1枚“拼接”的邮票,以便进行对比。老板说:“我这里有信销的邮票,您对照看一下。”我对比了加盖的面值、两个五星,大小都均匀,加盖面值的花纹框也清楚,“中国人民邮政”字样也正常。于是,我就掏钱买下了。

当晚回到宾馆,我反复回想买邮票的经过,我想用“拼接”票做比较,老板却给我取出很多“信销”票,有四方连、横双连、竖双连和好多单枚的,有50多枚。我做对比的那枚信销票上销戳是1951年的上海邮戳。在20世纪50年代,人们的收入多为40多万元(旧币值)左右。面值2万元的改2信销票是从什么信上取下的呢?当年寄普通平信邮资是800元,航空信函是1000元,挂号信函是2000元,印刷品每20克是300元,寄一本很厚的书也就是几千元。邮局规定包裹单在贴“邮票”处要剪开,收寄局留一半,投送局留一半。集邮者想凑一枚好品相的“拼接票”是很难的事。因此,我怀疑做对比的信销票是伪造品。只有“拼接票”才是当年实际贴用的邮票,用“拼接票”对比才能分辨出纸质的薄厚和色泽以及加盖的字迹,才能准确识别出邮票的真伪。因此,我决定再去“文殊院”邮市,用“拼接票”验证我买下的这枚邮票的真伪。

第二天,我们赶到“文殊院”邮市向老板说明情况,老板说:“老先生,看来您是对这枚邮票不放心。没关系!我把钱退给您,您就放心了。”我接过钱连声说:“对不起,麻烦您了!”在走出邮市的路上,女婿说:“老爸,看来这枚邮票就是不对,否则,老板不会这么轻易地退钱给您了。”我笑了笑。

这次去重庆、四川、贵州等地游玩了10多天,我也对近期邮市的冷清有了深刻的体会。

关键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