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网络快报

日本邮人青睐《梅兰芳舞台艺术》邮票

2018-09-11  来源:中国集邮报  作者:马坤善

梅兰芳京剧大师一生曾多次出国演出,其中赴日本公演次数最多,他曾于1919年、1924年和1956年三次率团赴日公演,又分别于1929年、1930年访美往返途中经过日本,几次高规格的公演使梅兰芳在日本收获了极高的声望,众多日本企业界、文学界和戏剧界的知名人士都纷纷折服于梅派的巨大魅力之中。梅兰芳当年在日本有多火爆,今天的我们很难想象。在日本,几乎所有中国名人的名字都会被译成“和音”,唯独梅兰芳的名字在日语中完整保留了中文发音,连日本人都认为“此实罕有之事”,从这件小事就不难看出梅兰芳在日本所受到的追捧和尊敬。

梅兰芳先生成功地把中国传统京剧艺术传播到西方世界,同属东方文化的日本也深感荣幸,两次邀梅兰芳赴日公演的大仓喜八郎的儿子大仓男爵在致辞中表示:“中国与敝国,同属于亚洲,版图接近,而又同种同文,今天梅先生把我们东方的艺术,播扬到西方去,我们敝国,也与有荣幸!” 虽然梅兰芳一直与他的日本朋友们保持着友好联系,但日本侵略中国的行径依然让他感到愤怒。1938年日军攻占我国香港后,梅兰芳宣布退出舞台,并蓄须明志,誓不为侵华日军演戏。新中国成立后,为了促进中日两国民间的文化交流,在政府领导的协调之下,1956年梅兰芳再次率团赴日本公演,再一次在日本掀起“梅兰芳热”,为促进中日两国邦交正常化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梅兰芳五次赴日演出都获得了圆满成功,他把中国的京剧艺术传播到了国外,他的名字也在日本家喻户晓。日本评论界写了很多赞美梅兰芳的文章,同时为梅兰芳的表演和京剧艺术的美所陶醉和叹服。梅兰芳访日公演之所以能获得巨大成功,还与中日相通的传统戏剧源流和审美观念有内在的关系。日本学者认为,中日古典戏剧同根同源,艺术特征十分相似。日本的剧评家则认为,梅兰芳带来的京剧酷似日本的“能”。“能”被称为日本最早的古典戏剧,而中国的散乐是孕育“能”的温床。两者作为古典戏剧和传统戏剧,在表演形态上具有共同性,能够使日本观众在观赏京剧时产生文化亲近感和认同感。梅兰芳在日本受欢迎的审美因素,还有一点不可忽略,那就是日本歌舞伎中男旦的表演体制和特性都与京剧相似,这也是日本观众能够接受和欣赏京剧的原因。以梅兰芳为代表的京剧男旦,在体现外在的和内在的“女性美”方面,与日本歌舞伎中的男旦有相似的一面。在表演艺术上,梅兰芳更具有歌舞伎男旦所追求的“倾城艺伎”的“柔美”以及“可爱、大方、典雅”的演技美。正因为青年梅兰芳的外形美、表演美和男旦的艺术美符合日本能乐的“花”和“幽玄”的审美理念,与歌舞伎男旦的审美习惯相契合,因此日本观众叹为观止。

1961年8月8日,德艺双馨的梅兰芳在北京逝世,中国邮电部特于次年发行了一套纪念邮票。为了突出梅先生的艺术造诣及崇高气节,为了选出其经典剧目和有代表性的剧照,在邮电部着手组织《梅兰芳舞台艺术》邮票设计工作之前,当时的文化部副部长齐燕铭还专门召开了一场讨论会,最后决定,整套邮票除一枚为梅兰芳肖像外,还选择了七个剧目形象,分别为《游园惊梦》《霸王别姬》《穆桂英挂帅》《天女散花》《抗金兵》《生死恨》《宇宙锋》中的经典扮相。这些剧目及人物造型的身段、手势、亮相、行头,均是梅派艺术的精华,其中前四部是梅先生雄厚舞台表演功力的展示,后三部则更融入了先生的抗日热情和民族大义。邮票的设计者孙传哲翻阅大量资料,请教专家,甚至多次到北京吉祥大剧院观看梅派传人、梅兰芳小儿子梅葆玖的演出。还特意把梅先生生前用过的行头借来,摆在面前一点一点地对照着画,将梅派艺术的特点细腻地体现在画面上,成功地再现了梅兰芳舞台艺术的精彩瞬间。邮票一经发行就因题材基础好、设计精美而受到广泛好评。邮电部为了满足集邮爱好者的需要,还特别发行了一套无齿邮票。谁也没有想到已去世的梅兰芳虽然没有经历“十年浩劫”,但这套邮票却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受到梅兰芳京剧名伶身份的“牵连”而获罪,被禁止发售使用,惨遭焚毁,就连与其有关的设计资料、设计原稿及邮票印样等也全部销毁无存,成为“文革”期间的一大憾事。

回顾20世纪60年代,全套8枚的《梅兰芳舞台艺术》邮票和1枚面值3元的“贵妃醉酒”小型张刚一发行就受到了广大集邮爱好者的欢迎和喜爱,整套面值为1.52元,在那个历史年代,这可是一笔“大钱”了,对普通的中国邮迷来说,都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奢侈品,好在还有售价0.5元左右的盖销票,但对于小型张这种高价邮票很多邮迷只能忍痛割爱了。“文革”时期,该套邮票和小型张的命运与传统京剧一样遭到了“灭顶之灾”,不少国营邮票公司的库存和集邮家的《梅兰芳舞台艺术》邮票也都被毁之殆尽。而那时以水原明窗为代表的日本集邮家却对中国邮票十分青睐,由于汇率关系,用日元去购买中国邮票很划算,中国邮票价格也不贵,他们通过我国邮票出口公司进口了不少中国邮票,尤其是《梅兰芳舞台艺术》。经历了“文革”大销毁后,“梅兰芳”邮票在国内的存世量极少,成为珍稀品种;但是在“文革”前出口到日本的“梅兰芳”邮票数量却不少。20世纪90年代初,日本邮趣会馆出售的中国邮票不仅有《梅兰芳舞台艺术》小型张,还有有齿票、无齿票,甚至连全套的有齿票和无齿票首日封都有。前几年日本邮趣服务社还出售了一批库存的《梅兰芳舞台艺术》盖销票,5000日元一套,很快就销售一空。这些东西在我国邮票市场上都是很难见到的。现在日本各大邮社在《日本樱花邮票目录》和《邮趣》杂志上常年刊登广告,收购“梅兰芳”邮票、小型张和首日封。在日本东京、大阪等地举办的大型邮票拍卖会上,经常会有“梅兰芳”邮票、无齿票和小型张以不菲的价格成交。前几年笔者曾经见过日本的一家大型邮票社出售《梅兰芳舞台艺术》全新小型张1枚,标价为2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2万元,很快就被人买走了,之后再也没有看到过。现在不仅是日本集邮者在关注“梅兰芳”邮票,很多去日本旅游的中国集邮者也通过各种渠道捡漏回流各种中国珍稀邮票。

关键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