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 观察透视

数字出版迷局

2010-08-1314:15

在图书的数字出版版图中,内容提供商、硬件设备商、运营商、传统出版集团割据混战,对于并不明朗的数字出版的未来,可以推断的是,谁能在产业链中争得主导地位,谁便可以分得最大蛋糕。

2010年的7月,大概有两件事情可以吸引涉足和将要涉足数字出版的人们的眼球:一是,中华书局起诉汉王科技,而刚登陆中小板不足半年的汉王科技,其股价从最高点175元而至跌破百元的状况也撩拨起业界对电子书产业的担忧;而另一件,便是中国数字出版年会的召开,在这个会上,有更多的数字出版发行渠道涌现出来,传统书籍的数字化似乎将变得更为容易和规范,而版权问题、未来数字阅读平台的设想问题,仍然是人们关注的话题。

版权“争夺”战

版权问题仍然是数字阅读、数字出版当中的首要问题。从数字出版产业链中各方的优势、功能来看,数字阅读内容提供方,以盛大文学为例,拥有大部分网络文学作品的版权,却缺乏除网上阅读之外的有力的辐射工具;数字阅读硬件提供商,以汉王科技为例,拥有硬件设备,目前却不具备将版权变为其商城中高消费量商品的能力;而传统出版集团,则拥有传统线下出版书籍的版权,但是除了版权,它们不具备将其转化为数字出版时代生产力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硬件设备商、运营商、网络内容提供商等,纷纷展开了版权的“争夺战”:5月10日,在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和汉王科技联合主办的“书·报·刊数字化发展高峰论坛”上,双方签署了版权项目合作协议,承诺双方将在数字版权作品的授权许可、版权代理、版权认证等方面进行合作,通过建立专业、科学、高效的数字版权认证机制,为数字时代的版权保护开创全新模式。7月底,汉王科技参展ChinaJoy,并表示,用户可以在享受类纸阅读得同时网络浏览、邮件收发等,也可以随时通过WiFi网络从汉王书称下载图书及报刊。同时,汉王科技给予内容提供者的“二八”分成比例也在叫板运营商的“四六”分成比例。

而早在今年3月,盛大文学的“一人一书”计划,更是拿“云”图书馆作为亮点,试图利用盛大文学所拥有的海量网络文学内容,加之传统书籍的线上整合,实现随需的、个性化的阅读时代。近日,盛大又推出电子书Bambook。

那么,版权“属于”谁?版权最好“属于”谁?实际上,版权天然属于作品作者,而在目前的过渡时期,与作者的交易之后,版权同时又存在这样几种归属:传统出版社、网络文学网站、电子书厂商。在目前中国的数字阅读市场,在数字版权与资源共享的界限不甚明晰之时,数字图书的盗版现象十分严重,在这种情况下,谁来整合这个杂乱的江湖?这实际上是谁可以在未来数字出版产业中占据核心地位的问题。

渠道新变

2010年以来,以电信运营商为代表的数字出版渠道越来越积极的投入到数字出版的版图争夺中。从2009年中移动对其网上书城的推广,到其高层与台湾电子书屏幕生产商的密切接触,这些动作似乎告诉人们这样一个信息:畅通的网络是他们的硬件基础,而几亿的用户则是他们的软实力所在。

而最近,这个看似竞争者寡的市场又有了新的竞争者。在今年的数字出版年会上,一个叫直播星的公司走入人们视线:与运营商的电信网络渠道不同,这家公司采用的是卫星网络。据记者了解,这里所指的“卫星数字发行”,是利用卫星(中星9号)网络向用户具有接收和播放能力的终端直接投递音像、电子读物、游戏、软件、实用信息等数字化产品的发行服务。而据本刊记者了解,这个在广电总局“村村通工程”、新华社“中国网电视台”等项目中发挥了巨大作用的卫星通讯网络,实际上是对之前卫星资源部分闲置的二次开发和利用。

一方面,是新渠道商的加入,另一方面,运营商也在其应用商店基础上争取更多关涉对象的支持和配合,而对于这个数字出版中的关键环节,利益分割局面目前仍然扑朔迷离,而其中的决定因素,除了渠道本身对于数字出版的契合度之外,能否在保证自身盈利的情况下对上下游企业让利也是决定因素之一。

三个问号

华文天下图书有限公司总编辑杨文轩曾经阐释过这样的观点,“Kindle的成功是商业的成功,汉王的成功是中国礼品市场的成功”,他认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真正还没有找到电子书很好的商业模式。”那么,中国有没有可能形成像亚马逊Kindle或者苹果应用商店那样成功的数字出版模式?这里有几个问题需要我们思考。

一是,面向数字阅读的个性化服务能否形成?个性化服务被认为是互联网服务中有效、便于收费且不形成盗版的服务模式。但是,个性服务是否适合数字阅读呢?显然,数字阅读不是QQ秀,针对数字阅读的个人定制化服务往往难以将读者“拴在”个体空间里:阅读本身是一个人的事儿,但是读什么,怎么读,人们却更倾向于在一种社区化的交流中完成。不过,仅就数字阅读而言,抛开经典、名著的束缚,开发“快阅读”产品,或许能有更多机会。

那么,数字出版有没有可能在这种社区化交流中发掘商业价值呢?以豆瓣网为例。目前,这个最初以读书小组发起的社区式网站似乎已经从读书扩展到电影、音乐等的分享、讨论,而其读书部分依然吸引着大量新用户。但是,与网络文学网站咄咄逼人的战略雄心相比,豆瓣网似乎一直安于这种安静读书的氛围,而其商业化的进程也被大多数用户认为是破坏豆瓣精神的自毁工具。

最后,中国能否形成健康健全的数字出版环境?比照国外数字出版的成功案例,良好的版权保护环境成为亚马逊Kindle、苹果应用商店运营顺利的条件。而减少盗版,或者寻求数字出版时代新的版权形式,则是中国整个数字出版行业的共同命题。

(来源:互联网周刊    作者:)

相关文章

更多>> 论坛精华

更多>> 精彩博文

信息化趋势

产业圈动态

运营业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