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经济>> 网络经济

网络文学盗版流失40亿 盛大诉谷歌求解

2009-11-0914:10来源:

“盗版给文学网站造成的损失每年达40亿元至60亿元。”2月26日,在国内第一次针对中国原创网络文学版权保护召开的研讨会上,盛大文学CEO侯小强如此表示。

在网络文学领域,盛大文学已经一家独大,其通过灵活的商业运作已经使十多位网络写手年收入达到上百万元。但是,网络盗版就像一条毒蛇,裹挟住了盛大文学的发展。“面对数以十万计的盗版网站,盛大文学的力量只是杯水车薪。”盛大文学法务总监陈明峰表示。

从起诉到“暂时和解”

2月26日,在“中国原创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研讨会上,侯小强称,盛大文学旗下的起点中文网是遭受版权危害程度最深的新媒体之一,而百度、谷歌等搜索引擎已经成为盗版网站主要的推广渠道,由于和谷歌多次交涉进展缓慢,盛大文学网拟起诉谷歌。

盛大文学旗下囊括了三家文学网站: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晋江原创网,加上盛大文学无线公司,拥有中国在线阅读市场95%的市场份额,是华语小说最大的原创基地、版权基地。侯小强表示:“以起点中文网为代表的中国网络文学网站每年因盗版带来的潜在损失无法计算。”

但是,这个火药味浓重的言论在一小时后发生戏剧性的变化。谷歌向媒体发出声明:谷歌中国已与盛大就该问题展开沟通与合作,并承诺将删除盗版链接,双方之间不会发生诉讼。侯小强的态度也随之发生变化并表示:“盛大文学不希望真的起诉谷歌,更希望和搜索引擎公司以开放合作的态度,共同抵制盗版。”

这场山雨欲来的诉讼案看似暂时得到了缓解,然而网络文学运营商和搜索引擎之间的矛盾却难以从根本上消除。从某种角度而言,这是一个由盗版手段导致的问题。

据盛大文学法务总监陈明峰介绍,盗版的手段多种多样,源头是有人建立网站,然后以拍照片、技术破解等手段将盛大文学文字作品抓取后,传到盗版网站后通过广告非法获利,“甚至有更原始方式——手打。非法网站雇佣几十个人,甚至几百个人在房间里打字,几万字只需十几分钟就可以和盛大文学网站同步更新。”

陈明峰表示,另一方面,盗版产业之所以如此疯狂,很重要的一方面是由于推广平台的便利化导致的——通过搜索引擎寻找免费小说,这已经成为大部分看盗版者的阅读习惯,而大部分盗版网站也是在搜索引擎的帮助下,逐渐培植起稳定的读者群。

以现在人气非常高的网络小说《星辰变》为例,这部小说的搜索结果体现在谷歌上是272万项。陈明峰告诉记者,这些作品除一两个链接、一两个消息和盛大文学正版作品有关,其他几乎都是盗版网站的链接,甚至很多网络文学,有些在第一、二、三页面都看不到盛大文学网站的链接,全部都是盗版网站。

在盛大和谷歌双方“表面”和解后,记者查阅发现,《星辰变》小说的搜索结果体现在谷歌上依然是262万项,这意味着许多不法网站仍然能借助谷歌牟利。对此,谷歌中国表示,网络文学数量庞大,清除盗版工作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去完成,不可能立竿见影地完成。

值得玩味的是,对于《星辰变》,百度相关网页搜索结果是1140万篇,大大多于谷歌搜索结果。可是,盛大文学并没有起诉百度的表态。对此,侯小强表示,盛大文学和谷歌、百度等搜索引擎公司都有过沟通。沟通过程中,谷歌态度冷淡,工作进展缓慢导致,而百度及时做出反应,对于盛大文学要求删除的内容及时进行处理。因此,盛大文学拟先起诉谷歌。但是,盛大文学真正目的不希望总是通过诉讼解决彼此纠纷。

盗版黑洞

“起点的收费小说被大量盗版,导致读者无需支付任何费用即能阅读收费章节,必然导致起点大量付费读者和潜在付费读者流失。”陈明峰说。

陈明峰估计,大型盗版网站(盗版超过几百部VIP作品)保守估计数量在1万至10万;中小型盗版网站估计有数百万之众,几乎无法统计;每个盗版网站盗版的数量少则几十部,多则盗版几百部、数千部;特别是一些当红的作品更是每家盗版站都有转帖,如《星辰变》等。

对于盗版网站给盛大文学带来的经济损失,陈明峰以两种方式给予估算:设有1万家盗版网站,每家平均盗版200部作品,如果以单本作品损失2000元计算(目前起点通过民事诉讼方式打击盗版所获得的赔偿标准约为每部5000至10000元),那么直接损失就是盗版网站、盗版作品数、单本作品损失三者的乘数,即40亿元;如果以盗版网站每部作品盗版10万字,每部作品浏览量1万次,其中可能付费比例10%,每千字3分计算,直接损失就达到60亿元。

事实上,对于盗版网站的打击,盛大文学已经建立起一套程序化的操作流程。据陈明峰介绍,盛大已经建立发函、举报、起诉等方式打击盗版行为,盛大文学向对方发送停止侵权函,限令对方在一定时间内删除盗版作品,其中应要求删除的网站大概占八分之一。同时,盛大文学启用了向版权局、公安、通信管理局等举报的方式。

然而,这种打击盗版方式在现实面前仍显得力不从心。“盗版网站的数量每天都在增加,每个盗版网站上的作品也与日俱增。”陈明峰表示,采用行政举报和民事诉讼的手段,前期需要进行证据整理和链接统计工作,每个盗版网站上都有成百上千的盗版作品,“但我们只能集中有限的力量,选择一百部左右的重点作品,重点进行保护,其他作品则很难兼顾。”

“由于行政资源的有限,打击盗版需要一定的周期,最快一个星期只能处理一到三个盗版网站,针对数以十万计的积压,实在是杯水车薪。”陈明峰说。

更让盛大文学“头疼”的是,网络文学盗版又出现了新的盗版方式。据陈明峰介绍,某些盗版网站有组织的发动写手,以委托创作的形式,有针对性的大量创作盛大文学作品的“后传”、“前传”、“外传”等各形式的同人作品,这些作品往往直接引用原作中的人物、情节等主要创作元素,并利用原作的影响力和读者群基础,在短期内迅速积聚人气。

此外,很多网站为了逃避法律制裁,还会采取种种伪装,或者是改头换面,把自己打扮成搜索网站或信息存储空间;或者是采取嵌入式盗链的形式,打擦边球钻法律空子。

“对于这些形式的定性缺乏直接的法律规范,侵权与否往往取决于法官的自由裁量,可资借鉴的判例也非常少,诉讼结果常常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陈明峰说。

《版权法》待升级

针对网络版权问题,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处长赵秀玲认为,对于网络版权保护,目前从行政管理和法律规范上比较清楚,在行政执法上也没有遇到太大适用问题,要整治网络盗版问题,关键是加大执法力度,加大对网络盗版网站的打击力度。

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高富平则认为,传统版权法未触及作品商品化过程中的问题,因为版权作品商品化领域存在商业基本秩序问题:正当与不正当竞争,那么《版权法》是否已经不够灵活以对现代作者的努力成果提供保护了呢?《版权法》是否也要引入反正当竞争呢?目前,法律界还没有统一观点,需要专家进一步探讨。

对于文学网站和搜索引擎之间的纠纷,协力律师事务所游闽键表示,《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二十三条有明确规定,即:网络服务提供者为服务对象提供搜索或者链接服务,在接到权利人的通知书后,根据本条例规定断开与侵权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的链接的,不承担赔偿责任;但是,明知或者应知所链接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侵权的,应当承担共同侵权责任。

“但是这个规定还是比较严格的,因为搜索引擎正面作用大于负面作用。”游闽键认为。

游闽键表示,所谓“明知或者应知”,在不同阶段应该有不同标准;法律本身是为经济服务的工具,在不同阶段应该有不同的认知标准。因此,应该对“明知或者应知”做进一步限定,并结合具体情况分析服务商的主观过错,在确定“应知”标准应注意平衡,不可过去宽泛,以防对网络行业造成致命的打击。

此外,游闽键还认为,“搜索引擎无法辨知用户访问时,访问的网站到底是A网站还是B网站?这个时候,这种行为应该是侵犯著作权的行为,还是一个不正当的竞争行为,如果是侵犯著作权的行为,那么版权局就应该管,如果说是不正当的竞争行为,应该工商局管。这是需要进一步探讨的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刘春田教授则建议,网络盗版问题是由技术导致,应该从技术角度探索解决盗版问题。北京国际版权交易中心副总裁王海针对盗版问题表示,盗版等问题常常是由于经济利益原因导致,产业链各方应该试图通过合作模式探索利益共享,以求解决盗版问题。

对于盗版问题,侯小强也提出建议:搜索引擎要有责任感,对具有盗版嫌疑的链接进行必要的提醒和标注;在此基础上,盛大网络还可以和搜索引擎合作,通过收入分成等方式进行分成;对于盗版网站,盛大文学愿意采取开放合作的态度,只要盗版网站放弃继续剽窃使用盛大文学作品,那么完全可以通过正规合法途径进行合作,实现共赢。

此外,侯小强透露,目前,盛大文学正在研究引导消费正版文学作品的方案,或会借鉴现在网上流行的“答题捐大米”等活动,将阅读正版作品和公益事业结合起来。

相关文章

更多>> 论坛精华

更多>> 精彩博文

信息化趋势

产业圈动态

运营业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