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 要闻

富士康跳楼事件幸存者:工作压力大无处排解

2011-01-2511:08

那天早班结束后,田玉从龙华厂区坐车到观澜厂区,两个厂区之间有一个小时的车程,这花掉了她四块钱。

来到观澜厂区,田玉还是找不到领工资卡的地方。

“C10楼都说没有发工资卡的地方,又说在另外一栋楼。”田玉说,“我找啊找,不停地找啊找,都没有找到领工资卡的地方。”

田玉的眼泪水一下子都涌了出来,“找不到人问,我也不记得找了几个小时,也不记得最后找了多少楼,这些楼都长得差不多。”

17岁少女田玉迷失在浮华高楼的丛林中,孤立无援。

没办法,田玉只得用最后的一块钱坐车,坐了没几站之后,然后走了回去。

这条路上有很多人穿着富士康的工服,但她一个人也不认识,她没有向任何人求助,好像也不知道该如何求助。

“回去之后,我在宿舍床上躺了一天,就看着宿舍的人进进出出,没有一个人来和我说话。”田玉的声音渐渐低沉起来,“晚上就没睡着,自己想想就气。”

宿舍里其他7个人,她认为没有一个人可以说说知心话。

“越想越气,脑子一片空白,就是很生气。”田玉说。不吃不喝一天之后,17日早上,她没多想,从3楼住处爬到4楼就跳了下去。

等到她醒过来,就已经是在龙华人民医院的病房中,她是富士康跳楼事件中两个幸存者之一。医生过来按了按腰,按了按腿,她一直在摇头——腰部以下全部失去了知觉。

18万元买不回未来

来富士康之前,田玉最大的梦想就是开一家鞋店。“像我姑姑一样,只要有5万元钱,就可以开个鞋店,这样家里就少了很多负担。”这时她最像无忧无虑少女的一样,好像忘记了身体上的疼痛。

她的父亲田建党,要显得现实得多。女儿出事之后,从老家赶过来的田建党对富士康的最初要求甚至只是让富士康解决他们一家每天的吃饭开销。

田玉病房里有一只电饭煲在炖着粥。“要么吃粥,要么吃面条。”她妈妈显得有点不好意思,“深圳的东西,都太贵了。”病房里原本是不能私自开伙的,医生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小孩子不懂事。”田玉的父亲话并不太多,对于人生艰难,他已有深刻的认识,这个四十来岁的男子,早已满头白发,看上去有近六十岁。

田玉的父母自始至终都没有恨过富士康。宽容别人,检讨自己,接受现状好像是他们唯一能做的。

田玉10月份回家之前,她拿到了富士康的18万元赔偿款。富士康垫付了医疗费用,家属也未再提出其他要求。

回到家中的田玉,大部分时间只能躺在床上,父母在家的话才能搬到轮椅上。一旦父母下地干农活的话,她只能自己艰难地擦拭身体。

田玉也曾去武汉的医院寻求康复训练。“治疗了一段时间爸爸妈妈考虑费用太高,还是自己回家锻炼。”田玉说。

18万元的赔偿恐怕无法补偿田玉及其家庭损失的未来。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

相关文章

更多>> 论坛精华

更多>> 精彩博文

信息化趋势

产业圈动态

运营业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