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进行时| 庆祝建党100周年| 党史学习教育| 人民邮电报| 未来派FUTURIST|

严控电解铝产能 有色金属行业计划2025年实现碳达峰

发稿时间: 2021-04-12 09:16 来源:中国工业报 作者:曹雅丽 邹洁 2021-04-12

“最近,国家有关部门研究了《有色金属行业碳达峰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正在征求行业协会和企业的意见。该《方案》初步提出,有色金属行业到2025年力争率先实现碳达峰,2040年力争实现减碳40%,这将比全国的碳达峰时间至少提前5年。”4月6日,在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召开的会长高峰论坛上,新当选的协会会长葛红林透露了上面的信息。葛红林表示,有色金属行业作为力争率先碳达峰的原材料工业之一,“十四五”期间将全面加快绿色低碳转型,为我国总体实现碳达峰作出贡献。

助力国家“双碳”目标的实现

当前,我国已经成为有色金属大国,具有全球最健全的科技链、最完备的建设链、最完整的产业链,最大规模的产能、最大市场的需求,正在从大国向强囯转变,从立足囯内向拓展囯际转变,从接受国际规则向制定国际规则转变。

“十三五”期间,我国有色金属工业的绿色发展取得重要进展,绿色制造能力不断增强、重金属污染防治取得进步、不符合环保标准的有色废料进口得到有效控制。但据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统计,2020年我国十种有色金属产量在首次突破6000万吨达到6168万吨的同时,有色金属二氧化碳排放量6.6亿吨,占全国总排放量的4.7%;全国电解铝生产用电量5022亿千瓦时,占全国总用电量的6.7%。

葛红林表示,我国经济正全面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有色金属行业必须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打造全球科技创新的有色策源地,打造跨界融合的有色新流程,打造致力“双碳”目标的有色新形象。

葛红林指出,有色金属行业要更加主动作为,助力国家“双碳”目标的实现。一是进一步严控电解铝的天花板和铜铅锌的冶炼产能过剩,提高清洁能源使用比例、扩大再生有色金属利用,争取行业碳达峰超前。二是进一步开发和应用绿色减碳的技术,争取达峰后的减碳超速。“总之,要以绿色发展成效,展现有色新形象。”葛红林说。

如何致力打造 “双碳”目标的有色金属工业新形象,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中国铝业集团有限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姚林在论坛发言中指出,围绕实现行业高质量发展的关键环节和任务,其中就是要以绿色低碳发展促进行业变革。但从目前看来,针对碳达峰、碳中和,大家谈得更多的是勇气、决心和信心,实现目标的路线图还并不清晰,仍需进一步努力。

“我认为,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目标,需要在宏观政策、产业政策、技术路线和碳资产管理等方面深入思考和研究。”姚林说。

打造跨界融合的有色新流程

据了解,前不久,国家发改委产业司主持召开了钢铁、有色金属、建材行业的碳达峰工作研讨会。会议围绕科学制定重点行业碳达峰方案、推进产业低碳转型、提升能源利用效率等方面进行交流。发改委表示,将抓紧研究出台相关政策措施,组织相关部门积极编制碳达峰方案,积极推动相关行业绿色低碳转型和可持续发展。包括研究制定钢铁、有色金属、建材等行业碳达峰方案,助力实现国家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结合传统高耗能行业实际,抓紧抓实行业自身潜力,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结构优化;提升能源利用效率,推动能源资源高效配置、高效利用。

葛红林认为,有色金属行业要为支撑落实国家碳达峰、碳中和愿景做出贡献,有色金属行业“从大到强”必须坚持正确的方向和渠道。“主方向是科技创新,而不是应用创新;主渠道是‘揭榜挂帅’,而不是‘任务分配’。”葛红林说,要以重大需求为导向,以解决成效为衡量,用市场竞争来激发创新活力,不分所有制,不分人员身份的“能者上、智者上”。

在葛红林看来,目前有色金属行业科技创新存在的问题,不是经费问题,而是如何找准问题、提炼课题、组织攻关的问题。

“我们要紧紧抓住当前有利时机,加快打造全球有色金属科技创新的策源地。”葛红林说,有色金属企业应把握好行业技术进步和产业发展的主动权,成为原始创新和核心技术的需求提出者、创新组织者、技术供给者、市场应用者。

为此,葛红林指出,要打造跨界融合的有色新流程。“从学科上讲,有色来自冶金,冶金来自化工。本是同源的有色、钢铁、化工三大产业,科技方面存在很多相通性。”葛红林表示,如果行业之间互相借鉴、互相转化、互相融合,实现流程再造,不仅会产生量的飞跃,更会引发质的变革。

“未来行业发展的趋势是有色、钢铁、化工等产业突破各自的传统界面,形成跨行业的复合型企业或联合型企业。”葛红林说。

严控电解铝环节的碳减排

作为全球最大的铝生产和消费大国,铝的生产环节一直是高排放、高耗能。

“2020年,我国铝产业链的碳排放量约为5.6亿吨,约占国内二氧化碳排放量的6%,其中,电解铝环节碳排放量为4.2亿吨,占铝行业碳排放的75%。因此,做好电解铝环节的碳减排是实现铝产业链碳排放下降的重要途径。”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徐树彪在论坛发言时说。

徐树彪还指出,从国际形势看, 2021年3月10日,欧盟议会通过了“碳边界调整机制(CBAM)”议案。议案强调,欧盟将对不符合碳排放相关规定的进口商品征收碳关税。欧洲议会认为,到2023年,该机制应涵盖电力部门和能源密集型工业部门,包括钢铁、铝等。而欧盟是中国铝材主要出口地之一,2020年出口铝材总计51.9万吨,占我国铝材出口总量的11.2%。这也对我国有色金属行业特别是铝行业提出了挑战。

“严控有色金属工业产能总量。其中电解铝产量是决定有色金属工业碳排放的关键因素,要严控电解铝产能,严禁以任何形式新增产能,对铜等品种也要严控冶炼产能总量,并探索建立有色金属消费峰值预警机制。”葛红林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

葛红林表示,要优化产业布局,改善能源结构。在考虑清洁能源富集地区生态承载力的前提下,鼓励电解铝产能向可再生电力富集地区转移、由自备电向网电转化,从源头削减二氧化碳排放。推动革命性技术示范应用。加强基础研究,开展以惰性阳极电解铝生产为代表的颠覆性技术研发、推广,降低二氧化碳排放总量。

在此次高峰论坛上,葛红林进一步表示,要进一步严控电解铝产能4500万吨“天花板”不放松,严控铜铅锌冶炼产能过剩,提高清洁能源使用比例,扩大再生有色金属利用,争取行业提前实现碳达峰;进一步开发和应用绿色减碳技术,争取碳达峰后的减碳更超速。

新闻附件:

3分钟看政府工作报告关于工信领域内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