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访谈丨高旭东:新动能有望支撑经济跑出“加速度”

发稿时间: 2022-05-07 09:07 来源:人民邮电报 作者:韩永军 2022-05-07
分享X

4.8%!面对国际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和国内疫情频发带来的多重考验,一季度我国GDP同比增长的数据来之不易,2022年经济实现“开门稳”。

“开门稳”有强支撑,新动能快速增长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一季度高技术制造业、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14.2%和8.1%;电信业务收入同比增长9.3%;软件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1.6%;信息技术服务收入同比增长13.7%;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增长8.8%……一个个数据释放出“稳”的强音,透露出“进”的信号。

“稳”固然可喜,“忧”不容忽视。近一个时期,受乌克兰危机升级和世界疫情多发等多重因素冲击,舆论开始担忧:在经历去年的短暂复苏后,世界经济将陷入“二次衰退”。相应地,“三重压力”叠加“超预期”变化,中国经济持续回升势头承压。

“稳”实属不易,“进”弥足珍贵。越是困难时刻,越要清醒坚定。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教授,清华大学技术创新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高旭东接受《人民邮电》报专访时认为,中国经济韧性强、潜力足、回旋余地广、长期向好的基本面不会改变,随着国家一系列政策陆续出台,新动能快速增长机遇多、底气足,不仅一季度强力支撑“开门稳”,二季度乃至全年有望跑出“加速度”,为国民经济实现“稳字当头、稳中求进”的目标贡献更大力量。

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

4月26日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强调,“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要适度超前,布局有利于引领产业发展和维护国家安全的基础设施”“要加强信息、科技、物流等产业升级基础设施建设,布局建设新一代超算、云计算、人工智能平台、宽带基础网络等设施”“加强智能道路、智能电源、智能公交等智慧基础设施建设”。

高旭东认为,今年一季度GDP增长4.8%,非常难得,非常重要。非常难得,因为国内外环境挑战很大,特别是国内多点频发的疫情。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克服各种困难,实现良好开局,实属不易。非常重要,因为这一数字不但可以提振大家的信心,更重要的是体现出了中国经济的韧性和潜力。在这样的背景下,深刻理解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的精神尤为重要。特别是要真正理解“加快”、“超前”、“加强”、“布局”的重要意义,主动出击,采取有力措施,塑造经济发展的有利环境,掌握经济发展的主动权,而不是被动应战。

无论是当前还是今后相当长的一个时期,需要把加大投资放在应有的重要战略位置,以投资拉动经济稳定、健康、高速发展。实际上,一季度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9.3%,是GDP 稳定增长的重要基础。在“投资、消费、出口”三驾马车中,出口存在很大不确定性,消费受制于老百姓的收入水平(本质上是受制于企业的效益),因而投资具有不可替代的战略作用。

一段时间以来,不少人对“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理解存在偏差,即高质量发展不需要高强度的投资,高质量也不需要高速发展(或者说,高速发展就不是高质量发展)。这是误解,也是投资跟不上的重要原因。实际上,高质量发展必须以高强度的投资为基础。比如,高质量发展要求技术先进、产品先进、设备先进,要求打破技术“卡脖子”的局面,要求保障产业链安全,这都需要大的投入。至于高质量和高速度,是两个概念,并不矛盾,保证质量的高速度是最理想的发展;没有相当速度的发展,至多是维持现状,肯定不是真正的高质量发展。

扩大升级信息消费

4月25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释放消费潜力促进消费持续恢复的意见》(简称《意见》),从系统全面促进消费的角度,提出五大方面20项重点举措,协同发力、远近兼顾,综合施策释放消费潜力,促进消费持续恢复。

高旭东分析,《意见》非常及时、非常重要。经济要发展,投资、出口、消费都需要高度重视,其中消费又具有特殊意义,既是经济发展的手段,更是经济发展的目的。有效贯彻《意见》,释放消费潜力,需要从多方面入手,特别是要抓住重点。

一是“破除限制消费障碍壁垒”,这可以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意见》要求,“稳定增加汽车等大宗消费,各地区不得新增汽车限购措施,已实施限购的地区逐步增加汽车增量指标数量、放宽购车人员资格限制”。实践表明,“限购”、“限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想解决的问题,反而会压抑消费,阻碍发展。需要转变思路,积极从源头上解决问题,而不是用“堵”的办法回避问题。比如,交通拥堵是限购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限购”是被动措施,既压制了本来合理的需求,又抑制了经济发展。真正需要做的是修更多的路,大力推进数字交通、智能交通,积极调整交通结构、积极改善公共交通。实际上,除了汽车,其他领域也需要积极探索,“破除限制消费障碍壁垒”。

二是在供给侧发力,为扩大升级消费创造条件。比如,担心车买多了,会降低空气质量,因而限购。这不是好办法,真正应该做的,是提高车的质量、降低有害气体排放。从更深层次看,只有供给侧搞好了,技术更先进、产品更有市场,企业效益才能更好,职工收入才能增加,消费才有真正的基础。“纾困”是必要的,但是作用也是有限的,只能解决一时的困难。

实际上,各种各样的需求巨大,如优秀的电影、电视、书籍,优质的医疗服务,优质的教育服务,先进的芯片加工设备,都是实实在在的需求,关键是如何增加有效供给。

三是切实搞好疫情防控。短期看,消费乏力,经济不畅,核心是疫情的影响,特别是出现大范围、重要地区的隔离和封城。如何才能尽可能减少大范围、重要地区的隔离和封城?最重要的就是坚决贯彻“动态清零”政策。对此,任何犹豫和徘徊,都会导致严重后果。

数字经济是催生新动能的关键

当前,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加速创新,日益融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各领域全过程,数字经济迅猛发展,正在成为催生新动能增创新优势的关键力量。一季度,我国云计算、大数据服务共实现收入2052亿元,同比增长10.4%;电子商务平台技术服务收入1916亿元,同比增长19.7%;工业互联网平台服务收入同比增长17.4%。

高旭东认为,产业的发展是不均衡的,企业的发展是不均衡的,产品和技术的发展也是不均衡的。经济要平稳发展、高质量发展、高速度发展,既需要全面发力,也需要重点突出,需要充分发挥“增长点”的作用。数字技术、数字经济就是新的“增长点”,因而需要重点发展、加速发展。这既包括数字技术(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在各个领域、产业的大规模推广和应用,也包括数字基础设施(5G网络、工业化互联网)的进一步发展,还包括新技术(6G、人工智能、元宇宙)的深入探索。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数字技术、数字经济的发展要实事求是,既要积极推进、勇于采纳新技术,又要防止过于理想化、追求一步到位。

新闻附件:

电信日特别微视频丨老年人凭啥这么难?

特别推荐

相关新闻